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劳思雅跟自己玩笑,卓应儿在她肩膀上拍了一巴掌说:“你什么意思啊?是在说以前脑子不好使吗?死丫头,我跟你说,我才不是跟他学的呢。人家的脑子本来就很聪明的。”

    “好好,我说错了,你一直都是‘神童’行了吧。哈哈。不跟你说了,睡觉。”小声儿说笑着,劳思雅钻进了睡袋里。

    “睡吧睡吧!哎,你刚才那句是什么意思?什么神童?哦,我明白了,你是在说我是神经病儿童是吧?行,劳思雅,你说我这句我给你记下了。”

    卓应儿初时没有明白过来劳思雅那句“神童”的意思,仔细想了一下,才想起这个词不是在夸自己。不过,此时劳思雅已经钻进睡袋里去了。为了让她好好睡觉,她便不跟她嬉闹了。

    劳思雅向她嘿嘿一笑,将睡袋拉链拉好,便闭上眼睛,带着一丝得意的神色,慢慢睡去。

    卓应儿在她睡着之后,眼睛微闭,边打坐边监视菲蒂娜的房间。

    时间过了两个多小时,到了大约凌晨三点的时候,她也困得不行了。暗自琢磨菲蒂娜今夜可能不会有所行动了,便也准备取出睡袋,睡上一觉。

    可就在她这念头才刚刚冒出来,她听到了一声轻微的“咔哒”声。那声音她十分熟悉,因为她平日里没事儿干的时候,常常喜欢制造这种声音。

    因此,她十分清楚这声音来自于血皇宫房间的门锁。

    说实在的,这门锁上所发出的声音还是很悦耳的。要不然她也不会以摆弄这门锁,让它发出声音来取乐了。

    但令她没想到的是,她平时无聊之时做的一件事,却在今天帮了她的忙。

    因为,若是没有对这声音的敏感,她或许就将其给忽略,钻进睡袋里睡觉去了。那她也就不会发现,在这声音响过之后很长时间,才从菲蒂娜房间里走出的那条人影了。

    正是因为这声音让她想到有什么人正在开门,她才提高了警惕。将心中的睡意努力地驱除,再次把注意力全都集中到了她所监视的那个房间上面。

    她也才因此发现了由房间里鬼鬼祟祟溜出来的身影。

    虽然在黑暗之中,但她凭借着对这身影保持的新鲜感。还是一下子辨认出其正是她所监视的目标,菲蒂娜。

    她心中不禁暗想:“哈哈,果然让我猜中了吗?你当真就在今晚采取行动了。好啊,就让我看看你到底要做什么。若是你去干坏事,那正好,我就抓你个现形。也让师兄他们看看,我卓应儿有多厉害。”

    心里面这样想着,她便用手轻轻拉开了睡袋的拉链,把手伸进了劳思雅的睡袋里。

    待用手将她的嘴巴给捂住之后,她用另一只手扯了扯她的耳朵,并俯下身在她耳边轻声说:“喂,思雅,醒醒。有情况。”

    身为武者,又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劳思雅的睡眠很浅。因而,被卓应儿一叫,她便马上醒了过来。

    快速从睡袋里坐起,她向卓应儿轻声问道:“什么情况?”

    “你看,那是不是菲蒂娜?”卓应儿用手指了指正在离开房间的黑影,对劳思雅说道。

    “应该就是。还真被你给说准了,她采取行动了。既然这样儿,咱们还等什么,赶紧追上去吧。”劳思雅看了看那身影,认定她就是菲蒂娜后,赶忙收起睡袋儿,催促卓应儿去追她。

    卓应儿却向她摆了摆手,不紧不慢地说道:“别忙啊。你知道她要以什么方式从血皇宫内走出去吗?是走路,还是飞行?走路的话,咱们好追,只要跟在后面就行。可若是飞行的话,因为在空中很容易被发现,咱们就不能跟的太紧了。所以,咱们先要观察一下。然后再跟上去。放心吧,以她的战力,咱们要跟踪她,她是跑不掉的。”

    战力比菲蒂娜高出很多,无论神识力还是飞行速度,自然都要比她强。所以,卓应儿并不担心她们两人会跟丢她。

    劳思雅觉得她的话有道理,便和她一起耐心等待起菲蒂娜的进一步行动来。

    只见菲蒂娜穿着一身深色衣服,小心翼翼地离开房间,仔细听了听周围的动静,然后张开蝠翼,慢慢地飞向了天空。

    “她用飞的。咱们赶快追吧。”劳思雅见状,对卓应儿说。

    “追!不过,你的光翼太亮,就别用了,还是乘坐我的月梭吧。”说着,卓应儿取出月梭,向其中注入元力,跳了上去。

    劳思雅点点头,也飞身上了月梭。待两人站稳,卓应儿便向月梭注入更多的元力,心念一动,驱动着它向菲蒂娜飞离的方向追了上去。

    以神识紧紧锁定菲蒂娜的身形,她们两人不远不近地跟在了她的后面,飞出了血皇宫这一大片院落。

    这中间,她们这一前一后的三人,还遇到了两批在空中巡逻的血皇宫卫队的人,都轻易地躲过去了。

    她们一前一后离开了血皇宫,卓应儿她们便追着菲蒂娜一路向西飞去。

    约莫飞了十来分钟,就在即将飞出血都的时候。菲蒂娜在一处黑灯瞎火的老旧居民区停了下来。

    “深更半夜地到这种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来,肯定是不干好事了。看来,这个菲蒂娜还真让咱们凝玉姐姐给瞧准了,不是什么好人。表面上表示痛改前非了,其实暗地里却另有打算。哼,看我待会儿抓住她,要她的好看。”见她果然没有改邪归正,卓应儿有些生气地说道。

    “应儿,别激动啊。她这样做不正是咱们希望的吗?只有她这样做了,咱们才能找到她的主使人。走吧,咱们现在就下去,看看她到这里来干什么。”劳思雅拍了拍卓应儿的后背,要她不要激动。然后,便催着她向下降落。

    卓应儿一听,笑着说:“也是哦,你说得很有道理。她不作,咱们的计划怎么成功呢?好,那就让咱们下去瞧瞧,她把什么人暴露给了咱们吧。呵呵。”

    轻笑着,卓应儿在距离菲蒂娜落地地点两百米远的地方,悄无声息地落了下来。

    落地之后,她将月梭收起,便和劳思雅穿过一条小巷,向菲蒂娜降落的地方走去。

    天黑,道路失修,不怎么好走。但她们还是凭借自己的战力,准确无误地到了菲蒂娜所在的那个看起来还算整洁的小院子。

    此时,大概因为她的到来,那原本漆黑一片的院子里面,已经亮起了微弱的灯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