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一生水听后,点了点头说:“是的,我可以做到。可是,我为什么要帮你啊?又没什么好处。”

    “怎么没好处?你看,这家伙若是咱们能控制的话。就等于我身边多了一个战力很厉害的保镖。那样一来,以后我的安全就有了保障了。你成天躲在小黑屋里面睡觉,当然是不知道啊。现如今我的敌人可多了,而且还很强大。若没有个强有力的保镖,只怕我的处境会很危险的。而我有了危险就等于你有了危险了。你可不要忘了,咱们两个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共同体啊。所以,你看,这个忙是一定得帮的吧?”王落辰讲了一大通道理,来说服天一生水。

    “你也就能用咱们共用一个身体来说事儿。好啦好啦,别啰嗦了。我帮你就是了。不过,这个智能体的结构还是挺复杂的,一时半会儿的只怕是无法改造完的。所以,若想利用它控制机械怪兽,恐怕你得等。”天一生水禁不住王落辰的软磨硬泡,只好答应了他的请求。

    但答应了之后,他也将这项工作的难度跟他说明了一下。

    “哦,要很长时间才能改造好吗?可是,这期间这家伙的控制问题怎么解决啊?”王落辰一听,有些失望地问。

    “这个嘛,也好解决。我先勉为其难地暂时住到它的控制中枢里去,替你控制它一段时间好了。只是,说实在的,这家伙样子太丑了。想想自己这些天要以这样的面目出现在世人面前。我心里还真有些接受不了呢。”天一生水脸上露出一副极不情愿的表情,说道。

    听了他这话,王落辰看了看他跟自己师父薛步尘一模一样的形象。不禁暗暗发笑。

    心说你还嫌机械怪兽丑。你也不瞧瞧你自己这秃头,鼓肚的形象,又比它强到哪去啊?

    当然,这些心里话,他可是不敢让天一生水知道的。不仅如此,他还要违背本心地对他说:“小水水啊,我知道这么做是太委屈你了。可是,为了咱们俩的安全,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啊。你就勉为其难地暂时先委屈一阵子吧。”

    “唉,也只好如此了。”天一生水晃了晃好像灯泡一样闪闪发亮的脑袋,托了托架在鼻梁上,镶着堪比酒瓶底儿厚的镜片的眼镜,叹了口气,说。

    说完,他便再次从王落辰的脑袋里飞出,回到了机械怪兽的体内。

    随着它将机械怪兽的控制中枢给占据,机械怪兽便又恢复了动作。

    只是,这一回它不再向王落辰展开攻击了。而是走向伯格多和他的手下,对他们说道:“速速投降,不然全都杀掉。”

    “你,你怎么了?怎么来对付我们了?难道说你出故障了?”

    伯格多没想到莫罗亲王让自己带来的这头机械怪兽,突然之间就调转矛头与自己人为敌。一时间蒙了。

    他哪里知道,眼前这只机械怪兽,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被王落辰指使天一生水改变了“内心”啊。

    天一生水向来没什么耐心。跟自己的主人说话都是动不动就发脾气。因而,见他不肯听话。一下将身体上的尖刺给射出一支,以其指着伯格多的咽喉说道:“别废话,投不投降?不投降第一个就先把你给杀了。”

    “这,这狂霸星人的武器也太坑了。唉!你变成这样,就等于说我们的依仗就没了。那还有什么好说的?投降吧。”性命受到威胁,没办法,他不得不选择投降。

    于是,他向手下挥了挥手,示意他们都不要抵抗,全部投降。他很清楚机械怪兽的战力,这时候他和手下若还要抵抗,只怕会死的很惨。与其那样,还不如先投降,再慢慢想办法地好。

    见他投降,王落辰向自己的手下下令,要他们过去将这些人的武器没收,然后将他们的蝠翼和双手都绑起来。免得他们逃跑。

    这突然逆转的形势,让那名正与卓不群战斗的老者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

    他向伯格多问道:“伯格多大人,怎么好端端地就投降了?”

    “哪里就好端端了?你没看到咱们赖以对抗摄政王的这头机械怪兽出故障了吗?没有了它,咱们败局已定,还打个什么啊?只好投了。”伯格多指了指停留在自己身前的那枚尖刺,向那老者回应道。

    “我看见了啊。只是,我不明白,为什么?怎么这怪兽早不坏晚不坏,偏偏这时候就坏了呢?难道说连老天也不帮咱们?”老者仰天长叹,一脸沮丧地问道。

    “这个,只能说是天意啦。好啦,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所以我只能投降了。至于你,若是你有能力离去,那就走掉好了。不用管我们的。”

    伯格多知道仅凭老者一人之力,是无法将他们给救出去的。便让他自行离去。

    老者听了,十分无奈地跺了跺脚,便张开蝠翼,想要离去。

    然而,由王落辰和卓不群这两名武圣在,岂容他轻易离去?

    就在他蝠翼张开之时,卓不群的冰瀑神剑就突然爆开,化作漫天的冰剑向着他席卷过去。而与此同时,王落辰也将光翼扇动了一下,瞬移到了半空中,以璀璨星域封堵了他逃离的路线。

    “唉,亲王!看来今日老奴不得不为您尽忠了。谢谢您这么多年对我的信任和提携。血神在上,咱们主仆有缘,来生再见吧。”

    老者一看这形势,料到自己无法逃脱了。猛地抬手向自己胸口连击三掌,将自己的心脏击碎,口吐鲜血,倒地而亡了。

    “这也太性急了吧?有什么话咱们都好说嘛。干嘛这么轻易地就为那个莫罗亲王而死呢?可惜了,这么高的战力,若是能够归顺,和我共同对付狂霸星人多好啊。”

    王落辰对于人族和血族中的每一个高战力之人都有一种期待,就是他们能够和自己并肩战斗,共同对付狂霸星人。所以,一般而言,若是对方并非十恶不赦之人,他都愿意给对方一个机会的。

    但他万万没想到,自己还没来得及对这个老者劝降呢,他就那么急切地自杀了。这不禁让他唏嘘不已。

    伯格多此时也说道:“殿下,没用的。这位老者是莫罗亲王小时候的玩伴,一直陪伴在他身边。受了他不小的恩惠,对莫罗亲王是忠心耿耿。你就是劝降,他也不会像我这样,随随便便就向您低头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