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说着话,身体就已经落到了实地了。

    原来只是远远的看,看不真切。现在落到了地面,王落辰看得更清楚了。只见偌大一座山峰上,构成它的山石,就几乎没有一块是没有红彤彤亮晶晶的血晶石镶嵌的。

    整个地极山,简直就是一座富含血晶石的矿山。

    这座山这么神奇,除了令他感到惊奇之外。也令和他同行的其他人感到不可思议。

    他们在落地之后,也纷纷仔细观察起山石起来。甚至,有些人还拿出刀剑,将上面的血晶石给剔下一块来,拿在手里把玩。比如,财迷如卓应儿这样的,就是这么做的。

    “师兄,你看这种晶石圣境是没有的。我若是带些回去,是不是能够换不少江湖币啊?”卓应儿手里抓着一大把血晶石,兴奋地跑到王落辰身边问。

    “应儿,你有点儿出息行不?别忘了咱们是来做客的。瞧你这样,哪有做客人的样子?”看着她举到自己面前的晶石,王落辰正想提醒她别乱来,身处一旁的冷泠弦却已抢先把卓应儿拉到一旁,数落了一通。

    妮蒂亚听了,赶忙对冷泠弦说:“弦儿妹妹,你不用说应儿妹妹的。她喜欢血晶石,尽管拿去就是了。反正,我们这儿这种晶石多得是。就是她再怎么拿,也拿不完的。”

    接着,她又转而对卓应儿说:“应儿,这些血晶石都是普通货色,又小又不明亮。待会儿等我们到了血皇宫,我把府库中存着的又大又亮的血晶石送你几颗玩儿好了。”

    “真的?妮蒂亚姐姐?哦,不,公主殿下。你真是个好人。”

    人家只要送她礼物,卓应儿就当人家是亲人。她听妮蒂亚这样说,马上撇下自己的表姐,朝她靠了过来。一把抱住她的胳膊,左口一个姐姐,右口一个公主的叫了起来。

    王落辰见妮蒂亚对卓应儿的举动不以为意,也就不再说什么了。只是对她们笑笑,然后转而对卡罗将军说:“我们这支队伍历尽艰难险阻终于到达血域了。卡罗将军,就请给我们引路,带我们去见血皇陛下吧?”

    “是,特使大人。请跟我来。”

    到了血域,王落辰就成了客人。卡罗将军自然要做出正式地接待了。因而,他便连称呼也改了。还对他微微躬身行礼,做出了请他前行手势。

    王落辰也向他略微一含胸,点了点头。接着就招呼着身边众人排着整齐的队伍,跟随着卡罗将军他们下山了。

    地极山虽然高耸入云,但山势却并不陡峭。因而,它上面的山路也并不难走。

    王落辰他们这些武者,只用了几分力气,花了一个多小时就走下上来。

    这次下来,为避免麻烦,他们的机甲战士和载具都留在了地极山的山顶了。反正,带着它们也没什么用。在血域有血皇庇护,谁也不敢把他们怎么样的。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从他们下山之后,一路上所遇到的都是笑脸、鲜花和欢呼。并没有遇到一点慢待和冷遇。

    直到他们乘坐血域特有的晶石驱动的车子行进了数百公里到达血皇宫,都没有一点点阻碍。

    血皇宫就位于地极山前面的平原上,被血族特有的鸟巢式建筑给拱卫在其中心。

    说到血族的建筑,有必要介绍一下。他们的建筑完全是根据他们可以飞行这种特点而建筑的。

    一般都是圆圆的塔型。在圆塔的各个方向都留有门户,以方便居民飞进来飞出去。

    特殊点的就是一些依山而建的好像鸟巢的建筑。它们是直接在山体上开出的洞穴,安装上门窗,便成为一户人家。

    当然,像一些大型的公共建筑,因为要容纳更多的人员,建筑式样就不一样了。简单地讲就是,从式样上来讲,跟地球上的差不多。

    血皇宫就属于公共建筑,它的建筑式样就有些类似于地球上的宫殿。

    只不过,它额层数要比地球上的宫殿多一些。上面的门也开得比较多。

    还有就是,它也是圆形的。不过,不是那种直上直下的圆柱形,而是下面浑圆,上面尖锐的圆锥形。

    它一共分为九层,每一层的屋顶都上都留有一圈儿回廊,作为上一层人员活动的路径。

    在这座建筑的内部,也就是中心位置,则是一部直通上下的旋梯。

    因为不会飞行,也因为要表示自己的敬意,王落辰他们便是从这旋梯一层层爬到第九层上去见血皇的。

    血皇穿着一身黑底红边的华服,披着一件绣着金丝线的红色斗篷,头戴一顶镶嵌着宝石的华冠,坐在高居第九层大殿中的一把由整块血晶石雕琢出来的宝座上,接见了他们。

    他整个人看起来也就是四十多岁的样子,尽管他的实际年龄要比这大的多。

    身上的皮肤也是和妮蒂亚一样的雪白晶莹,面容仿佛是刻意雕刻出的神像,棱角分明,英姿勃发。

    他见王落辰等人来了,便起身从宝座上沿着座前的那一层层台阶快步走了下来。

    远远地朝众人露出男神般的微笑,伸出他戴满了宝石戒指的手,向王落辰表示了自己的善意。

    王落辰也赶紧加快脚步迎上去,将自己的手跟他握在了一起。

    尽管因为功法的问题,血皇的手显得有些冰冷如玉,但王落辰还是从他握手的力度中感觉到了他的热情。

    他握住王落辰的手,上下晃了几下,朗声说道:“欢迎,欢迎远方的使者。人族的伟大战士。欢迎你们的到来。”

    说着,他松开王落辰的手,在他的介绍下,跟这次出使的主要成员一一握手致意。

    跟他们认识了之后,他又将自己这边的人向王落辰做了一个简单的介绍。

    王落辰也按照他们的礼节,将右手放在胸前,微微含胸向他们致意。

    最后,当介绍到妮蒂亚的母亲,血皇的妻子,血族的王后时,王落辰则是向前一步,深深弯腰,吻了她伸向自己的玉手。

    她的手保养的很好,且手型跟妮蒂亚的一样好看,王落辰吻过之后,忍不住看了一眼妮蒂亚。

    妮蒂亚此时已经亲昵地站到了自己的母亲身旁,她看到王落辰看向自己的目光后,便很大方地走向他身边,将他拉近自己的母亲说:“母后,这就是我在信中向你提及的那个人。人族的王者,此次前来洽谈结盟的大使,王落辰。”

    “哈哈,知道啦。他还是你的心上人,不是吗?你当母后真的就不出血皇宫,对自己女儿的事情一点都不关心吗?”她拍了拍妮蒂亚的搭在自己臂弯里的手,笑着说道。

    大家都听得出,她这番满是溺爱的话里,有着别样的味道。于是,大家不禁都暗自猜测,恐怕王落辰和妮蒂亚的好事真的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