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和妮蒂亚他们没想到追查奸细的事儿进行的这么快,听到罗凝玉所取得的战果,全都高兴的不得了。马上就决定开个小会,商量一下接下来该如何进一步行动。

    这只是个非正式会议,参加的人也只有他们几个。所以,并没有去专门的会议室。就在王落辰他们家的客厅里举行了。

    王落辰看了看大家,说:“师伯,两位师兄,你们看这血皇宫里果然是有奸细的。要不然也不会发生这次行刺事件了。说起来,凝玉她们真是很厉害,这么快就将人给揪了出来。只是,我觉得被抓住的这几个只是小喽啰。真正的大鱼,是那些在背后指使他们的人。接下来,咱们必须要将他们给一网打尽。不然的话,就难以保证血都的稳定。大家以为呢?”

    “不错,战事将起,血都作为咱们的大后方,是必须要保持安定的。这些隐藏在暗处的敌人,确实是一种不安定因素。因此,必须得铲除才行。”卓不群点点头,表示赞同。

    妮蒂亚也说:“对,必须将他们这股隐藏在暗处的势力连根拔起,以确保血都的安定。辰,你尽管放手去做。我会让各个部门紧密配合你的。”

    “要想铲除这伙人,我以为咱们还是要充分利用好手里的这三名犯人,以及那些刺客。也就是说,咱们可以由他们身上着手,顺藤摸瓜,将他们幕后的主使者给揪出来。”罗凝玉提议道。

    “凝玉所言极是,他们这些人就好比冰山露出的一角。咱们想要得见整座冰山的样子,自然是要由他们向下深挖了。”王落辰同意罗凝玉的说法。

    “太好了,师兄。既然这样,咱们还等什么?这就赶快展开行动吧。还是由凝玉姐姐负责,我们三个跟着一起行动。你觉得怎么样?”

    卓应儿大概是觉得这种抓捕奸细的行动紧张刺激,特别好玩儿吧。听了大家的说法,竟然表现出一副跃跃欲试,极为积极的样子。

    见她这样,大家都笑了。王落辰冲她笑笑,说道:“应儿,别着急嘛。敌明我暗,我们对他们的人数多少、联络方式、组织架构等等情况知道的都还很有限。不能贸然采取行动的。不然的话,一旦打草惊蛇,就很有可能导致他们隐藏的更深或逃窜。反而不妙。”

    “哦,这样啊。那师兄,依着你,该怎么办呢?”卓应儿听了,明白自己冒失了。忙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问。

    “我看,这件事咱们不妨这么办。咱们兵分三路,分头行事。一路人马,去突击审讯那些刺客,看从他们的嘴里还能不能问出更多有用的信息来。第二路人马,则是将这三名奸细释放掉,然后暗中跟着他们,看可有谁跟他们接触。至于第三路人马,则动用咱们所掌握的力量,在血都中不动声色地布下一张大网。一旦隐藏在血都城中的那些奸细浮出水面,便将网收紧,把他们给一网打尽。不知我这个想法,大家以为可行不行?”王落辰说出了自己的计划,并向大家征求了一下意见。

    他早已成为大家的主心骨,一直以来都是他拿主意,大家遵照执行。而且,只要按照他的计划行事,事情十有八九都能圆满完成。因而,当听了他的计划之后,大家并没有人表示反对。

    这计划便这么通过了。接下来,大家便讨论这三路人马各有谁负责。

    经过讨论,大家决定。这一次行动,由王落辰和妮蒂亚负总责。罗凝玉负责抓已经招供了的三名奸细这条线。卓不群便负责审讯刺客,并根据他们供出的情况追查下去。而全城布局这个工作,则由阳斩星和冷凌风这两名善于领兵之人负责。

    制定了计划,也对各人的工作作出了分工。大家简单地吃过了一顿晚餐后,便各自分开了。

    但他们并没有因为夜晚的到来,就回住处休息。而是连夜就忙活开了。

    罗凝玉和卓应儿她们三个,在饭后就去了血皇宫中关押那三名奸细的地方。到了那里,罗凝玉向看守他们的人简单询问了一下这三人的情况。

    看守告诉她,招供了之后,这三人的情绪还算平稳。并没有大吵大闹,也没有表现出沮丧和绝望。晚饭的时候,他们还吃了些食物。现在正待在各自的房间里安静地休息。

    了解了这些情况后,罗凝玉对三人的精神状况有了一个大体的了解。接着,便吩咐看守将他们从房间里提出来,她要跟他们谈个话。

    看守依命将三人全都从房间中带到了妮蒂亚的面前。

    隔着审讯室的铁栅栏,妮蒂亚和卓应儿她们正襟危坐,用严肃地目光看着他们,沉默了一会儿。

    这种沉默,让三人心里不由得生出深深的恐惧。

    他们之中那名侍女,最先沉不住气了。哭着向罗凝玉问道:“大人,我们已经将自己所做过和所知道的事情都告诉您了。不知大人打算怎么处罚我们?能不能看在我们主动坦白的份儿上,饶我们一命?我们也有亲人的,我们不想这么快就和他们阴阳两隔。求求您,宽恕我们这一回好不好?”

    “你们也有亲人,不想和他们阴阳两隔?那你们有没有想过,因为你们的出卖,血皇今天很有可能遭遇毒手,带着她未出生的孩子跟她的亲人阴阳两隔呢?你们有没有想过,若是今日血族失去她,将会陷入怎样的动乱?又有多少人会因此而遭受祸害,与自己的亲人阴阳两隔呢?所以,你们今日所犯下的罪过实在是非常重的。已经可以按叛国罪和谋杀罪处死了。”罗凝玉边用指节敲击着自己面前的桌面,边一脸怒气地质问他们道。

    见她语气不善,且还说出了处以死刑这样的话。他们几个更害怕了。他们连忙跪在了地上,向罗凝玉哀求不已。

    罗凝玉任由他们求告了一会儿,才再次用手拍了拍桌子,制止了他们的哀嚎。

    等他们安静下来,她以极具威严的语气说道:“你们也不必紧张。因为,我将你们的事禀告了血皇后。她念在你们也是为人胁迫,并没有立刻就判处你们死刑。她说,她可以饶你们一命,但前提是你们必须要乖乖听话,配合我们捉拿幕后主使者的行动。不知对于血皇陛下的这个要求,你们可有异议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