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环顾四周之后,却一无所获。又用神识搜寻,也没有发现什么。

    这说明,那人要么已经在出手之后远去了。要么就是他本人十分强大,强大到可以屏蔽人家的神识,让人发现不了他。

    王落辰只好放弃了搜索,将注意力重新集中到多伦亲王身上。

    多伦亲王此时没有什么行动,显然他也正在全力寻找那个出手之人。

    片刻后,他突然不发一言地狠狠地瞪了王落辰一眼,拎着齐赞飞回了飞船。

    随后,飞船便快速离去。

    他之所以会做出这种选择,依王落辰判断,一来是他一击没有得手,浪费了时间,怕再耽搁下去齐赞真会死掉。

    二来,恐怕就是他在搜索出手之人无果后,意识到对方比自己要强大的多。他若仍留下来,恐怕讨不到便宜。心生恐惧,只好离去了。

    不过,别管怎么说,他没有再对自己出手是件好事。王落辰心里顿时因此轻松了许多。

    他向空中朗声说道:“谢谢高人出手相助,不知您是哪位?可否不吝一见?”

    但他的话说出去好半天也没有人回应,他只好笑了笑,招呼冷凌风等人,一起向他们所租的船上飞去。

    在路上,大家问起刚才他与多伦亲王交手时发生了什么。他便将事情跟他们说了。他们这才明白王落辰刚才为什么要凭空发出一声感谢某人的话了。

    对此,他们不禁唏嘘了一番。感叹了一下高手的厉害之处。并替王落辰高兴,说他福大命大,躲过了一场危机。

    王落辰对此表示赞同,说自己也是后怕不已。看来自己因为最近与人交手往往都占据上风,有些骄傲了。以后得注意,不可轻敌。仍旧要保持谨慎的态度应对一切不了解底细的敌人才行。

    他们一路说着事情,回到了船上。

    等上了船,他向大家说他们已经安全了,不用再考虑弃船了。他们都可以回去休息了。

    等大家相互庆幸着从甲板上散去。他也拖着有些疲倦的身体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推开门进去,刚要躺下,就听见了敲门声。

    他便起身前去开门。

    门开了,妮蒂亚火红的长发就映入了眼帘。

    “妮蒂亚,是你啊。快进来吧。”他拉起她的手,把她让进了房间。

    妮蒂亚跟着他进来之后,没有说话,而是用她红色的异瞳不住地打量他。被她看得心里有些疑惑,王落辰便想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奇怪地看着自己。还没张口呢,妮蒂亚先“噗”地一下笑了。

    “果然是很帅。难怪我父王只看了你一眼,便相中了你这个女婿了呢。”妮蒂亚将一只手抚摸着他的面孔,笑着说道。

    “你父王?他来过了?在哪儿?我怎么没看到啊?”她这话说道也有些莫名其妙的,令王落辰摸不着头脑。便连连向她发问。

    “他已经走了。临走时告诉我说,说我的眼光不错。说你肯为大家挺身而出,是个可以信赖的人,要我好好跟你相处。并说让你赶快去血域,他已经在血皇宫为你摆下了盛宴,欢迎你的到访。”

    妮蒂亚的一番解释,让王落辰猛然想到一种可能。那便是自己刚才获救的事儿,很可能是她的父亲亲自出的手。便忙问:“他真这样说的?那真是太好了。哦,还有,妮蒂亚我要问你一件事,就是你父王是不是很厉害?”

    “当然啦?他当然很厉害啦?他可是血族的血皇啊。血皇可不仅仅是一个贵族的称号,它还是对一个人战力的肯定。尤其是我父王。他在心灵控制力上的修为简直可以说是无敌的。”听他发问,妮蒂亚非常自豪地说起了他父亲的战力。

    “什么是心灵控制力?是不是跟我的神识一样,可以影响别人的意识?”王落辰对她所说的这个名词有些不太理解。就追问了一句。

    “不一样的。你的神识是深入到人的心灵深处,影响别人的心神。而他心灵控制力却是作用在外界物体上。也就是说,他可以用心灵影响和控制物体。比如,可以将对手的手脚控制住,让他施展不开。或者,让一件武器凭空飞起来,替他去攻击对方。”面对自己的爱人,妮蒂亚没什么可以保密的,就将自己父王的能力向他解释了一番。

    王落辰听了,将双手搭在她的肩膀上,晃动着说:“妮蒂亚,听你这么一说,我终于知道刚才是谁出手救了我了。”

    他突然讲出来的这句话,令妮蒂亚有些搞不懂是什么意思。不禁露出了疑惑不解地神色。

    见她这样,王落辰便将自己跟齐赞交手取得了胜利,然后又因为一时大意,差点儿中了多伦亲王的道的事儿向她说了。

    妮蒂亚听过之后,为自己的父王肯出手相助王落辰而暗自庆幸之余,不禁在他胸口轻轻捶了一下,埋怨说:“你怎么那么不小心啊?还好我父王恰巧在这儿,若是他在,你不就……”

    王落辰知道她这是在替自己担心,便笑了笑,说:“嘿嘿,我这不是好好儿的吗?好啦,别生气了,以后我注意点还不行吗?”

    “还笑?我跟你说,你可别不把我的话当回事儿。你可时刻要记得保护好自己。可别忘了在你的身后,还有我以及其他姐妹都深爱着你呢。你可不能干让我们伤心的事儿啊。”

    妮蒂亚怕他不把自己的话当回事儿,不禁又连连嘱咐了他好些话。

    对于她的嘱咐,王落辰都一一答应了下来。但心里却在想,自己也不想去涉险啊。可是有什么办法呢?身为一名武者,一名为了他所爱的所要保护的人去战斗的战士,当面对敌人的时候,他岂可退却呢?

    当然,这些话,他只能是在心里想想。当着妮蒂亚的面儿,可不好说出来。毕竟,这会儿自己刚刚害她担心了。岂可再让她生气?

    他现在要做的,是让她不生气,并且欢愉起来。

    于是,他便使出了各种手段哄起她来。

    一番努力之后,妮蒂亚不生气了。她靠在他的胸口,心中充满了幸福感。

    “你啊,就是让人家生不起起来。有些气呢,也被你给变着法儿的给变没了。”妮蒂亚轻拍着他的胸口,柔声说道。

    “嘿嘿,谁让我身体好,能折腾呢?对不对啊,我的公主?”被妮蒂亚夸了,王落辰不禁有些得意。

    “去你的吧。坏人!就会说叫人听了有喜欢又恨不得咬你两口的话。”

    说着,妮蒂亚就真在他的肩头咬了下去。

    不过,那贝齿跟皮肉接触的时候,并没有疼痛传来,而是一丝异样的舒适感。让王落辰不禁沉醉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