挤进人群中后,那名天道盟弟子便看到了他。因为他们这批人都是从天道盟军队中特选的,临出发时王落辰每个人都见过。所以那弟子是认得他的。

    他一见盟主来了,赶忙要行礼。王落辰便冲他摆了摆手,以神识向他传递了一道意念:“不要说出我的身份,咱们好跟他们演一场戏。”

    那弟子虽然不知道王落辰要演什么戏,但既然他有此命令,他自然是不好违抗的。便将到了嘴边的那句“参见盟主”又给咽了回去。

    他装作不认识他,向王落辰冷冷地问道:“你又是何人,要干什么?也同他们一样,要违抗军礼,抵制训练吗?”

    “你是上面派来的教官吧?我不是他们一伙的,而是别的军营的。我听见你们这里就训练的事争吵,心里有些想法,便挤了进来。同你们双方说道说道。”王落辰笑了笑,回答说。

    那名络腮胡胖子听到他是从别的军营来的,心中盼着他能代表别的军营参加到反对训练的阵营中来,便不等天道盟的弟子说什么,抢着说道:“这位兄弟,你们军营是不是也反对这种训练啊。若是这样的话,请大声告诉这位教官,让他听听弟兄们的心声。”

    “这位兄弟说的不错。我也是反对训练的。不过,我跟你反对的理由有点不一样。我反对,是因为我觉得他们这种训练,根本就起不到提高体质和战斗力的作用。为什么这样讲?别的不说,就说他们这次派来的教官吧。据说只是人类军队中的普通士兵。根本就没有什么多高的战力和修为。大家说说看,像这样的教官哪里有资格教导咱们?由他们来教导咱们的话,战斗力又能提高到哪儿去?”王落辰故意以轻蔑地语气将天道盟弟子的实力给贬低了一番,并将此当做了自己反对训练的理由。

    那名弟子聪明的很,听他这样说,马上顺着他的意思,一拍胸脯假装生气地说:“哼,瞧不起我?不错,我沈大雷的确是人类军队中的一名普通士兵。可我跟你们说,也不是吹,你们这里就没有一个人是我的对手。不信,咱们可以试试。”

    “试试就试试”,王落辰便要上前跟他比试,但才刚把袖子撸起来,他好像又想起了什么,对那名矮胖子说,“兄弟,我才想起来,这是在你们的军营。他是你们的教官。你看,在你们的地盘上由我来对付他,好像有些喧宾夺主了吧?”

    “不错。这位兄弟,你说的不错。在我们营中,岂可让你出手?好吧,就让我来会会这位教官。看看他到底有什么本事,够不够资格训练我们。”

    那名胖子本是粗鲁之人,没什么心眼儿。听王落辰一说,马上就上前一步,站到了王落辰身前,要与那名叫沈大雷的天道盟弟子较量。

    王落辰见他上当,便对沈大雷挤了挤眼睛,意思要他不必留手,趁此机会让胖子见识见识他的本事。

    沈大雷会意,便将元力运行起来,扎了个马步,等胖子前来跟他比试。

    那胖子也不犹豫,一见沈大雷拿好了架势,猛地一振身后的蝠翼,一下向他扑了过去。

    然而,就在他飞到沈大雷身前,刚准备向他攻击时,只觉眼前一花,一个拳头就神乎其神地打在了他的胸口。

    那拳头上好像有着千斤的大力,他足有两百斤的身体被它给打上,只听“砰”的一声,就到飞了回来。

    那速度,竟然一点都不比他来的时候慢。

    胖子以这样的高速飞回来,身体自然是不受他自己控制的。他根本就停不下来,一下子就飞向了围观的士兵们。

    士兵们见他飞来,怕被他给撞到,便向旁边躲。但人这么多,这么密,哪里躲得了?所以,在发现躲不开之后,大家只好闭上眼睛和他撞在了一起。

    这一撞,大家马上发现不妙。不知是因为这胖子体重实在恐怖,还是沈大雷这一击实在有力。在和胖子撞上之后,他们就觉得自己跟被一颗炮弹击中了一样,巨大的力量让他们身不由己地飞了起来。

    “唉哟!”

    伴随着倒地时的撞击声,大家个个都发出了一声哀嚎。

    他们呼呼啦啦地倒下了一大片。

    看着他们狼狈的样子,沈大雷大笑一声,说道:“怎么样?服不服?还有没有要试一试的。”

    他的一记重拳以及这一声充满挑衅的问话,让被人墙接住的矮胖子彻底怒了。

    他从人堆里爬起来,向周围的士兵招呼了一声说:“弟兄们,这家伙太嚣张了,咱们一起上。我就不信,咱们这么多人对付不了他一个。”

    还别说,这家伙在士兵中还真有着不小的号召力。他这么一招呼,那些士兵还真有不少人跟着他向沈大雷冲了上去。

    眼见几十号人向自己冲来,沈大雷脸上毫无惧色。

    只见他将双手在胸前翻动了几下,一层由元力形成的护盾便将他浑身上下给罩了个严严实实。接着,他便迈开脚步,如穿针引线一般在这群士兵中间穿梭起来。

    他犹如一条浑身充满粘液,滑不丢手的游鱼一般,在士兵中间闪转腾挪,并时不时地打出一招武技。

    “乒乒乓乓……”

    随着他一招接一招快如闪电地打出,那些冲向他的士兵,被他接二连三地打飞或放倒,发出了一连串的响声。

    “这不可能!他这么强,怎么可能只是人类军队中的一名士兵?你骗了我。你到底是谁?”

    再次被放倒的胖子,此时感觉事情有些不妙,不由地想到自己可能上了某人的当了。

    而这个某人,便是那名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外营士兵。因而,他马上就将发怒的对象,转移到了王落辰身上。

    “大胆,竟然敢对摄政王大人无礼。”

    在这名胖子对王落辰发火之时,随同王落辰一起前来的将军们终于忍不住,对他大声呵斥了起来。

    随着这一声呵斥响起,士兵们才注意到站在自己身后的将军们。

    他们连忙跪倒在地,默不作声起来。

    见自己身份被说破,现场也安静了下来,王落辰知道戏是演不下去了,只好搬起脸孔来,说道:“好啦,闹剧结束了,都起来吧。站好队,我有话讲。”

    士兵们一听这话,哪敢怠慢?连忙站起来,麻溜儿地排好了队。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