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应儿她们几个听了,便互相商议,要不要按照他的要求退出去。

    这用了一些时间,而就在这个时候,那几人已经用那光球将王落辰的金字陀螺斩完全抹去了。

    他们接下来怕是就要攻击他了。王落辰对自己能否对付得了这几个家伙没有信心。而一旦他低挡不住这几个人,他身后的人只怕是就要陷入险境了。

    那是他所不愿意看到的。因此,在以神识感知到她们还没有离去,便赶紧再发意念催促她们速速离去。

    她们几人虽因担心他而不愿离去,但对他的话,她们一向都肯听从的。因而,被他给催促了之后,她们只好带着侍卫和侍女,率领着保护她们的民众,一起退出了剧院。

    出了剧院,她们便赶紧叫人去军营通知卓不群等人,要他们前来支援。

    不说她们这里着急忙慌地调兵遣将。且说剧院内,那几人见妮蒂亚被人护送出去,自己今日要刺杀的主要对象失去,心里十分懊恼。顿时,便将一肚子火气发泄到王落辰身上。

    他们几个操控着那由晶体中射出的光所形成的光球,向着王落辰推了过来。

    这东西能够将自己的金字陀螺斩给毁掉,说明它绝非等闲之物。因此,王落辰对它一点儿也不敢怠慢。

    在它向自己飞来时,他不仅赶紧释放出璀璨星域与之对抗,同时还将星阵打出,将自己给保护起来。

    璀璨星域在他身体外弥漫开去,与那光球撞在一起。

    令王落辰没想到的是,与金字陀螺斩遇到它的情形一样,璀璨星域中的那些星球与之一接触,立刻便被分解了。

    不过,还好璀璨星域与金字陀螺斩不同,它是一件群攻武器。它的内部各个星球有很大的独立性。一部分毁掉,并不影响它的使用。

    因此,王落辰在璀璨星域被对方给破坏时,立刻便将璀璨星域变招,将那些星球化作流星炮向着那光球,以及操纵光球的那几人激射而去。

    射向光球的那些流星炮,毫无疑问都被光球射出的光芒给分解了。这本在王落辰的意料之中,并不能令他吃惊。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那些射向光球操纵者的流星炮所遭遇到的情形。

    只见,那些流星炮以极快地速度射到戴面具的那几人身前时,竟然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挡在了距离他们身体三尺之外的地方,前进不了半步了。

    王落辰心中不禁暗自纳闷儿,心想:“这几个家伙的阵法好厉害,居然可以在体外形成类似于磁场的东西,将我的攻击全都挡了下来。这下有些麻烦了。我打不到他们,他们却能毁掉我的璀璨星域,那我还怎么跟他们玩儿啊?不行,不能让事情这样下去,不然的话,只怕我要败给他们了。”

    可是,该怎么样才能对付他们呢?

    王落辰对此全无头绪,只好一边继续向璀璨星域中灌注元力,让它暂时不至于崩溃,帮他抵挡一阵。一边仔细观察对方的这个阵法,用心想办法。

    看了一小会儿,他感觉他们这个阵法应该不是一种,依靠布阵者本身实力维持的阵法。因为,若是他们真有那么强,他们刚才大可不必让他们的那些手下送死了。他们能够布置这样强的阵法,应该还是借助了外物的力量。而这个外物,不用说便是他们面前的那些晶体了。

    “这种晶体定然时能够将人的元力放大或者产生某种异变,使得布阵者的元力变成一种能够克制我的元力的能量。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光球上所发出的光能量波动虽然不强,但却可以分解我的元力拟态武器了。对,一定是这样的。”

    想明白了这一点,王落辰心中马上便开始思索如何将他们面前的晶体移开,破坏掉他们的阵法。

    思索了一阵,他脑袋中突然又冒出来一个,连他自己都觉得有些过于冒险的想法。

    他觉得,对方这个阵法,似乎只对元力有效。若是自己放弃使用元力,只使用自己肌肉的力量去对付他们,或许能够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不过,这只是他自己的猜想,并没有得到验证。这样的话,若是他亲自去试一下的话,若是猜的不对,或许他就被这圆球所发出的光给干掉了。

    因而,他这个想法,绝对称得上是非常冒险的想法。

    但就目前来讲,却是一个可以让他打败敌人的方法。因此,他觉得有必要冒险一试。

    不过,他一向都不是莽撞之人,绝不打无把握之仗。现在既然已经预料到这种办法实施后有可能带来的危险,他当然不能不设法将这种危险给排除掉了。

    于是,他将体内的元力猛地向璀璨星域中灌注,让璀璨星域陡然间强大了几分,将那光球所发出的光芒全都挡在外面。接着,他便趁着这个机会挥动了一下光翼,瞬移到刺客们中间的一个人面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那人给拿下了。

    将那人抓住,他猛地一转身,胳膊上卯足了劲儿,就将那人给甩了出去。

    那人由他手中飞出,向着布阵的面具人中的一人撞去。

    王落辰看到,被他甩出去的那人,身体飞快地穿过光球形成的光芒,完完整整地撞向了他攻击的目标。

    而且,被他当做武器的那人到了面具人身前三尺,也没有被什么特别的能量给阻挡下来。而是直接撞向了面具人的身体。

    最后,若不是面具人及时飞起一脚将那倒霉蛋儿踹飞,只怕面具人就要被他给撞到了。

    王落辰不关心这个,他关心的是这种纯力量型的攻击有没有效果。特别是,那个被他甩出之人的身体,有没有被面具人他们阵法中的那股诡异力量,给阻隔或毁灭。

    结果他看到,他的猜想是对的。那人的身体并没有像他以元力构造的武器那样被破坏掉。这就证明了,阵法中的力量只对元力这种能量起作用,并不对实际物体起效。他以肌肉力量去破坏阵法的想法是可行的。

    证明了这一点,他冲那些人嘿嘿一笑,说道:“看来,今天连老天都不帮你们啊。要不然,他怎么会让你们遇到我这掌握炼体之术的对手呢。”

    说着,他大笑一声,身后光翼猛地扇动了一下,便毫不犹豫地向着他们之中的一人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