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安静地待在旁边听他们说话的罗凝玉,此时说道:“应儿,既然他都这样说了,你就先别看那些晶体了吧。他刚刚大战了一回,想来应该累了。我看,咱们大家还是赶快回宫休息吧。”

    “对,姐姐说的有道理。师兄,咱们走吧。”卓应儿觉得这话有道理,忙拉起王落辰的手,要他回宫。

    妮蒂亚此时忍不住叹了口气说:“唉,都怪我。你说没事儿看什么歌剧啊?不然的话,老老实实在血皇宫里待着,也就没有这档子事儿了。”

    王落辰听她自责,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说:“这怎么怪你呢?要怪,只能怪那些躲在阴暗中的家伙。说起这个来,妮蒂亚,我想你回宫之后应该让人好好查一查,到底是什么人在暗中刺探情报。怎么咱们才一出宫,他们就立刻在这里布置好了刺杀之事呢?”

    “对,宫中一定有他们的眼线。而且这些人多半应该还是我身边之人。要不然,他们不可能将我的行踪掌握的这么准确。因此,为了杜绝以后再出现这样的事,这次回去,我定要让人好好查一查。一旦查出来,必定要严惩。”妮蒂亚斩钉截铁地说道。

    “对的。战事将起,咱们趁这个机会,一定要将隐藏在咱们身边的敌人给清除干净。免得前线打仗之时,后院起火。我看,姐姐现在有孕在身,不宜操劳,这个事情就交由我来办吧。”罗凝玉主动请缨道。

    “凝玉心思缜密,遇事冷静。正是查处奸细的最佳人选。妮蒂亚,我看这件事便由她带领安全部的人去查好了。”王落辰见罗凝玉愿意做这件事,便向妮蒂亚说道。

    妮蒂亚听后,笑着说:“罗罗愿意去做这件事,当然是再好不过了。那就这么说定了,安全部的人就由她统领好了。只是,如此一来,就要辛苦罗罗了。”

    “咱们姐妹,你还跟我客气?你身体不便,我帮你分担一些事情,还不是应该的?你放心,等咱们回到血皇宫,我即刻就展开调查。一定要将这事儿给查个水落石出,不让奸邪之人漏网。”罗凝玉将粉拳在胸前晃了晃,发狠说。

    见她劲头挺足,王落辰和妮蒂亚不禁笑了。而卓应儿和劳思雅宁木晴子则受到她的情绪感染,表示要全力协助她。

    他们几人说定这件事,便叫上卓不群等人,一同回血皇宫去。

    同来时的闲逛不同,回去时他们全都由空中飞行。因此,用了不多时,他们就回到了血皇宫。

    到了宫中之后,按照事先说好的,妮蒂亚便给了罗凝玉一道手谕,要她调动安全部的人马,展开对此次行刺事件的调查。

    罗凝玉拿了这道手谕,没有歇息片刻,就带上卓应儿她们三个前去安全部调人去了。

    等她们调来人,便将妮蒂亚身边的人全都给隔离了起来,逐个审查。

    罗凝玉组织起抵抗军后,曾经跟爱地同盟中的那些退役的特种部队士兵,学过审讯技巧。

    今天,她便将这些用到了妮蒂亚身边之人的身上。

    他们这些人哪里见过这种来自地球军中的审讯之法啊。很快,便有三人招认了。

    着三人中有一名妮蒂亚的侍女,另外两个一个是侍卫,另一个是杂役。据他们说,他们早在妮蒂亚的父亲做血皇的时候,便已经被莫罗亲王给安插在了血皇宫中。

    当时,除了他们这三人外,宫中还有七八个同他们一样肩负监视之责的人。但都在影族制造的那次血皇宫的爆炸中死掉了。

    他们三人大难不死,原本也想要好好过自己的日子,就此不再替莫罗亲王卖命了的。

    事实上,在随后的一段时间内,大概是因为莫罗亲王新败,无暇顾及他们吧。一直都没有人再和他们联系。他们也的确过了一段安稳日子。

    可不曾想,就在一个月前,莫罗亲王的人又找到了他们。要他们继续履行使命。

    他们不想做,那些人便以他们家人的安全,以及他们曾做过奸细这个秘密威胁他们。他们心中害怕,便只好答应了他们的要求,再次当起了他们的眼线。

    那些人要他们将妮蒂亚的一举一动都要及时报告,以便他们根据情况采取一些行动。

    今天,他们听说因为身体有孕一直都不怎么出宫的妮蒂亚要去看歌剧。便将这个消息,通过在宫门外一处隐蔽之地放置密信的方式,告诉了那些人。

    只是,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莫罗亲王的人居然那样疯狂,竟然在歌剧院中行刺血皇。

    他们听闻这个消息后,当时便知道自己闯了大祸了,心里懊悔极了。

    自知这次传递的消息惹出的事太大,怕是自己都会受到连累,他们三个便密谋逃走。但令他们没想到的是,妮蒂亚会反应这么快,还没等他们逃呢,就被抓了。

    刚被抓起来,他们还心存侥幸,以为只要自己不说,便不会有事。

    但不曾想,为人做了亏心事,总是有些心虚的。反应在神态和表情以及言语动作上,就会有些不自然的东西流露出来。

    这些东西,一般人是看不出来的。但善于心理分析和行为解读的人,却是可以看出端倪的。

    很不走运的是,他们今日便遇到了这样一个人。这人便是罗凝玉。

    罗凝玉通过和他们交谈,并观察他们的表情动作,看出他们三人有些问题。二话不说,便向他们列举了一下军中各种酷刑。

    她详细地对他们讲解了一下那些酷刑如何实施,以及受刑之人被这些刑罚给修理了,身体上会产生何种痛苦的反应。

    这些刑罚在血域中是没有的。因此,在他们三人听来,便觉得这些刑罚都是极其恐怖的。心中恐惧一生,意志便不免动摇了。他们心想,与其受了那些酷刑再招,不如现在就说了的好。

    有了这样的想法,他们仅仅只是听了听这些刑罚的残酷性,便撑不住了。一下子就承认了自己所犯下的罪行。

    他们的招认,让罗凝玉她们几个十分地兴奋。当即便乘胜追击,对他们三个进行了进一步地审问,便将他们怎么当的奸细,怎么传递情报的事儿给搞清楚了。

    弄清了这些,罗凝玉便让人将他们三个给关起来,好好看管。

    她便带着这一胜利果实,跑去向王落辰和妮蒂亚报告。和他们商量下一步地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