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协议,两天以后,由地球王庭派人到乔治城和乔治城的市长签订一个条约。先将羁押在乔治城的战俘带走两千人。

    然后,在随后的八年时间内,乔治城再向他们移交剩余的八千多人。在这段时间内,地球王庭保证不派军队为难乔治城。

    为怕地球王庭出尔反尔,带走人后翻脸不认账,王落辰还要求将条约签订的过程向全世界直播。齐赞也同意了。

    事情就这样商量妥当了。两人也就此分开。

    齐赞回去报告自己的谈判成果去了,王落辰则回到乔治城去参见乔治城抵抗军的成立大会。

    他一路飞行,很快就到了乔治城的中心广场。

    那里,已经汇聚了足有十万人。他们中间,除了抵抗军的人,还有前来观礼的市民。

    在现场维持秩序的抵抗军士兵的引导下,大家排成了几个方队,将广场中间的一个高台给围了起来。

    这人头攒动的场景,由空中俯瞰,十分壮观。王落辰看得不免有些热血沸腾。

    他感觉自己浑身上下充满了一股想要加入这些人们的欲望,便驾乘着月梭缓缓地向下飞去。

    月梭在元力的灌注下散发着淡淡的银光,使得从远处飞来的王落辰好像一颗晴空中的明星。顿时就吸引了大家的目光。

    待到他飞的近了,大家从银色光芒中辨别出他的身形时,也不知是谁带的头,人群中顿时爆发出一阵掌声和欢呼声。

    他就在这掌声与欢呼声中从空中缓缓落在了广场中央的高台上,向大家频频招手致意。人们的掌声和欢呼声在得到了他的回应后,变得更加的热烈了。

    在这掌声和欢呼声中,人们还向自己周围的同伴发出了一些对王落辰的评价与议论。

    “那就是我们的指挥官大人王落辰,你们看,他多么像一个从天而降的神明啊?”

    “废话,他本来就是上天派来解救我们的神明。你们还不知道吧?他可是天命之人呢。”

    “天命之人,也就是被上天选中的人吧。怪不得他这么厉害呢。”

    “他何止是厉害?简直就是神通广大好不好。这世界上就没有他打不败的对手,解决不了的问题。”

    “对,他就是这么超凡脱俗的人。所以,咱们跟着他走下去是没有错的。”

    众人的这些议论和评价都被王落辰的神识给捕获到了。说实在的,听了这话之后,他的确是有些飘飘然的。

    但他是一个自律性很强的人。在发现了滋生于自己心灵深处的骄傲情绪的小火苗之后,便马上用理智将其给扑灭了。

    他清楚地知道,自己并非像他们所说的那样无所不能的。这世界上仍有很多事情他解决不了,比如说没有能力去解救自己的父母,没有办法让五大长老都听命于自己,也没有力量将狂霸星人完全彻底地赶出地球去。

    他还有很多事情需要付出更大的努力才有可能做到。因而,他就不是什么神明,也不是什么天命之人。

    倘若他真是那样的人,随便打个响指,世界就变成他所希望的样子了,他也不必烦恼什么,更不必为了实现心中理想而辛苦和焦虑了。

    基于这样的认识,王落辰自然是不会放任自己飘飘然,滋生出骄傲自满情绪来的。

    他的这番同骄傲自满情绪作斗争的心理活动是在瞬间完成的,因而别人毫无察觉。

    大家只看到他依旧在向所有人招手微笑,看到他和自己的战友握手拥抱,和他们讲了一些什么话。他们听了,起初神色凝重,随后都喜笑颜开了。

    王落辰所讲的,正是自己和齐赞见面并达成协议的事儿。

    这件事儿对乔治城来说是个大大的喜讯。因为,按照这个协议,应该说在今后的几年时间内,乔治城是不会受到战火的侵扰的。

    这样一来,抵抗军便有了发展的环境和条件。等他们发展壮大起来,再联合地球上的其他抵抗力量组成一只抵抗大军,就有了跟血域和圣境的军队并肩战斗的资格。到时候,地球人类的命运就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了。

    有此等好消息,他们自然是十分高兴了。

    为此大家再次热情拥抱了一下王落辰,表达了对他的感激。随后,他们就在高台上整齐地站成一排,请王落辰独立于他们之外,主持这次抵抗军的成立大会。

    对于这种安排,王落辰知道推辞也没用便没用多说什么。他径直走向高台的中间位置,向广场中所有的人做了几个示意大家安静的手势。

    随着他做出这些手势,广场上逐渐安静下来。人们都屏住呼吸,表情严肃地听他讲话。

    在落针可闻的寂静之中,王落辰以元力发出了自己的声音:“乔治城的居民们,我勇敢的战友们,应乔治城戈尔市长的邀请。今天有能够主持这个乔治城抵抗军的成立大会,我的内心无比地激动。”

    他的这几句开场白由于带有元力,非常清晰地传遍了广场每一个角落,落入了所有人的耳中。

    这好像一种神通,让大家顿时更坚定了王落辰并非凡人的认识,一时间内心对他充满了敬畏和崇拜。因而,他的这几句开场白才刚一讲完,广场上立刻便发出了雷鸣般的掌声和欢呼声。

    这时,和大家站在一起的戈尔市长也鼓着掌走到了王落辰的身边。

    看得出,他似乎是有话要讲。大家便停止了鼓掌和欢呼,听他说些什么。

    他没有使用元力将自己的声音送达全场的能力,且因为抵抗军成立大会召开的匆忙,也没来得及在广场上布置扩音设备,因而他只能将自己的嗓门儿提到最高,向大家喊道:“我觉得刚才指挥官大人有句话说的不对,特来纠正一下。他不应该说今天成立的抵抗军是乔治城的,而应该说这支抵抗军是他的。因为,咱们所有人都是听命于他的,不知道大家同不同意我的观点?”

    他的话虽说并非所有人都听得清,但经过前排的人向后排的口口相传,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被大家知道了。

    他们立即爆发出热情地喊声:“对!抵抗军是属于指挥官大人的!”

    王落辰听到戈尔市长的话还有大家的喊声,很谦虚地向大家说:“或许我刚才说的是不对。抵抗军的确不只是乔治城的。但戈尔市长和大家说的也不对。因为,我认为,抵抗军也不是属于我的或哪一个人的。它应该是属于全人类的。那么,不如这样吧,就让这支军队也加入爱地球同盟,成为它的一个分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