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和伯格多的这一场战斗,说起来似乎很快就解决了。但实际上还是费力大半天的时间的。因而,当他们解决完这边的事情,回到血皇宫时,天已经快要黑了。

    此时,已经到了晚饭时间,卓应儿她们也都回来了。

    大家见面后,王落辰就将他和卓不群按照刺客们所供出的信息,前去抓人而落入圈套,他们怎么打败对方的事,跟大家讲了讲。

    卓应儿听后,有些兴奋地问:“师兄,你的意思是你把那只机械怪兽给弄来了?在哪儿呢?让我瞧一瞧好吗?”

    “它有什么好瞧的?长得那么丑。很吓人的。正因为这样,我才没有让它跟到这里来。而是命令它去了库房。你要看的话,只能去那里了。”王落辰回答。

    但他知道,自己说的不是真的。机械怪兽没有跟来的理由,是因为天一生水喜欢清净,不想被大家围观。尽管,人们围观的并不是他的身体。但他还是不喜欢那种感觉。

    正因为这样,王落辰便只好让他去了库房,以避开大家的围观。

    当然,他不能将这个真实原因告诉卓应儿,那样的话,他拥有天一生水的秘密就暴露了。

    他还记得他师父薛步尘的话,决不能让人知道他拥有这样一个人工智能。否则,会有危险。

    虽然他不知道这个危险具体是什么,但他还是谨记着他的话。毕竟,除去别的原因不说。单说他的身体需要依赖天一生水的调节能力来讲,他就不能让别人知道他体内还拥有着这样一个秘密。

    因为,若是有人知道他的身体离开天一生水的调节功能,便会重新瘫痪掉,那可是极为不妙的。

    要知道,万一别人要从这一点下手对付他,还是能够做到的。他们只需要利用能量或磁场,将天一生水给宕机就可以的。

    因此,他必须谨慎地守住这个秘密,不让任何人知道。哪怕对方是他极为亲密的人。

    卓应儿自然是不知道他还有这样的内情没有对自己讲啦,听说机械怪兽去了库房,便说:“去库房了?那算啦。我还得跑去那里看它。今天就不看了。”

    听她如此说,王落辰便笑着说道:“就是嘛,以后它会常常跟着咱们一块儿战斗的。你有的是机会见,没有必要非得今天见的。好啦,我们的事情说完了。你们那边的情形怎么样,也跟我们说说吧。”

    “这个问题我懒得回答,还是让凝玉姐姐跟你说说吧。她负责我们这一边工作的领导,信息掌握的比我全面。”卓应儿打了哈欠,说道。

    罗凝玉笑了笑,就将这项工作给接了过去。

    她想了想,对王落辰以及大家说道:“为了监视菲蒂娜,我们在珍藏图纸的典籍馆和她的住处之间设置了很多暗哨。可谓是对她展开了全天候无死角地监控。因此,将她的行为都给记录了下来。总体来说呢,菲蒂娜今天呢主要是围绕着盗取图纸做了一下准备工作。这就跟小偷一样,偷东西之前是要先踩点儿的。不过,她做的比较小心。若不是我们提前知道她要去盗取图纸,还真有可能看不出来她在做什么呢。”

    “看来,她真是受过特别训练的。不然,反侦查的能力不会这么强。还好咱们及早挖出了她。应儿她们又获取了她将要盗图纸的情报。不然的话,说不定她真有可能会给新血皇宫带来一场灾祸呢。”王落辰琢磨了一下罗凝玉所说的情况,感慨道。

    妮蒂亚听了这话,牙齿咬得咯咯响说:“这女人疯了。要不然不会干出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情的。落辰,你和大家一定要盯紧她,绝不要让她跑掉。等抓住她的同伙,我一定要好好跟她算算这笔账。”

    “放心,妮蒂亚。我们绝不会让她和她的同伙跑掉的。”王落辰点了点头,以坚定地语气回应道。

    接着,他又向罗凝玉说:“她白天做好了准备工作,那么到了晚上就很有可能会采取行动的。所以,今晚你们还是不能松懈。另外,我和师伯这边的事情已了,今晚就都去支援你们。哼,咱们就给她和她的同党布下天罗地网,只要她行动,就必定能够将他们给一网打尽。”

    “那太好了。你和师伯都来,我们就更有把握了。因为,据应儿说,她的同伙儿好像战力还挺高的。更别说他们应该还有其余的力量相助了。你们若不来,我还真有点担心会应付不了呢。”罗凝玉听说他们来帮忙,高兴地说道。

    “嗯,事情就这么说定了。你们带上安全部的人,我和师伯带上一小队天道盟的弟子,冷师兄和阳师兄率领血都的警备力量,咱们在血都中多点布控,层层设防,定然叫他们无所遁形。”就今晚的行动,王落辰有些兴奋地做出了安排。

    大家听了,各自点头。都说就这么办。

    随后,他们便开始吃饭。

    简单地吃过饭之后,他们便和妮蒂亚告别,各自忙活开了。

    阳斩星和冷凌风去调动军队。王落辰和卓不群则随同罗凝玉她们带领安全部的人去了菲蒂娜的住处。

    到了地方,他们先向监视的人了解了一下情况。监视的人告诉他们,就在刚才,菲蒂娜偷偷跑去厨房弄了一些生牛肉,不知道要干什么。

    这事儿让卓应儿有些好奇,不禁向王落辰问道:“师兄,你说她偷图纸就偷图纸吧,去厨房偷拿生牛肉干嘛啊?”

    “这个嘛,很简单。如果你够细心的话,就会想到她为什么会这么做。所以,师兄先不告诉你,看你能不能通过自己动脑筋将这问题给想明白。”王落辰笑了笑,没有直接告诉她答案。而是要她自己去想。

    卓应儿听后,想了想,却没有想出来。便说:“我想不出来。不过,我这人有志气,你不肯说我就不再问你了。我问我聪明的爹。哈哈。”

    说着,她就向卓不群求助。卓不群笑笑,说:“看在你是我女儿的份儿上,我给你点启示。生牛肉是不是吃的?你从这个方面去想,问题就能迎刃而解了。”

    “生牛肉是不是吃的?爹啊,这还用问吗?真是,你老人家也跟我师兄学会了,故弄玄虚。算啦,看来求人还是不如求己。我再想想好了。”

    卓应儿就顺着卓不群的提示,再次想了想。几分钟后,她想到了答案。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