嘴巴被她的纤纤玉手给捂住,王落辰说不出话来,便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啦,以后不会再这样说了。

    见他有此表示,妮蒂亚就将手拿开,说:“这还差不多。看你这么听话,本公主就给你点儿奖励吧。”

    说着,她便将眼睛闭了起来。

    女孩子闭上眼睛是什么意思,王落辰当然心领神会了。

    他马上慢慢地将自己的嘴巴凑了过去,轻轻地印在了她的唇上。

    妮蒂亚感觉到自己嘴唇上传来的热度,便立即给了他热情的回应。同时,口中还发出了令人酥麻的嘤咛。

    王落辰得到了她的鼓励,便将自己的奖励给全部拿到了手。

    事后,妮蒂亚说:“辰,从卡罗将军等人的态度来看。我父王对咱们两人的恋爱以及咱们两族的结盟都应该是没有什么意见的。这下,咱们的婚事就算是铁板钉钉的事儿了。人家很快就要成为你的妻子了,你以后可不许欺负人家啊。”

    “瞧你说的,我是那种人吗?妮蒂亚,像你这么好的女孩儿,我疼还来不及呢,哪里会欺负你呢?你啊,就放心地嫁给我吧。”王落辰用手托起她的下巴,认真凝视着她说。

    他的话让妮蒂亚感动,情不自禁地将他抱得更紧了。

    两人在空中依偎良久,直到露水渐渐浓重了,才双双回到了营地。

    到了营地后,因为有血族人在,妮蒂亚这位未出阁的公主要顾及一下自己的形象,便和王落辰分开了。

    王落辰独自回到了自己的帐篷。

    才刚进去,一个温热的娇躯就扑到了他的怀里。

    “弦儿,你干嘛啊,吓我一跳。”

    不用仔细分辨,只凭感觉和气味儿,王落辰也分辨得出这人是谁。

    冷泠弦咯咯一笑,说:“少说瞎话吧。还吓你一跳。你胆儿那么肥,大晚上的都敢带着人家血族的公主去天上幽会,还会怕我这么一抱?”

    “你怎么知道我和妮蒂亚那什么?哦,我知道了,你跟踪我们了是不是啊?”王落辰将她横抱起来,笑着问。

    “是啊,跟踪了。不光跟踪了,还偷窥了呢。啧啧,师兄,你和妮蒂亚姐姐你们两个还真够可以的。居然在空中就,哼,人家不说了。羞死人了。”冷泠弦用手捏了捏他的鼻子,笑话起他和妮蒂亚两人的疯狂行径。

    王落辰被她说的脸一红,回应她说:“怎么?看到我们那样儿你吃醋了?还是羡慕了啊?要不这样,反正你也有月梭,不如改天我也带你飞上云端啊。”

    “人家才不要呢。上面风那么大,怪冷的。”冷泠弦摇了摇头,表示不愿意。

    王落辰便善解人意地说:“那既然你怕冷,那就不去了吧。”

    说着,他就顺着她的意思,在帐篷里跟她共度了良宵。

    第二天早上,为了早些赶到血域,大家都起得很早。王落辰和冷泠弦也得随着大家的节奏走,早早地从睡梦中醒来。这让两人不免都有些睡眠不足,精神欠佳。

    对此,在行军途中,罗凝玉她们不禁取笑了两人一通。

    王落辰被她们给取笑了,便坏坏地一笑说:“你们别再笑话我们了。若是再这样笑话我们,下次我就把你们全带上。让你们全都精神不振。看谁还笑话谁?哈哈。”

    “坏家伙,你说什么呢?是不是讨打啊?”罗凝玉听了他这话,脸羞得通红,便联合卓应儿上前对王落辰施展了一通暴力。

    王落辰抱头在运兵车内躲闪,显得有些狼狈。顿时引起大家的一阵大笑。

    就这样,跟大家过了五天的开心时光后,急速行军的联军队伍到达了西部大平原的海岸线上。

    从这里再向西行进,就是地球进入冰川期后所形成的新海洋风暴海了。

    因为南北气流在此处交汇的缘故,这片海域常年都盛行风暴。海面也因此变得极为不平静。

    不过,尽管风暴海常年大风大浪的不断,但由于人类造船技术的进步,却并没有说是让人类的海上航行就此中断。只是相对来说,海上旅行的价格比原来提高了许多。

    价格再高,只要有这种需要,人们也不会舍不得这点花费的。

    现在,王落辰他们就需要坐船出行。因而,他们到了海边之后,就立刻去联系船只。

    由于有钱,他们又急着赶路,因而他们租船的价格便出得很高。由此吸引了好几个船主争着为他们提供船只。

    有可选择的余地,事情就好办了。

    很快的,王落辰在带着大家相继看了几家的船只后,就将这单生意给了其中一个叫爱兰的船主。

    她是一名中年妇女,船只出租是家传的生意,她自己也很有头脑,因而生意到了她手上二十多年的时间里,一直都做得不错。

    最主要的是,她的船只够新够大,不仅可以完全容纳王落辰他们这两千多人及其装备,还能为他们的这次海上航行提供良好的体验。

    毕竟,船只越大就越稳当。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上航行时,摇晃的也就没有那么剧烈。船上的乘客也因此不会被晃得头晕眼花,呕吐不止,难受万分。

    两方谈妥价格和行期,王落辰让人付过钱后,他们就全都上了船。

    血族的人有翅膀,就不用坐船了。并且,由于他们飞行速度快,而船只行进速度慢,他们也没有和王落辰他们一道前行。而是先行一步,飞去了通往血域的空间之门的所在地,火龙岛。

    他们将在那里做好一切准备,只等王落辰等人一到,便立刻开启空间之门,带领他们进入血域。

    随着王落辰他们所乘坐的这艘大型轮船启动它巨大的螺旋浆,海岸线渐渐从人们的视线中消失。

    原本在港口中所见到的风平浪静的宛如女神的大海,也随之变得面目可憎起来。仿佛在短短的一个小时内,她就从女神变成了一位泼妇。

    在她的淫威之下,船只开始做起伏和摇晃的运动。

    这种起伏和摇晃虽说由于他们脚下的这艘船船体较大,而显得并不剧烈。但人被这种运动给折腾久了,还是会感动十分不适的。

    面对这样的不适感,战力较高的武者们还较好一点。战力差一些的抵抗军战士可就有些受不了了。他们很多人都出现了晕船的症状。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