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如他所料,在接近那人的过程中,由于他完全没有使用元力,那光球并未对他的身体造成任何阻碍与伤害。

    至于他的光翼,大概因为它是血神所赐,构成它的能量非常特别吧,也并未受到任何的损坏。

    他因此得以以非常快的速度冲到了那人身前。

    他突然发起的攻击令几个面具人都没有想到。那名第一个被他选中的家伙,更是被他打了个措手不及。以至于当王落辰的拳头打到他的面前时,他都没有反应过来。

    没来得及进行任何格挡的他,顿时就被王落辰的拳头打中了胸口。

    “嘭”的一声,王落辰如同铁锤一般坚硬的拳头捶打在他胸口,发出了一声闷响。

    那人便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不由自主地飞了出去。而他身前的那颗晶体,便在失去了他的控制后,中断了与光球的联系,向地面跌落下去。

    这种奇异的晶体,王落辰怎么可能任由它白白掉落。因而,便在晶体向下坠落之时,猛地一转身,伸手抓住了它。

    将它收起,他来不及细看,便将其收入了音灵石中。

    接着,他便向着第二个面具人发起攻击。

    同伴被他打飞,晶体也为他所夺,其他面具人此时早已有了防备。因而,被他攻击那人见他向自己袭来,便连忙将面前晶体收起,出手招架。

    按说,敌人来袭,那人的这番反应是没有错的。但他错就错在,他虽然想到了要对敌人的攻击进行抵挡,却没有想过敌人的攻击强度有多厉害,以自己的力量和身体硬度是否能够承受得了。

    所谓螳臂当车,不自量力。便是说的他此时此地的情形。

    对敌人的实力做出错误的判断,往往便要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

    当这人想当然地举起自己的手臂去格挡王落辰的拳头时,便注定了他的悲剧结局。

    “咔嚓!”

    就在王落辰的拳头打在他的手臂上,一声骨骼断裂的脆响,伴随着那人一声惨叫,传入了在场每个人的耳中。

    再看惨叫那人,手臂已然扭曲变形。巨大的疼痛令他难以忍受,已经昏厥过去。

    失去意识,他的蝠翼不再扇动,他整个人便向下坠去

    王落辰眼疾手快,在他刚要坠落之际,伸手将他当胸一把抓住。一手握住他,另一只手在他胸口一阵摸索,就将原本属于他的那块晶体给搜了出来。

    晶体到手,王落辰手一松,被他打昏那人便直直地向地面摔落了下去。

    随着“扑通”一声传来,他的身体实实在在地落在了坚硬的地面上。

    随着他坠落地面,那个与王落辰的璀璨星域对峙的光球消失不见了。也就是说,他们几人所构成的这个阵便是被王落辰给破了。

    阵法一破,璀璨星域顿时向着几人笼罩过来。

    他们惊慌不已,纷纷躲避。但璀璨星域全由王落辰的心神控制,速度奇快无比,他们哪里能够躲得开呢。

    他们几人身形才刚一动,便被璀璨星域给困在其中了。

    由元力构成的星球环绕着他们,只需王落辰心神一动,他们几人便要遭到凌厉地攻击。而反抗的话,应该说以他们的战力来讲,纯粹是自取灭亡。

    他们几人看得出这其中的利害。在被璀璨星域给困住之后,人人只以元力弄出一个护盾来罩住自己,并未贸然采取任何行动。

    王落辰瞧他们没有轻举妄动,知晓他们已然认识到了自己处境的危险,便笑了笑说:“不乱动是聪明的。否则,只能是死路一条。不过,也不用怕,只要你们照我的话去做,我是不会要你们的性命的。”

    “早就听闻血族的摄政王战力高深,本领非凡。原本以为只是谣传,今日得见,果然传言非虚。唉,我们几人败在你的手里,算是认栽了。你有什么话就尽管说吧。只要我们觉得可以答应你,自当考虑的。”为首那人不是笨蛋,他已然看出今天他们败局已定,因而只好向王落辰服软。

    “我要说什么呢?无非是这么两件事。其一,便是我看你们所使用的这些晶体挺有意思。我希望你们将它们全都交给我,并向我解释一下这东西的来历和用法。其二呢,便是你们向我投降,将自己主事之人是谁,还有没其它阴谋统统都讲出来。如此,我便放过你们。”王落辰冷冷地看着他们,不紧不慢地说道。

    听了他的话,那名首领说:“你所要求之事。第一个我们可以答应你。但第二个就不行了。因为,我们若是透露了主事之人的信息。我们几个人同样也活不了。反正都是死,我们不如现在就死掉好了。”

    “哈哈,你觉得你还有跟我谈判的可能吗?实话跟你们说吧,落在我的手里,你们就等于失去了任何不顺从的可能。就拿第一件事来说吧,你们以为我要将你们身上的晶体拿过来,还需要问过你们吗?至于第二件,我有一种秘法,可以轻而易举地将你们头脑中所知道的一切给提取出来。这种方法,即便你们死了,只要没有死透,也一样可用的。所以,我根本就不介意你们是不是会死。只是呢,上天有好生之德。一般情况下,能不杀死降敌,我还是不忍下杀手的。除非,那些人不识时务,硬要跟我对抗。我的话,你听明白了吗?”王落辰向璀璨星域中又注入了一些元力。

    璀璨星域补充了元力之后,声势变得更加吓人了。一颗颗星球也是光芒大盛,大有随时便向这几人发出攻击之势。

    那几人见了,心中的恐惧不由地多了几分。

    但,人往往就是这样,不见棺材是不掉泪的。

    对王落辰刚才所说的话,他们有些不信,不信他可以直接由一个人的脑中提取那人的记忆。因而,他们仍然觉得自己对王落辰还是有价值的。一时之间,王落辰是不会杀了他们的。

    有此心思,面对气势大盛的璀璨星域,他们全都默不作声,做出了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妄图以这样的态度逼迫王落辰对他们做出让步。

    王落辰冷眼旁观,已然将这几人心中的想法了然于胸。他知道,若是自己不给他们点颜色瞧瞧,他们是不会乖乖就范的。

    于是,他冷哼了一声,道:“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们当我刚才的话是跟你们说着玩儿的吗?好吧,既然你们不识相,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