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晕船,身为指挥官的王落辰不免要为此操心。(书^屋*小}说+网)他除了让后勤的人想了好多办法为大家缓解症状,他自己还亲自跑到了他们的住处进行慰问。

    他安慰大家说,他们租的这艘船船速很快,才一天的时间就已经走完了一半路程了。要他们忍耐一下,等到明天晚上船靠了岸他们就会好了。

    大家受到他的慰问,受到鼓舞,精神好了很多。精神一好,身体上的不适感也减轻了好多。

    王落辰见状,心里头也好受了些。这些兄弟跟他出生入死,他是不忍看他们受罪的。

    慰问过大家,他便离开了船舱到船头上去吹海风,顺便欣赏一下大海之上的夜色。

    今夜无月,唯有满天的星斗与他们所乘坐的这艘在茫茫大海中孤独前行的船儿作伴。

    风依旧很暴戾,海面上时不时会涌来一条条白线。

    当船头切上这些白线,王落辰便会听到一阵巨大的水声,鼻子里也会闻到一股海水的咸味儿。身上也会时不时地沾染到一些被风裹挟来的水汽。

    这些都在表明,那一条条白线原来不是线,而是一个个浪头。

    王落辰听着不断传来的水声,仰头向天,注视那些星星,在心中将它们与飞羽留给自己的星图进行对比,希望自己可以找到她所在的星座。

    比照来比照去,他发现,飞羽应该是去了北极星所在的方向。

    不过,他也明白,她虽是往那个方向去了,却并不代表她就在北极星那片星域。因为,北极星只是一颗距离地球四百多光年的恒星,而飞羽所要去的星盟所在地,却是一片距离地球十多亿光年,在地球上以肉眼根本就看不到的星域。

    那么遥远的距离,王落辰不知道自己何时才能再见到她,也不知道她答应自己的星盟援兵何时会到达。因而,心中不免生出一丝惆怅。

    “飞羽,你平安回家了吗?在你旅行的途中,我们的孩子降生了吗?”

    飞羽离开时说她感觉到自己已经怀了他的孩子,王落辰相信这句话不是一句笑话。因为,他很清楚,飞羽有这样的能力,可以控制自己的身体,决定让其何时怀孕。

    另外,他通过飞羽所留下的科学知识还知道。当飞羽所乘坐的飞船进行穿越时空的旅行时,飞船上的时间跟地球上的时间是完全不相同的。

    如果非要换算的话,或许上面的一秒就会等于地球上的一年,十年,百年甚至更多。但这种换算不是绝对的,因为它也有另外一种可能。就是正好跟前一种换算相反,地球上的一秒,等于飞船上面的一年,十年甚至百年。

    如果是前一种换算结果的话,或者在王落辰他们前往血域的这段时间内,飞羽已经到了星盟也说不定。但如果是后一种呢,那么飞羽很可能已经经历了漫长的人生,将他们的孩子给生下来了也说不定。

    这好像有些不好理解。

    你可以这样理解,像飞羽这种外星生命,因其生命形态跟我们不同,其寿命也和我们有所差异就行了。

    什么意思呢?简单来说就是,如果按照地球时间来计算,他们的寿命都很长。而若按照宇宙时间来计算,他们的寿命则跟我们差不多。

    这是因为外星人本身所在的时空,以及他们在进行超光速旅行时所经历的时空都与咱们所在的这个时空不同造成的。

    至于为什么,王落辰不想深究下去。那太烧脑了。是他这个没有经过超光速旅行,没有到过地外时空所很难理解的事情。

    他只是猜想,自己或许已经当父亲了。

    一想到自己孩子降临人世和成长的时候,他却不能在他身边尽到做父亲的责任。不免感觉有愧于他。

    就在他这样举头望天,思念飞羽和爱子,沉浸在一种淡淡的忧伤之中时,他的耳边突然响起了一阵不同于浪头打在船头的声响。

    那声响更响亮因而在黑夜的海面上显得十分的突兀。令他的注意力一下子就为之吸引。

    发生了什么?

    当这声音轰击了耳膜之后,他心中产生出这样一个疑问。然后,出于条件反射,他的目光和神识便开始在海面上搜索。

    很快的,在目光所不及,但神识却能够清晰感知到的地方,他发现了异常。

    那里的海水好像比其他地方更不稳定,涌起的浪头也更大。

    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

    对此感到奇怪,他赶紧以神识去仔细查看。

    但还没等到他将那里的情况弄清楚呢,他的耳边就传来了凄厉的警报声。

    这警报声是船只遇到紧急情况时才发出的,他心中不禁有些吃惊,不知道脚下这艘船遇到了什么,为什么会突然发出警报。

    这件事会不会跟前面出现的异常有关呢?

    疑惑使得他赶紧飞身上了这艘船的驾驶平台。

    从一道门进去,他看到里面显示航行安全的电子屏幕上,正有一个红点不停地闪烁。驾驶舱内的船员们,也正随着船长不断发出的急促指令进行着操作。

    “怎么回事儿?出什么情况了?”

    王落辰向一名船员问道。那名船员见过他,知道他是自己的雇主,便赶忙对他说:“先生,不好了,声呐在前方海域发现了一个突然出现的巨大的不明物体。最糟糕的是该物体还正以很快地速度与咱们接近。咱们得赶快转向,避开它。不然的话,很可能会跟它撞上。”

    “撞上了会怎样?”情急之下,王落辰问了一句很没常识的问题。

    “撞上的话,咱们这艘船很可能会变成另一艘泰坦尼克号。”那名船员一脸忧虑地回答。

    虽然时隔数百年,但因为泰塔尼克号的故事广为流传,所以,王落辰也是听过的。当然听了这话之后,马上就明白了话里的意思了。

    他的意思就是说一旦他们这艘船与那个不明物体碰上,就会沉没。

    “这么严重啊?那咱们能够避开吗?”王落辰接着问。

    “恐怕有点儿困难。因为这东西出现的太突然了。而您知道,在海上航行的船只不同于陆地上的汽车,可以玩儿个漂移什么的。船体个头儿大,转向是需要提前进行的。”那船员十分沮丧地回答,好像他已经预见了即将发生的海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