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他说要去士兵们中间看看,血族将军中地位最高的一人,忙向他问道:“殿下,不知您打算去那座军营,我这就叫人安排。”

    “不必安排,咱们随便找一座军营进去看看便是。那样的话,咱们才能看到士兵们最真实的一面。不是嘛。哈哈。”

    王落辰笑了笑,要那名将军不必为自己视察的事张罗什么。接着,便站起身来,带领大家向帐外走去。

    他这样的举动,令那些将军们不免有些紧张。因为,他们唯恐王落辰会挑中自己所管辖的军营。那样的话,如果自己手下兵士的表现不能让他满意,他们这些人怕是会受到王落辰的训诫和处罚。

    因此,王落辰一动,他们便赶紧一脸严肃地跟了上去,小心翼翼地陪伴在了他的左右。

    见到他们这样,王落辰忙笑着说:“各位将军不必紧张,我来视察只为看看咱们士兵现在的实际战力如何。并不是为了鸡蛋里挑骨头,找各位的不是。因此,倘若视察中真的发现有什么不足之处,我绝不怪罪任何一个人。只会让大家想办法就这些不足之处加以改进。”

    听了他这话,将军们顿时都松了一口气,脸上的表情也自然了许多。他们之中的那名职务最高的将军忙说:“士兵有问题处罚长官是应该的。所以,倘若真发现有不足之处,还请摄政王不必手下留情。就我们来讲,因为工作不到位而受罚,谁也不会有怨言的。”

    他的说法,得到了其他将军们的响应,他们纷纷表示,自己也是这个意思。

    “哈哈,我说了不怪罪不处罚就真的会言出必行。大家尽管放心就是。”王落辰再次重申了一下自己的态度,以安众人之心。

    说完,他便在众人感激的目光中将光翼释放出来,向空中飞去。

    “啊,血神之翼。摄政王果然是血神选中之人。看来咱们血族还是得到了上天眷顾的。一定可以长久兴盛下去。”

    将军们中间有些没有见过他的光翼的,在他露出这对光彩夺目的飞翼之后,发出了感叹。

    随后,他们心中对王落辰的敬重更增加了几分,全都毕恭毕敬地跟在他的身后,飞上了天空。

    而卓不群等人,也各自取出日轮月梭,跟了上去。

    王落辰带领一行人飞出去大约十公里,见此地距离大帐比较远了,便向着一处不怎么起眼儿的军营落了下去。

    为什么要选择这样的地方?他是这样考虑的。距离大帐较近的那些营地,有可能因为在将军们的眼皮子底下,唯恐被上级抓住小辫子,训练什么的做的都比较用心,没什么好视察的。

    偏僻的地方就不同了。这样的地方,平时上级不大来,训练什么的都靠自觉。因此,这里的士兵们可能就没有那么认真了。他到这种地方来,才好看到血族军队的真实面貌。

    所以,他便选在了在此处落地。

    见他在此地落下,他身后的人也赶忙随着降落下来。

    他们一行人全都降落在营地门前,王落辰不等将军们前去打招呼,便径直向营中走去。

    营房门口本应有站岗的士兵的,但不知为何,当王落辰走到门口时,却并未见到一个。

    见此情形,他微微一笑,并不说什么,继续向营内走去。

    到了军营中,他看了看军营中那些摆放的不怎么整齐的装备,又笑了笑,仍旧没有说话,继续向前。

    穿过军营中的一排营帐,他听到前面有嘈杂的人声传来,便加快了前进的脚步。

    不大会儿工夫,他来到了一处小操场前,见大约两百名士兵正围着操场中间的一个人吵吵着什么。

    他便后头向众位将军们说道:“哟,挺热闹啊。不知道他们这是在干嘛啊?咱们赶快上前去凑凑热闹。”

    说着,他便摆摆手,阻止了几名正要上前制止这种争吵的将军,默不作声地向人群走去。

    大概因为这些士兵们正吵嚷的比较投入,竟然连他们这一行人的到来都没有发现。王落辰他们,便在没有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到了这群人的外围。

    到了这里,大家都听清了这群人在吵什么。

    只听他们之中一个略微矮胖,长着络腮胡,嗓门儿最高的士兵嚷到:“你们这种训练方法纯粹是瞎胡乱。我们血族人,人人都有飞翼,根本就用不到脚来跑路。何必要天天跑步呢?”

    被他质问的对象,一位身穿长衫的天地盟弟子,神情自若地说:“你这理解是不对的,我让大家跑步,是要提高大家的体质,跟你有没有飞翼没关系的。再说了,有了飞翼就不用跑步了吗?若是在战场上你的飞翼受伤了,飞不了怎么办?不是还得要靠两只脚跑动不是?”

    “战场战场,你老说什么在战场上如何如何。如今我们血族平定了莫罗亲王的叛乱,打败了狂霸星人的军队,还降服了影族。天下太平的很,哪里还有仗可打。所以说,你们搞这种训练根本就是多余。浪费大家的时间,还折磨大家的身体。对此,我坚决抵制。不仅是我,这里的大部分人也都是这个态度。不信,你问问大家,是否是这样想的。”矮胖胡子气呼呼地说道。

    被他一煽动,其余士兵也纷纷叫嚷起来,说他们对这种训练有意见,不赞成。

    那名天道盟弟子听后,脸上也露出了怒色。他大吼一声,说道:“都别起哄,听我说。在军中展开训练,乃是血皇和我们盟主也就是你们的摄政王共同下的命令。对于军令,你们就算是不同意,也得执行。所以,现在都给我排好队,好好训练。不然,我就要军法从事了。”

    “不管是谁的命令都得合情合理。若是不合情理,我们是不会遵行的。大家说是不是?”那胖子又煽动说。

    经他一说,其余人也都说不会听令行事。

    听到此时,王落辰手下那些将军们可坐不住了,一个个都想上前制止那些士兵的叫嚷。但却被王落辰再次给制止了。

    只见王落辰朝他们摆了摆手,要他们不要采取行动。然后,自己便向人群内圈儿挤去。

    他身体坚韧,力大如牛,身体表面又有元力笼罩,挡在他前面的人一个个都被他给扒拉到了一边,挤进人群根本不费什么力气。因而,他很快穿过人群,到了这群人围成的圈子的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