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口中发出威胁,王落辰手指向着他们其中某人一指,一串儿流星炮便向着那人轰击过去。

    那人见流星炮络绎不绝地打来,忙使用元力护盾进行抵抗。但叫他沮丧的是,他的元力护盾在流星炮的轰击下简直不堪一击。仅仅坚持了一秒钟,它便破碎了。

    没有了元力护盾的保护,流星炮直接砸到了他的身上。

    他的身体没有护甲,又不像王落辰这般修行过炼体术,哪里承受得了流星炮的轰击。

    不过数个流星炮打下来,他的身体便已经破了几个洞。

    鲜血流了出来,惨嚎也由他的口中发出。他整个人也再没有了抵抗之力。

    便在此时,王落辰身形一晃,到了他的面前。毫不费力地将他抓住,王落辰的另一只手,一下就按在了他的头顶上。

    随着手指接触到这人的头顶,王落辰心中默默运转血神心法。一股吸力便在他的手上油然而生。那人的生命力就随着这股吸力被王落辰吸入了体内。

    这人战力不高,禁不住王落辰血神心法的吸取。仅仅十几秒,他的生命力便临近枯竭。到了此时,由于没有了生命力的滋养和维持,他的元力和神识都失去了存在的基础,便不自觉地也从他的体内向外扩散,恰好被王落辰以血神心法一并吸取了过来。

    随着那人的神识进入体内,王落辰以神识将它们给包裹起来,仔细地搜寻其中对自己有用的信息。

    片刻之后,他得到了自己想要的。虽然不多,但却已足以让他以此去让那几人相信自己有能力提取它们的记忆了。

    于是,他便将那人放开,任其仍苟延残喘的躯体坠落下去。进而,转身对面具人的首领说:“原来这晶体是狂霸星人提供给你们的。能够将武者的元力转化成一种叫‘湮灭力’的能量。这种能量可以将武者所凝练的元力给抵消掉。怪不得你们刚才所凝聚成的光球可以破坏我的元力武器呢。呵呵,怎么样,我说得对吧?你们看,是不是很神奇?我根本就不用你们亲自告诉我,就可以获知我想要的。那么,接下来咱们该怎么办呢?是要我继续使用这样的手段获知我所想得到和所知道的东西呢?还是由你们配合我,将东西给我并将自己所掌握的信息告诉我呢?”

    王落辰的手段和他的话令他们几个不由地一阵心惊肉跳。死亡的威胁,促使他们不得不努力思考王落辰的要求,以做出自己的选择。

    他们再度陷入沉默。就在这时,由打剧院外涌入了大队人马。为首之人,正是卓不群和阳斩星冷凌风等人。

    他们进来之后,瞧了瞧双方的情形,卓不群不由地笑着向王落辰问道:“落辰,你没事吧?看来师伯又白跑一趟了是吧?哈哈。”

    “师伯,也不算白跑。他们很不配合,我正打算对他们严刑拷打地。只是他们人多,我一个人不好问。你们来了,正好将他们给隔离开来,一一审问。审问之后,对于配合咱们的,便放他一条生路。对于不配合的,便丢进血神殿,喂血蝙蝠去好了。”王落辰向卓不群边敬礼,边说道。

    那几个面具人以及他们的手下,原本就已经被王落辰的手段给震慑住了。现在,又见大批人马赶到了,且他又当众说出了对他们的处置办法。

    想想跟血神殿中血蝙蝠有关的传说,他们个个都不寒而栗,哪里还敢多耽搁,忙慌不迭地向王落辰表示,自己愿意投降。

    听他们如此表示,王落辰微微一笑,向进入剧院的士兵们一招手,说道:“将他们中那些小喽啰全都绑了,押送到大牢中去细细拷问。至于如何处置他们,便按照我刚才说的。凡是积极配合的,全都登记造册,呈报上来。由血皇酌情从轻发落。那些不配合的,不必上报,直接送去血神殿就好了。”

    随着王落辰一声令下,士兵们蝠翼张开,飞腾而起,将那些小喽啰们全给绑了,押了出去。

    现场只留下了那几名面具人。王落辰向他们问道:“你们考虑的如何了?是在这里说,还是去牢里再说?”

    他一问,那名首领便叹了口气说:“唉!我们还有得选择吗?摄政王殿下,我们只有乖乖地听从您的吩咐了。这是您所想要的晶体,现在就呈现给您好了。”

    说完,他便由怀中取出那块巴掌大的菱形晶体,以元力将他推向了王落辰。

    那晶体通体蓝色,闪着光泽向着王落辰缓缓而来。

    但当它飞来时,王落辰却并没有伸手去接的意思。只见他手指向它一直,打出了一个星阵。将它困在了其中。当他这样做时,那首领眼中闪过了一丝失望之色。

    待将那晶体固定在空中的星阵中后,王落辰朝那面具人的首领笑了笑说:“你不愧是他们的头领,的确有些小聪明。居然能够想到以这晶体自爆的方式来制造脱逃的机会。可是,你太小看我了。从你拿出晶体开始,我便将你身体上细微的动作给悉数掌握。所以,你别以为在你将晶体送出之时,偷偷向其中打入了一道元力我没有察觉到。”

    “告诉你,只要我愿意,这剧院内一丝的能量波动我都能够感知得到。你送入这晶体内的那一道元力,以及晶体在你那一道元力的激发下出现的能量波动,我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既然知道了,便不可能让你的阴谋得逞。你瞧,你的元力和晶体中的能量波动都已经被我给镇压了下去。这块晶体,根本就爆不了了。只是,它爆不了,你可就要倒霉了。只怕是你要代替他爆了。”

    详细地向解释着自己是如何识破他的诡计的,王落辰扇动光翼,一点一点地那名首领靠近。

    这些话和王落辰的动作,让那人心里彻底地绝望了。

    冷汗顺着他的鬓角流了下来,他的全身也出现了一阵阵颤抖。

    脑中不断回想着刚才王落辰抽取自己手下生命力的情形,出于对死亡的恐惧,他忍不住向王落辰哀求道:“殿下,求您放过我吧。我这也是没办法啊。我们这些人都是烂命一条,死不足惜。可我们的妻儿老小是无辜的啊。他们全都被人家给控制住了。若是我们选择背叛,他们立刻就会被人家给处死。我们,我们真是身不由己的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