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伯格多的话,王落辰摇了摇头,说:“我们这个世界正面临着最严重的危机,可有些人却看不到或看到了但故意视而不见,依旧为了一己私利在做对敌人有利的事情。**shu05.com更新快**莫罗亲王就是这样的人。他不懂得,就算我和血皇将血域给他,他也成为不了血域真正的王。他依旧只是狂霸星人的一个奴仆,一条走狗而已。最为关键的是,若是让他来做血域的王。大家就全都会被迫跟着他成为狂霸星人的奴仆和走狗。所以,无论如何,我们也不能让他来做这个王的。”

    “殿下,您说的没错。可惜,并不是所有人都明白这个道理,也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够听您对他们讲这个道理。我今天有幸听到了您讲的这个道理,简直如醍醐灌顶,顿时心中明白了许多。突然之间,我觉得自己跟着莫罗亲王捣乱原来一直都在错误的事情。唉!可惜,道理虽然明白了。但却已经晚了。”伯格多叹息着,说出了心中的悔悟。

    王落辰瞧见他脸上的表情,心中一动,产生了一个想法。便对伯格多说:“虽然我不大相信自己的几句话便能对你产生这么大的影响,但我还是愿意给你一个机会。伯格多,就像你刚才所说的。我所讲的这个道理,应该让更多追随莫罗亲王的人听到。假如说,我要你帮我去完成这件事。你愿意吗?”

    “殿下,你是在试探我吗?如果是说真的,我可以很明确地向您保证,我可以替您去做这件事。因为我和很多跟随莫罗亲王的人都熟络的。我和他们都能说上话。所以,很适合做这个工作。真的,我可以向血神发誓。如果您将我给放回去,我一定会替您将话向他们传达的。”

    伯格多大概是觉得这是个机会,因此便极力向王落辰争取,希望他可以让自己去做这个招降莫罗亲王追随者的工作。

    “你是真这么想的?还是,你为了保全性命而想出的小花招儿?”王落辰微微一笑,向他问道。

    伯格多正要回答,卓不群从旁说道:“这还用问?这小子八成是因为自己被抓住了,害怕被处死才这么说的。你可别信他的。”

    “不不不,殿下,老先生。我这说的都是真话啊。我说了,我可以向血神起誓的。您要不信,要不我现在就向他起誓。”怕王落辰听卓不群的话不信自己,伯格多赶紧辩解,并要起誓来证明自己所说不虚。

    见他要起誓,王落辰将身后的光翼释放出来,说道:“你看,虽然我由自己长出光翼这件事能够确定,血神真的存在。也相信他的神力可以让违背誓言的人受到惩罚。但我却不愿假手于人。更不习惯有人脱离我的控制。所以,不如这样吧。你也不用向血神发誓了,省得还得麻烦他老人家因为你的誓言而多操劳一分。你只需接受我的一点小手段的控制,就能将这个任务领去。你觉得怎么样?”

    伯格多的性命就攥在王落辰的手里,对他的话,他怎么敢不同意。因而,他忙连连点头,说道:“没什么好说的。一切都听殿下的安排就是。”

    见他同意,王落辰对他说道:“那好,既然你同意。那就请你现在将眼睛闭上,然后什么都不要想了。我这就将我的控制手段放置到你的体内去。放心,这个手段,若是你对我没有欺骗,它就不会起作用。当然,若是你诚心骗我,它便会令你痛不欲生,甚至能够将你变成一个白痴。你看,有了这个手段在你的体内,我就不用去怀疑你的忠诚度了。也可以放心让你去执行任务。你看多好。”

    “世界上还有这样的手段?殿下,您果然是了不起。好吧,既然只有这样做才能够让您信任我,那我就没什么可说的。请您动手吧。”

    伯格多感觉他这样做很有道理,换做自己,若是有这样的办法也会这么做的。于是,便同意了。

    接着,他就将按照王落辰所说的,将眼睛给闭了起来。

    待他闭上眼睛,王落辰笑着对他说道:“好,现在你什么都不要想。我要动手了。”

    说着,王落辰便将自己的神识给释放出来,慢慢侵入伯格多的神识深处,在那里设置了一道神识锁。

    这道锁,让王落辰可以在需要的时候随时启动,将伯格多的神识给破坏掉,让他变成一个白痴。

    布置下这道神识锁,王落辰的神识就从其识脑袋里退了出来。

    接着,他就对伯格多说:“好了,我已经在你的脑袋里进行了一番布置。倘若你回到莫罗亲王那里之后,做出对我和血皇不利的事情。那你便会受到我这布置的惩罚。至于现在嘛,你可以走了。回去之后,有什么问题随时向我汇报。”

    “是,殿下。那我这就走了。您放心,我绝不会做一丁点儿让您这装置生效的事情的。”伯格多向他行礼,便转身离去了。

    在他离开之时,王落辰特意稍稍动了一下他脑中的神识锁,给了他一点小小的刺激。

    神识锁其实就是一道法阵,具有吸取他脑中能量和神识的作用。因而,它被启动了之后,伯格多便立刻感觉到一阵头晕目眩和刺骨的疼痛。但这些感觉只是一闪便消失了。并没有持续对他造成伤害。

    伯格多是个聪明人,立马就明白这些令人不舒服的感觉是王落辰对他的警告。让他不要以为他刚才所说在他脑中做了布置是骗他的。免得他回去之后,真就做出出尔反尔的事来。

    因此,马上停下脚步,再次对王落辰行礼。表示自己已经明白王落辰的用意,然后才快步离开。

    看着伯格多离去的背影,卓不群说:“你这颗棋子安插的妙。有了他,相信解决起莫罗亲王来,会轻松很多。”

    “师伯,能如你所言最好了。毕竟,咱们的每一个战士和每一份力量都是很珍贵的。我可不想让他们浪费在内耗上。唉,要是莫罗亲王跟我一样的想法就好了。那咱们也就不必打这场仗了。”

    感叹了一下,王落辰就叫手下人将所抓到的这些莫罗亲王的余党,全部秘密带回到安全部的大牢里去。他和卓不群,则回到血皇宫,了解卓应儿他们那边有什么进展。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