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在这群人刚上台,姑娘和他们说话之际,卓应儿便冲大家小声儿说道:“你们信不信?我可以从前面已经演出的这些情节,推断出后面的剧情。”

    “哦,你倒是说说看,这后面的剧情将会是怎样的?”听她这样讲,王落辰笑笑,小声儿问道。

    “这样的故事已经被演绎过多少回了,属于一点儿都不新鲜的老套路。你看这几个人的打扮,肯定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他们必定是地痞流氓什么的。所以,我敢肯定,他们不是来买花的,而是来调戏这名卖花儿姑娘的。”

    说到这里,她停了一下,想了想,接着说:“姑娘被这帮坏人欺负了,关键时刻,肯定会有一名英雄出来救她。救了之后,这姑娘一定就会对那名英雄心生好感,并喜欢上他了。但是,就在那名英雄呀喜欢上他之后。他们这对相亲相爱的人忽然发现,他们周围一下子出现了很多对他们两人在一起进行阻挠的人。”

    “这些人,或者是男方的家人,也或者是女方的家人。抑或是什么强大的势力。反正吧,最后逼得他们不得不对要不要在一起进行选择。经过一番挣扎,他们两人心里终归是不愿分开的。于是,两人便私奔,躲这些人远远的。若是不私奔呢,他们便会同那些人和力量进行对抗。最终对抗不过,弄个双双殉情什么的凄惨下场。”

    说到最后,她向妮蒂亚问:“怎么样?妮蒂亚姐姐,剧情是我说的这样嘛?”

    “咦?应儿,你是怎么知道的?还别说,剧情还真跟你说的差不多。只是,他们最后不是殉情,而是双双成为了两只陪伴在血神身旁的血蝙蝠。结局还是挺美好的。”

    妮蒂亚先是对卓应儿能够推测出剧情感动惊奇,接着忍不住便将故事的结局给讲了出来。

    “哈哈,我怎么知道的?姐姐,你们这歌剧,简直就是抄袭了人族的《梁山伯与祝英台》嘛。不信,你问师兄是不是。”猜对了剧情,卓应儿有些得意地说道。

    “也不全是吧。梁山伯和祝英台可是同窗共读,然后暗生情愫,最后因为祝家嫌贫爱富,阻止了他们的婚事,所以才含恨死去,双双化蝶的。跟这个剧情有些不大一样。”王落辰回想了一下梁祝的剧情,说道。

    “切,怎么不一样了?就因为将蝴蝶变成了血蝙蝠?呵呵。”卓应儿朝王落辰耸了耸肩,笑着问。

    “应儿,你真无聊。看个歌剧也被你给剧透。你知不知道,人家看得正入迷呢。你看,被你这样一说,我觉得自己就出戏了。哼!你真是好坏啊。”被她的话给搅扰了看剧心情的劳思雅,向她抗议道。

    “就是,人家说天下文章一大抄。人情世故就那么些,哪里就那么容易搞出一些新鲜剧情来?人家这歌剧挺不错的,特别是这音乐和唱功,都是非常棒的。你啊,就别在那儿捣乱了。好好地看下去吧。”罗凝玉瞪了她一眼,数落她道。

    不知为什么,卓应儿谁都不怕,就是有些怕罗凝玉。被她给说了,她吐了吐舌头,朝大家扮了个鬼脸,不说了。

    没人说话了,大家继续安安静静的看戏。

    此时,舞台上已经演到,两人因遭到男方家族势力反对,为了跟对方在一起,他们奋起反抗的部分了。

    英雄救美的那位男子功夫不弱,他们两人被一大帮人围住,他还能在不停与对方周旋的同时,保护得了他心爱的姑娘不受伤害。

    只见,“嘭”的一下,他将一个企图靠近他心爱女子的人给踢飞了。

    接着,他便趁着这个空当儿拉起卖花儿姑娘的手逃跑。但就在此时,他们身后几个弓箭手已经将弓弦拉满,准备对他们实施偷袭。

    “辰,你看,他们就要被人家给射中了。我,我好紧张啊。”

    已经沉浸在剧情中的妮蒂亚,在看到这里时,因为担心主人公的安危,吓得抓紧了王落辰的手,将脸埋进了他的怀里,紧张地不敢看了。

    “姐姐,你不是看了好多遍了?怎么还这么紧张啊?哈哈。”卓应儿见状,忍不住笑话起她来。

    “看过好多遍也害怕。我就是不能看这段儿。一看我就觉得那些箭就跟射向我似的那么难受。”妮蒂亚伏在王落辰胸口,紧张兮兮地解释说。

    就在她话音刚落,舞台上响起了弓弦释放时的响声。那些箭矢便脱离弓弦,飞了出去。

    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这些箭并未射向舞台上的那队男女,而是从他们的头顶飞过,向着王落辰他们几人的包厢而来。

    “咻咻!”

    利箭带着同空气摩擦发出的响声,向着王落辰和他怀中的妮蒂亚呼啸而来。

    “大胆!找死!”

    见利箭冲自己而来,王落辰猛然在身前布置下一道巨大的护盾,将那些箭给挡住。同时,嘴里发出两声怒吼。

    这突然出现的变故,顿时让剧场中的观众惊呆了。

    但,他们也仅仅只是呆了一两秒钟的时间,便马上明白这里出事了。出于避险的心理,他们纷纷尖叫着向剧场外跑去。

    他们的尖叫和跑动,顿时令剧场内陷入了混乱。

    妮蒂亚的侍卫们在突发情况出现时,便立刻飞身向舞台冲去。

    然而,对方显然早有预谋且实力不弱。侍卫们才刚刚冲到舞台前,便被更加密集的箭矢给射中了。

    待这些飞向舞台的侍卫浑身带着箭矢,好像刺猬一般,重重地摔在剧场慌乱中还没有及时离开的观众身上后,舞台上陆续飞出上百人,朝着王落辰他们所在的包厢攻击而来。

    “保护好妮蒂亚,我去会会他们。”

    见那些人前来,王落辰将身怀六甲的妮蒂亚交到卓应儿手中,自己便毫不犹豫地向着那些人飞去。

    与此同时,待在二楼的侍卫,大声地向所有人喊道:“勤王!勤王!大家不要乱,血皇在这儿,大家快齐心保护血皇。”

    血族人人人有飞翼,无论男女,自小都要接受军事训练。虽然每个人战力不高,但多少都是有些战斗经验的。因而,他们遇事虽然也会慌乱,但却并未完全丧失纪律性。

    这便让他们在听到勤王的命令后,立刻便停止了逃跑的脚步,纷纷寻找血皇的位置。待他们看清血皇所在的包厢后,他们很多人立刻便飞身而起,自觉地排成一队,挡在了妮蒂亚他们的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