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人一脸悲戚地求告,令王落辰心中一软。他朝他摆了摆手说:“这些先不必说了,你们现在便乖乖地束手就擒,跟我回去接受讯问吧。”

    说着,他向手下的士兵们一招手,他们便一拥而上,将这帮人给围了起来。

    面具人的首领手段用尽,再也没有什么花样儿可耍了。只好依照王落辰的吩咐,让手下也将晶体交出来,献给王落辰。然后,他们几个便乖乖地伸出手来,任由士兵们把他们给绑了,押出了歌剧院。

    王落辰将其余几人的晶体全都收入音灵石中后,又以小宇宙将首领注入了元力的那枚晶体中的能量吸收干净,使其不再具有危险性,便将它也收了起来。

    收好战利品,他向着前来增援他的卓不群等人飞了过去。

    他落在地面,向大家致谢。然后对卓不群说道:“师伯,刺客们已经束手就擒,咱们也回血皇宫去吧。”

    “嗯,咱们一起回去。”卓不群点了点头,招呼着大家一起离开此地。边走,他边向王落辰问道:“那些刺客你打算如何处置?是不是即刻就讯问他们?”

    “师伯,其实这些刺客问不问的也没什么了。因为,我已然知道他们是受谁指使的了。那人便是莫罗亲王。再问他们的话,也无非是从他们嘴里知道一些细节问题。所以,现在倒是不着急审讯他们。”王落辰笑了笑,向卓不群说了一下自己的想法。

    “我看,你这样做,最主要的还是向给这些人施加一些压力吧。像他们这种犯了事儿的家伙。有时候,你越是不理他们,他们心中的恐惧反而会越强烈。心理防线也越容易崩溃。而一旦他们心理防线崩溃了,那到时候只要一审,便会把自己所知道的事情全都突突出来。不知师伯猜的对不对啊?”卓不群却不信他的话,便随口说出了他这样做的真实目的。

    被他给说破,王落辰咧着嘴笑了一下,说:“师伯真是厉害,什么都逃不过您的眼睛。不错,我的确有这样的考虑。先晾一下,让他们不知道我的心意究竟怎样。他们便会因此胡思乱想,从而将自己心理防线给瓦解掉。那样的话,等到审问之时,他们便不会胡说八道东拉西扯了。”

    两人的对话被阳斩星和冷凌风听去,他们不禁佩服王落辰的“诡计多端”,不免又因此而夸赞了他一番。

    面对他们的夸赞,王落辰自然是要谦虚几句的。

    他们这样你一句我一句地说着话,很快便走出了剧院。

    到了外面,王落辰看到,整个歌剧院已经被军队给围了个水泄不通。而妮蒂亚他们,也被一层有一层的士兵们给保护了起来。

    士兵们见他们出来了,便让开了一条道路。他便由士兵中间快步走向了妮蒂亚。

    妮蒂亚见他出来了,也带着其他几人向着他迎了过来。

    双方对行,很快他们便走到了一起。才一见面,妮蒂亚便一头扑进了王落辰的怀里,哭了起来。

    “别哭嘛。我这不是没什么事嘛。你呢,这次的事情没惊着肚子里的孩子吧?来,让我瞧瞧,小家伙乖不乖。”王落辰微笑着用手抹去了她脸颊上的泪水,将手放在了她的小腹上。

    “他没事的。只是在刺客刚刚出现时,或许因为受到我的情绪影响而动了几下。接下来便没什么反应了。应该是安稳了下来。”妮蒂亚说了一下胎儿的情况。

    王落辰用手在她的小腹上感知了一下后,说道:“嗯,是的。他已经安稳下来了。此时很安静,好像是睡着了。看来,他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这样我就放心了。”

    “辰,你别光顾着说宝宝啊。你呢,你没事吧?我们刚才出来的时候,可是看到你好像被那帮人的阵法给压制住了。你不知道,我们这心里七上八下的,焦急地跟什么似的。唯恐你有个什么闪失。”妮蒂亚关切地问道。

    “就是啊,师兄。我们明明看到你好像落了下风的,到后来你又是如何转败为胜的?”卓应儿也在一旁问道。

    这里是血域,且这里又是公众场合,她们几个在血族人眼中并非王落辰妻子的人,自然是不可能像妮蒂亚那样亲昵地去抱他,表示关心的。但,正因为如此,她们此时心中对他的关切,反倒比妮蒂亚还要多几分。因而,便趁着这个话头,赶忙问起他对战的情况。

    听她们问及,王落辰脸上露出一副十分轻松地表情,回答说:“与敌人对战之时,考验的不仅仅只是一个人的武力,而且还包括他的智力。这一次,我之所以能够扭转战局,便全赖我比他们更善于动脑子。哈哈。”

    自我吹嘘了一下,王落辰就将自己如何分析推断出他们阵法的缺陷,并利用其缺陷将他们给打败的过程,对她们几个讲了一遍。

    旁人听完他所讲的话,只是为他的机谋赞叹了一下。卓应儿却坐不住了。她一把拉住王落辰的胳膊说:“师兄,听你刚才所说的意思,你是已经将他们几人所用的那种晶体给得到了?那么,你可不可以给我看看呢?”

    看着一脸热切地卓应儿,王落辰忙摆了摆手说:“不可以。因为,我若是让你看看,只怕是便被你给看成你的了。呵呵。”

    “师兄,你不要把人家想的那么财迷好不不好?我说看看,便只是看看。绝不会要你的也就是了。”怕他不肯给自己看,卓应儿用非常真诚地语气说道。

    “还是不行。”王落辰也十分真诚地拒绝了她。

    “为什么?不就是看看嘛。怎么就不行呢?师兄,你真是小气鬼。”卓应儿见他不肯给自己看,不禁有些生气了。

    “哈哈,应儿。师兄之所以不给你看,还真不是小气。我不给你看,完全是为了你好。因为,我不是说了吗。这东西是狂霸星人给他们的。说起来,它们应该是外星之物。这种东西,有没有什么放射性,对你会不会有什么伤害,现在还真不好说。所以,在没有将这些给搞清楚之前,我是不能随便拿给你看的。”王落辰见她不高兴,忙解释道。

    “真的?师兄真是因为这样的原因才不肯让我看的?若是这样说来,师兄便不是小气鬼了。哈哈。”卓应儿听他是出于对自己的关爱,才不肯让她看那些晶体的,顿时不生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