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场空中大战。随着交战的双方厮杀在一起。一时间,这片天空蝠翼纷飞,光芒闪耀,杀声震天,十分热闹。

    不过,这热闹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随着联军这方更多高战武者的不断加入,双方的力量变得极不平衡起来。

    由于联军和卡罗将军这一方在实力上大大超越了他们,经过一番交战,洛林所带领的这支大约由三千血族人所组成的队伍,很快就在扔下数百具尸体后,落荒而逃。

    “公主殿下,请恕属下无能,让洛林那家伙给跑掉了。”卡罗将军看着已经追不上的洛林,向妮蒂亚弯腰请罪。

    “卡罗将军不必自责,地球上有句俗话叫做,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洛林他今天虽然逃了,但他早晚还得回血域去。而只要他回去,就不怕抓不到他。”

    妮蒂亚让卡罗将军不必多礼,也无需自责。

    王落辰也咬牙切齿地发狠说:“对,这混蛋居然敢伤害我的妮蒂亚,就算他逃到天涯海角我也要把他给抓回来。”

    刚才,他光顾着照顾妮蒂亚了,没来得及出手。所以才让那小子给逃了。他的心里当然是有些不甘了。

    “辰,放心,他逃不掉的。我会让我父王发一道全族通缉令,动员所有的力量将他给抓回来的。”妮蒂亚见他为这件事生气,便安慰他说。

    “那就好,总之就是不能让他跑了。好啦,妮蒂亚,我看这个洛林能够知道咱们的行踪,冒充血皇的人过来骗咱们,说明咱们已经被人给盯上了。因此,这里也就不在安全了。咱们还是下去跟大家会合,然后早点离开此处吧。”

    听妮蒂亚这样说,知道那小子以后的日子不会好过了,王落辰便不再就他逃走的事多说什么,而是招呼妮蒂亚他们一块降落下去,跟大家会合,以抓紧时间离开此处。

    众人听了,便随着他一起飞落下来。

    到了地面之后,王落辰简单地跟大家说明了一下情况,便要求所有人停止休息,再次上路。同时,他还要求侦察兵要加强侦察活动,避免己方的行踪再次被人发现,从而陷入被动。

    命令传达下去,大家匆匆吃了些饭就再次启程了。

    他们一上一下两路大军又向前走了半日,刚好在赶到一条河边时,天就黑了下来。王落辰便传令大家当晚就在河边宿营。于是,大家就在这河边停了下来。

    由于他们的人数增加了一倍,营地的帐篷和灯火也一下多出了老大一片。待大家安好营后,放眼望去,场面十分壮观。

    吃过晚饭后,妮蒂亚便邀请王落辰飞到空中看这数千人宿营的景象。

    美人相邀,王落辰当然不会拒绝了。便和她一同飞向了空中。

    当他们飞离地面一定距离后,地上的帐篷由于夜幕的阻挡看不到了,只看到了一点点光点闪动。

    妮蒂亚便指着那些光点对王落辰说:“辰,你看,咱们营地的光像不像满天的繁星啊。”

    “像,你说像就像。”那些灯光虽然也很美,但怎么比得过满天星辰?王落辰觉得妮蒂亚类比的有点儿不恰当。但却不好意说出来,只好有所保留地应答了一句。

    “你这样说是什么意思啊?好像是在说人家说的不对似的。”听出王落辰语气了所蕴含的不赞成的味道,妮蒂亚以自己的小粉拳在他胸口轻轻打了一下,故作不高兴地问。

    王落辰趁机抓住她的手将其拉入怀中,抱住了她,玩笑说:“我没有说你说的不对啊。你为什么要打人啊?哦,我知道了。娘家来人了,你的腰杆儿硬了,敢打老公了是不是?”

    “人家哪有?别冤枉人。人家才不是那种人呢。再说了,就来这点儿娘家人,也不能把你这家伙给怎么样啊?人家的腰杆儿也硬不起来嘛。”妮蒂亚勾住他的脖子,回应他的玩笑。

    “可别这么说。他们的实力还是不容小觑的,尤其是他们穿上那身乌金铠甲后,更是战力了得。若是三千人一起上,我肯定会应付不过来啊。”王落辰笑了笑,指出了血族战士的厉害之处。

    “你看出来了啊?不错,他们身上的血神铠的确是很神奇的。我们血族的战士穿上之后,便能够借由它将天地间的能量汇聚起来,为己所用。虽然这些力量跟高阶武者所具备的战力相比不值一提。可跟一般人比起来,却是已经足够形成能量上的优势了。这一点优势,在对战的时候就能让他们对对方形成碾压的。而且,他们的这些铠甲还具有很好的防护性能,一般的能量攻击都可以抵抗下来的。这也就是他们为什么具有跟狂霸星人的飞船一战之力的原因。”

    妮蒂亚这一番话,算是对当时王落辰问她血族士兵为什么可以跟飞船作战的解释。王落辰听了,不禁对这种血神铠大加赞叹,同时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他说:“这种铠甲这么神奇。是怎么制造出来的?生产过程简单吗?若是简单的话,不如进行大批量生产,给咱们的战士每人都来上一件儿。那样的话,他们战力不就都提高了一大截了吗?”

    “呵呵,就知道你了解到了这铠甲的神奇之处后,会有这样的想法。可是,这次我可要泼你的冷水啦。因为,这血神铠,顾名思义就是由血神赐予的铠甲。根本就不是任何人都能制造或穿着的。这里面有一个铠甲认主的过程。所以,你看,你的想法恐怕实现不了呢。”

    王落辰的想法挺不错,给每人弄一副神奇的铠甲,将每个人都给变成战力更强的战士。但他忽略了一个事实,那就是若这种铠甲那么容易制作,血族为什么不先给自己的族人全都弄上一副穿戴上呢?

    那样的话,他们全族的人战力不就都得到提升。从而在跟狂霸星人战斗的过程中,也不至于落败吗?

    果然,妮蒂亚的说法,一下就让他的这种想法破产了。

    他不禁叹了口气说:“怎么你们血族的那位血神那么吝啬,就不说多护佑着自己的子民点儿。给他们更多的血神铠,让他们更强大点儿不是更好吗?”

    “辰,求你以后可千万不要说这样亵渎血神的话。否则,会引起我族人的反感和血神的惩罚的。知道吗?”听他说出对血神大不敬的话来,妮蒂亚赶紧用手捂上他的嘴巴,不要他再说下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