酒喝多了之后,人就不免兴奋,宾主之间讲话也更加热络起来。一时间,席间充满了欢笑。

    就在众人正高兴地谈天说地,畅想未来的时候,大厅外突然传来了一阵嘈杂的吵架声。

    听见这种声音,血皇不禁皱了皱眉头。

    作为血域的第一人,他的地位无比尊贵。他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甚至一个细微的表情都会有人时刻关注并用心领会。

    见那吵架声响起时,他皱了皱眉头,身边立刻便有人出去了解情况。几分钟后,出去那人回来,在他耳边低语了一番。

    他便对那人说:“他要进来,就让他进来。反正我也正要找个机会给他一个教训呢。他既然不怕出糗,那就让他尽管来好了。”

    那人听了,便再次出去,应该就是按照他的吩咐去叫什么人进来了。

    在他走后,血皇向王落辰等人笑了笑说:“诸位远道而来,我设宴欢迎,原本是不想让不和谐的声音出现在这个宴会上的。但是,有人却偏偏要在这个宴会上搞事情。我便觉得,既然咱们两族就要结盟了。有些事情也不必藏着掖着的。不如就让它摆在明面上的好。所以,我就让那搅局之人进来了。正好当着诸位的面儿把话挑明了。让他死了反对结盟的心,也让诸位对咱们结盟的事儿放心。不知我这样安排,大家可有意见?”

    听到血皇如此坦诚布公的讲话,王落辰和众人对视了一眼后向他说道:“血皇陛下这样做是以诚相待,我们欢迎还来不及呢,哪里会有什么意见。所以,您所说的事情请您随意处置就是。”

    血皇听了点点头,便将目光转向了门的方向。

    王落辰他们也随即看向了那里。发现门口处由刚才出去那人正陪同着一队满脸怒气的人走了进来。

    他们之中,当先那人的样貌跟血皇有几分相像。身上的装束有比其他人奢华。一看就是他身后那些人的首脑。

    王落辰便猜想,这人莫不就是血皇的弟弟莫罗亲王?

    他刚产生出这样的猜想,血皇的话便将他的这个想法给证实了。

    就只见他瞧见那些人进来了,身子向椅背上一靠,一脸不悦地问道:“莫罗亲王,你身为王室成员,为何如此不懂规矩?难道你不知道,不经我的宣召,擅自闯进我的宴会是为犯上吗?”

    “呵呵,我亲爱的哥哥,你少在我面前摆这样的架子。你知道的,我根本就不吃你这一套。再说了,既然你都说我是王室成员了。那为什么这场关系到咱们血族未来命运的宴会,你单单把我还有我们这些反对跟人族结盟的人拒之门外了呢?”莫罗亲王快步走到血皇的面前,气呼呼地质问道。

    “为什么?既然你把话说到这儿了,那我就当着咱们血域所有掌权者,以及人族使者们的面儿跟你说说清楚。”

    见他对自己如此不敬,血皇显然是有些动怒了。他猛地站起身来,怒视着莫罗亲王和他身后的追随者,发出了自己威严的声音。

    君王一怒,山河变色。

    莫罗亲王和他的追随者虽然刚才来得时候气势很盛,但当见到血皇动了雷霆之怒后,心中还是怕了几分的。

    有些人便情不自禁地向后退了一退,下意识地跟莫罗亲王拉开了距离。

    唯有莫罗亲王,身为他们的首领,自持身份尊贵后面又有狂霸星人给自己撑腰,见到血皇发火儿,暗自在心里紧张了一阵儿之后,迅速调整了一下心态,对血皇说:“说清楚正好。血皇,我以为,因为你不切实际的想法,你现在正在将咱们血族带入危险的境地。所以,我才反对你跟人族结盟的。你看,我这样做并不是为了什么私利,而是为了整个血族的利益。你没必要这样大呼小叫,妄动肝火的。”

    “照你的意思,我跟人族结盟便是不切实际,便是祸害族人,便是不顾本族的利益吗?那反过来说,做狂霸星人的附庸,当他们的狗腿子,然后等有一天他们用不到咱们之后,便将咱们全都送到矿石星球当奴隶或是劝杀掉,就是为族人所做的最好选择吗?莫罗,你醒醒吧。别人给咱们安排的命运绝不会是对咱们有利的命运。跟着狂霸星人走,别看眼前会得到一些利益,但走到底的话只能是死路一条。”血皇大声地教训他说。

    “不会的。多伦亲王向我许诺了,他们绝对不会像对待人族那样对待咱们血族的。因为,狂霸星人是个只欣赏优等物种的种族。他们认为咱们血族是比人族更高级,进化更完美的种族,几乎跟他们一样。所以,他们不会亏待咱们的。”莫罗亲王将证明自己正确的理由给讲了出来。

    听了他这话,血皇正要对此再做进一步的反驳。在一旁的王落辰却已经猛地一下站起来,向莫罗亲王发声了。

    “莫罗亲王,原本您跟血皇陛下的对话,我一个外人是不该插嘴的。但因为您刚才的话对我们人族进行了贬低。所以,我就不得不说两句了。您所说的什么种族有优劣之分,这样的结论是如何的出来的?有科学的证据来证明吗?还有,您说狂霸星人绝不会亏待血族的。那你用什么来保证狂霸星人一定会说到做到呢?”

    莫罗亲王听了他这两句明显带着几分责难的提问,立刻十分生气,用手指点着他说:“种族的优劣还用证明吗?只要看看彼此的身体状况就知道了。你看你们人族,脆弱的跟朽木一样,一碰就会死。再看看我们血族,不禁身体硬朗,而且还有快速修复身体的能力以及一对可以翱翔天地的蝠翼。这不都说明我们比你们更优秀吗?至于说到狂霸星人的承诺会不会说到做到,我跟你说,多伦亲王可是一位十分重承诺的王者。他的话哪能是随便说说的呢?因此,他说绝不会亏待我们血族,就肯定不会亏待的。”

    “呵呵,如果身体硬朗,会在天上飞行就代表种族优秀。那我们人族也会啊。”

    说着,王落辰便将餐桌上的一柄餐刀狠狠扎向自己的手心。他的皮肤比钢铁更坚硬,餐刀扎在上面立时就折弯了。

    “当啷”一声将弯曲的餐刀仍在盘子里,他立刻又将月梭拿出来,驾乘着它在天空以各种姿态飞了两圈儿。以此证明自己不是在说大话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