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她一劝,卓应儿按捺住了心中的冲动,说:“也是哦,他们战力不低且人多势众的,咱们是不好直接下去跟他们开打的。那你说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只能是先耐着性子听下去了。最好能借此机会将他们的行动计划给听到才好呢。你说呢?”劳思雅建议说。

    “嗯,说得对。搞清了他们的行动计划,等咱们回去调集了人手,再把他们一网打尽也不迟。”

    卓应儿觉得和主意不错,便和劳思雅继续听了下去。

    但令她们两个气恼的是,菲蒂娜和厄尔多拉在商定好盗图的事之后,却并没有再说爆炸的事。

    只听厄尔多拉说:“好啦,菲蒂娜。事情便这样说定了。你现在就回血皇宫去吧。等图到手之后,你就还将它放在老地方就是。我们自会有人去取的。”

    “嗯,那好,我这就走了。我父母和孩子,便拜托大人了。希望大人能够言出必行。”菲蒂娜回应道。

    “你放心就是了。若是我连这点诚信都没有,又如何让大家听我的话,跟着我共同为莫罗亲王殿下做事?所以,你尽管放心去吧。你的家人,我一定会让人送出血域去的。等他们到了外面,我就叫人用地球上的机器将他们的情况给拍下来,拿给你看。以证明我言而有信。”厄尔多拉为了宽菲蒂娜的心,说出了一个可以证明自己的确履行了诺言的方法。

    大概是菲蒂娜听说过那种叫做相机,可以将人的影像记录下来的机器,也了解它的功能。她听厄尔多拉这样一说,当下就安心了。她便不多说什么,帮着父母和孩子收拾起东西来。

    在他们收拾东西的时候,厄尔多拉说:“菲蒂娜,你还收拾这些破烂儿干嘛啊?到了外面,殿下自会安排人给他们购置新物品的。所以,这些都不必收拾了。就留在这儿好了。”

    “真的?那太好了。那我就不收拾这些没用的了。也省得他们带着还累得慌。”菲蒂娜信了他的话,就停止了收拾东西的工作。叫父母和孩子跟着厄尔多拉一起离开。

    他们一家一夜之间骨肉分离,她父母和孩子自然是心中不舍了。于是,大人孩子便哭了起来。

    他们边哭边诉说着离别之情。说了一阵儿,厄尔多拉怕耽搁时间,就催促他们赶紧跟自己走。

    菲蒂娜便劝说他们,要他们随厄尔多拉离去。并说,自己做完这件事之后,就会去跟他们团聚的。

    老人和孩子尽管心中不舍,但也不再多说什么了。便起身跟着厄尔多拉走了。

    他们走之后,菲蒂娜也从房间里出来,展开蝠翼,向血皇宫飞去。

    她的身后,伏在房顶上的劳思雅向卓应儿问:“应儿,你说那个什么大人会照他说的那样,将菲蒂娜的孩子和父母给弄出血域去吗?”

    “我看有点儿悬。因为莫罗亲王和狂霸星人在火龙岛的动作,现在军方对地极山和火龙岛的控制比以前加强了不少。他们要从那里将几个平民送出去,难度还是不小的。我不信这个所谓的厄尔多拉大人,会为了菲蒂娜付出这样的代价。所以,他所谓的将她家人送走的说法,多半是骗她的。”卓应儿想了想,摇了摇头说道。

    “那既然这样的话,她的家人会不会有危险?那两个孩子还那么小,怪可怜的。咱们要不要跟过去看一看?以确保他们不会有事。”

    劳思雅有些可怜那两个孩子,不禁动了恻隐之心。想要跟上厄尔多拉一伙儿,去看一看他们怎么对待菲蒂娜的家人。

    “思雅,我看不用的。因为,在菲蒂娜没有完成任务之前,厄尔多拉应该是不会将她的家人怎么样的。所以说,那两个孩子,他们暂时是安全的。咱们不必为此担忧的。现在,咱们当务之急是要将菲蒂娜给严密监控起来,并将她欲盗取血皇宫建筑图纸的事情,告诉师兄和妮蒂亚姐姐。让他们想个办法利用一下这件事情,将妮蒂亚背后所有的人都给揪出来。你说呢?”卓应儿想了想,说道。

    “嗯,你说得对。那既然如此,咱们便跟在菲蒂娜后面回血皇宫去吧。”劳思雅感觉她说的在理,便点点头,同意了。

    商量好了,两人便从屋顶上起身,驾乘着月梭向菲蒂娜追去。

    两人远远跟在菲蒂娜回到了血皇宫。见她只是回了自己的住处,并没有再去别的地方。便在安排了安全部地人继续盯着她后,前去找王落辰报告。

    此时,已经到了早晨七点多了。虽然血域的天色较为晦暗,但天光也已经很亮了。

    她们觉得王落辰和妮蒂亚大概已经起床了,因而到了妮蒂亚和王落辰所住的大殿后,便直奔他们的卧室而去。

    可等她们到了卧室,敲开了门,却发现房间内只有妮蒂亚自己。

    妮蒂亚揉着还没睡醒的眼睛,向她们两个问道:“两位妹妹,你们这么早就跑来敲我的房门是怎么回事?难道说,才一晚不见,你们就想他了?呵呵。”

    “姐姐好不正经啊。人家来这儿找他哪里是想他了?我们来是有很重要的正事要跟他报告的。”被她的玩笑弄得脸红了一下,卓应儿轻轻推了一下妮蒂亚的肩膀说道。

    “很重要的正事?可惜啊,他并不在这儿。昨夜一夜都没回来。他说是去提审那些刺客去了。不过我想呢,这或许只是借口而已。他和你们那位晴子姐姐久别重逢,说不定昨夜是跑她那儿去倾诉相思之苦了吧。呵呵。”妮蒂亚酸溜溜地说了一下王落辰的去处。

    “姐姐想岔了吧?师兄昨晚不可能去会晴子姐姐的。因为,她和凝玉姐姐也和我们一样,昨夜都去监视奸细去了。就算师兄去了她的房间,也是找不到她的。所以,他去提审刺客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大的。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去天牢去找他去吧。”卓应儿否定了她的说法。并推测出王落辰真的去提审刺客了。就要离开。

    见她们要走,妮蒂亚笑着说:“应儿,你慌什么啊?你看你和思雅身上脏兮兮的怎么出门?我看,还是先洗漱一下,换件衣服。然后,陪我吃着早饭,一起等他好了。反正,天都亮了,他应该是快回来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