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杀掉自己的同胞本身相比,王落辰这种不把狂霸星人的性命当回事的态度,更令齐赞愤怒。

    然而愤怒归愤怒,他却并没有因此而向王落辰出手。

    他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对王落辰说:“你们地球人有句话叫做‘不作就不会死’,不知你听过没有?我希望你记住这句话。因为,总有一天,你会为你今天的言行付出代价的。好啦,废话少说,我这次来是向你要人的。多伦亲王亲口承诺,只要你们将我们的人给放回去,这次事件他就不予追究了。否则的话,等到大军压境,恐怕这个小小的乔治城就该成为一片废墟了吧?”

    “我揭露了你们的恶行,破坏了你们的计划,杀了你们的人,抢了你们的飞船,多伦亲王的心胸会那么宽广,随随便便就放过我们?恐怕,还是有一些理由让他不得不这么做吧?是什么呢?让我我猜猜看。哦,有了,要么是我们这批俘虏里面有对他很重要的人;要么就是由于此次事件在整个地球引起了轩然大波,他怕对我们动手会激起全球人的愤怒,导致不可收拾的局面出现,事情不好收场对吗?当然,或者这两者兼而有之也说不定呢。”

    面对齐赞的威胁,王落辰毫不示弱,一针见血地指出了狂霸星人的地球王庭要他来谈判的原因所在。

    齐赞听后,心中不免生出一丝惊讶。这是因为,眼前这个年轻人能有这样的眼界和智慧,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

    他怎么就能这么准确地判断出地球王庭不直接派出军队围剿乔治城,而只是委托他来跟他们谈判的原因呢?这足以说明,这个少年很不简单。

    在此之前,虽说跟王落辰进行过两次战斗,他却根本就没有将他瞧在眼里。可如今,听了他这些话之后,他心里立马对他刮目相看了。

    他觉得,王落辰这人是个人物,若是让他成长起来,说不定真会成为帝国的大麻烦。为此,心中不禁暗自打算,解决过乔治城的事情后,他要想办法将他给除去。

    有了这样的想法,他心中的愤怒反而没有刚才那么强烈了。

    他冷冷地看着王落辰,好像看待一个死人一样对他说:“就算你说的对又怎么样?事情怎样解决的主动权还不是一样不掌握在你的手里。我奉劝你一句,最好立刻就按照地球王庭的要求去做。否则一旦若是地球王庭失去耐心的话,一定会将乔治城给铲平的。到时候,就连你,恐怕也将会死无葬身之地的。”

    客观的讲,齐赞的话说的虽然不好听,但却是有道理的。由于双方实力悬殊太大,乔治城的抵抗军以及王落辰的这支军队,根本就不是狂霸星军队的对手。真打起来,王落辰这一方肯定会一败涂地。

    那样一来,不仅会害得他们此次前往血族结盟的任务完成不了,乔治城的百姓也会受到祸害。

    从这个角度来讲,王落辰也是不愿意打这一仗的。

    但是,就算是这样,他也不可能就顺着地球王庭的意思,乖乖地将人质给交出去。

    要知道,一旦他们手里没有了人质,就等于没有了跟地球王庭周旋的筹码。那将导致他们陷入更大的被动之中,他才不会那么傻呢。

    有此考虑,王落辰自然就不可能答应对方的要求了。

    于是,他对齐赞说:“虽然你说话就跟放屁一样,很臭。但我不得不承认你的这个臭屁还是有那么一丝道理的。但是,你的话虽然有道理但却并非完全正确。因为,谁能保证我们将人给交出去,地球王庭就不会反悔呢?万一我们手里没有了人质,而他们又反悔,派出大批军队来围剿我们。我们岂不是就只有坐以待毙一条路可以选了。所以,你们的要求,我不能答应。”

    “哼!我们狂霸星人最重承诺了。说不追究就肯定不会追究的。你无需为此担心。你如果觉得我说的不可信,咱们双方之间可以签订条约啊。”齐赞一心想要完成地球王庭给自己的任务,不计较王落辰说话的态度,依旧很卖力地劝说他放人。

    “口说无凭,立字为证。这是个办法,但这个办法仍然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因此,我仍然是不能接受。除非,你们按照我说的办,否则别想让我放人。如果地球王庭因此动怒,派军队来围剿我们。那好说,我直接就先把我手上的这一万多战俘给弄死,然后再和你们大战一场。”

    诺言是可以反悔的,条约也是可以撕毁的。想用一纸空文来骗自己把人交出去。王落辰以为对方简直也太异想天开了。

    “你的办法?虽然我很肯定你的办法难以叫人满意,但我还是想听一下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因此,你说吧。”

    所谓谈判就是大家坐到一块儿探讨解决问题的办法。齐赞当然不会不给王落辰说话的机会了。

    王落辰微微一笑,说:“你想不想听,我都会跟你说说我的办法的。说起来,我的办法也很简单。人呢,我是可以放的。毕竟,我们乔治城也没那么多食物养活那么多无用的闲人。但却不能像你们说的那样,一下子把人全都交给你们。而是每年一次,一次一百人分批交还。在此期间,你们不能对乔治城采取任何的行动。同意吗?”

    “分批交还也不是完全不可行的。只是你这数量也太少了。要按照你说的这样,这一万多人你们得一百多年才能完全移交给我们。那怎么行呢?所以,在归还的人数和时间上咱们还得再行商定。依我看,一年三千,三年把人全部放回,还是比较合理的。不知你以为如何?”

    谈判就是双方就某些问题讨价还价的过程。

    齐赞来此的目的是要人的,因此当双方正式展开谈判后,他并没有说是只坚持自己的想法,并不照顾对方的利益。因为那样做的话,双方根本就谈不下去的。

    这个道理,王落辰当然也明白。因而,他也没有非坚持自己刚才所说的百年计划,而是就这个问题和齐赞进行了一番讨价还价。

    最终,经过一番说服和反说服的口水战。王落辰和齐赞终于达成了一个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