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自然明白她这问话里所隐藏的意思。他笑了笑说:“还能怎么看?只能说我比较幸运。你们这么好的鲜花儿,都扎在我身上了。哈哈。”

    “噗!”

    他这一句自嘲式的回答,顿时将其他几个女子给逗乐了。

    “师兄,你也不用怎么自卑吧?其实仔细看呢,你也挺好看的。尤其是你的眼睛,怎么看都觉得它们很有魔力。可以勾魂摄魄的。”卓应儿拉起他的手,娇羞地笑了一下,说。

    “你这算是从平凡的脸上找亮点吗?哈哈。应儿,你不必这样的。我自己长什么样儿,我心里很清楚。不过,师兄自打小时候起,可就不是靠脸吃饭的人。想当初在河洛城……”

    王落辰正想跟她说说自己光辉的过去,以便让卓应儿明白自己的魅力来自何处。却被罗凝玉给打断了。

    只听她接着王落辰的话茬儿说道:“想当初在河洛城,辰便是天才少年。功课方面就不必说了,单说他的体育吧。这家伙非常有运动天赋。所有的运动项目他几乎都玩儿的很好。其中,最为突出的便是长跑。按照当时我们市里体育专家的说法,他完全可以在全世界优秀运动员都参加的运动会上,轻松自如地取得冠军。因此,他这位少年天才便成为了整个河洛城最耀眼的明星。满大街都是他的照片。我便在看过那一张又一张照片之后,将他当成了世界上最帅的男人。当成了我一生所追求的目标。没想到的是,上天仿佛听到了我的心声。最终把他送到了我的身边,成为了我的爱人。”

    “哇,凝玉姐姐。你这话真是把师兄给捧上天了。哈哈。小心,他会骄傲的。”听完罗凝玉讲述的,她爱上王落辰的心路历程,卓应儿揽住她的腰,取笑道。

    “对,我会骄傲的。实际上,我现在就已经非常的骄傲。因为,我们河洛城的洛神罗凝玉,竟然早在见到我之前便喜欢上我了。你们可不知道,凝玉那时候在我们河洛城,可神一般的存在。她的耀眼程度可是一点都不输于我的。简直就是所有男孩子心目中的女神。能得到她的垂青,我也是万万没想到的。”

    王落辰回忆了一下在河洛城那些年的生活,以及关于罗凝玉的一切记忆,一脸幸福地说道。

    “啧啧,你们两个这算是互相吹捧吗?另外,照你们如此说法,那我岂不是就要自惭形秽了?我在圣境,在五极门,可是不像你们这般耀眼的。不行,听你们这样说,我心里都自卑加嫉妒了。哼!”卓应儿假装生气,噘着嘴说道。

    “哈哈,你这小魔女还敢说在五极门里不耀眼?说起来,五极门中能够被各位‘不’字辈的长辈如此宠爱的,也就只有你这个小丫头了吧。卓武圣的女儿,冷月宫宫主的外孙女,五极门没人敢惹的小魔女,你可从来都不是平凡人啊。你说自卑加嫉妒,谁信啊?”王落辰笑着揪了一下她的小辫儿说道。

    “就是,应儿也是能够配得上王师兄的。至于说妮蒂亚姐姐,血族的公主,现如今的血皇。晴子姐姐,影族的公主,勇敢的女战士。也都是能够跟师兄这样耀眼的明星人物般配的。唯有我,比起你们来,就差了很多了。”听了他们的对话,劳思雅有些落寞地说道。

    卓应儿见她这样,忙说:“你哪里就比我们差了?星族身为圣境极为重要的一股势力,将来可是要被你这位族长的女儿接管的。你为何要如此妄自菲薄呢?所以说,其实你也是够资格爱师兄的。只是,你的心并不在他身上罢了。不是吗?”

    “思雅,秦师兄或许只是一时没想明白,所以才选择站在长老们一边的。但相信他终有一天会醒悟过来,重新回到咱们这边的。到了那时,他也许就会发现什么人才是最值得他珍惜的。所以,别灰心,也别放弃他好吗?”王落辰明白她对秦俊彦的心意,见她似有沮丧之意,忙安慰和鼓励她说。

    “师兄,你还劝她去想那个家伙?我看你跟思雅一样,对他抱得期望都过高了。说实在的,你们别看他长得像是鲜肉一样,既帅气又鲜亮,心地却不怎么样。我早就感觉出来,他会因为梦雪姐姐喜欢你而心生嫉妒,最终跟你产生矛盾,以至决裂的。因为,我能感受得到,在他的美貌之下,总是藏着一丝令人不安的虚伪。正是这虚伪,决定了他不会和你走同一条道路。也决定了他不值得思雅继续为他牵肠挂肚。你们说呢?”

    卓应儿十分认真地说出了自己对秦俊彦的看法,希望王落辰他们两个对他丢掉幻想,不再给他机会。

    “你们啊,怎么说着说着就说到不开心的事上面去了呢?算了,我看咱们还是别说他了吧。”见一提到秦俊彦,大家心情都顿时不好了,妮蒂亚便忙要大家终止这个话题。

    罗凝玉便说:“其实说到他身上也不算跑题。因为,咱们不正是在说辰的容貌并不出众,为何会俘获咱们几人的心吗?你们看,秦俊彦容貌的确很出众,但他的心胸和品质并不怎么好。而咱们的辰样子平平,但心中却有大义,为人光明磊落,品质远胜于他。所以,他们两人的魅力才会跟容貌成反比。你们说,对吗?”

    罗凝玉总结性的话语,得到了大家的赞同。甚至,就连劳思雅也不得不承认,她说得极为有道理。

    她点了点头说:“罗姐姐的话中肯的很。一下便说出了两人为何在女人缘方面有如此大差距。同时,也令我心中亮堂了许多。我突然想到,也许在此之前,我喜欢他多半是因为被他的容貌所吸引,是一种出于对美的爱。并非是爱的他本人。所以,今后我一定会修正自己对他的看法,并将自己的爱从他身上转移开的。”

    “转移开?转移到哪儿?该不会是转移到你王师兄身上吧。哈哈。”卓应儿同她玩笑说。

    她是开玩笑,劳思雅却不当她这话是玩笑。十分认真地解释说:“什么啊。我可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我要将更多的精力放在处理族中事务和帮你们打败狂霸星人上面。可不是说要抢你们的男人。你可不要想歪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