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就和他一起走进了大帐。

    大帐之内,空间宽敞,设有血都以及附近的沙盘以及举行会议的长条桌和座椅等办公物品。

    王落辰他们便在长条桌旁坐下,开起了一个非正式会议。

    待大家落座,王落辰便向卓不群问道:“师伯,咱们带来的人不知如何安排的,是像以前咱们商议的那样,分成小队去血族各支队伍里去当教官,教导战士们修炼之法吗?”

    “不错,正是这样安排的。另外,为了方便大家学习和修炼,我们还印了一些小册子,将一些基础功法记录其中,发到大家手里,要大家研习。至于武技,则是集中起来,由咱们之中武技突出的弟子带着大家操练。这是普通士兵的教导方法。至于军官们,则是由我和你冷师兄阳师兄和他们一起,将两族的功法互相参悟印证。然后再根据每个人的情况,为他们制定提高的方法。”卓不群向他介绍了一下情况。

    “这样好,军官们一般都是战力比较高的。他们肯定都是修炼了一些有独到之处的功法,才有今日成就的。但越是这样,他们每个人的修炼情况便越是不同。使用统一的功法提高战力自然便是不妥的了。幸好师伯想的周全,想到了为他们制定针对性的功法的办法。不然,只怕他们经过训练之后,收效也会不大呢。”王落辰点了点头,称赞了卓不群这种进行针对性训练的做法。

    “说的正是,若不是有姑父这样的功法武技大师亲自坐镇,我们还真是无法将这项工作做好呢。因为,若是按照我和阳师兄的想法,到了这里之后,就把咱们最厉害的功法不加区分地传授下去,要大家研习修炼。那样做,肯定就没有师伯这样的方法效果显著了。”冷凌风一脸佩服地说道。

    “是啊,我这人平时十分自傲。这次通过这件事,我算是彻底地被卓师伯给折服了。而且,我想好了,打算也拜师伯为师,跟他好好学习一番。只是就怕师伯不肯收我,所以今日还请师弟给说些好话,让师伯收了我。不知师弟可肯帮忙啊。”

    一向傲娇狂妄的阳斩星,通过这件事不禁对卓不群佩服地五体投地,而且还想拜他为师。

    他这话才刚出口,不等王落辰为他说好话,卓不群便先摆了摆手说:“傻小子,且不说你是阳教主最看重的孙子,他不会同意你改拜他人为师。单说你修炼的功法吧,便与我的冰瀑神剑不是一个路子。有此两条,师伯也不能答应你的请求啊。”

    听卓不群这样说,阳斩星有些失望。但他还不死心,忙将眼睛望向王落辰,向他求助。

    王落辰笑了笑说:“师伯,如今冷月宫和炽日教以及咱们这一派都已经同属天道盟,中间便没有门第之别了。所以,您若收阳师兄为徒,阳教主肯定是不会说什么的。至于说他和您修炼的功法路子不同。天下的武功,其基本原理都有相通之处。想来您对其已经了解地颇深。以您对武功一道的领悟,当阳师兄的师父那自当是绰绰有余。有此两条,他既然想要拜您为师,您又何必拒绝呢?”

    王落辰讲出这番话来,卓不群才要说什么,却被卓应儿抢过话头说:“师兄,你这就不懂了吧。阳师兄要拜师,我爹总不能一口就答应了吧。他总要装模作样地谦虚一番才是呀。你怎么连这都想不明白呢。哈哈。”

    她这话说得卓不群顿觉尴尬,忙狠狠瞪了她一眼说:“臭丫头,你瞎说什么?你爹我哪里那样想了。好啦好啦,为了证明我却是没有这样的想法。斩星,你这个徒弟我收了便是。”

    阳斩星一听,高兴坏了,马上就从座位上站起来,退后两步,向他跪倒,说道:“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三拜。”

    谁知,他才刚拜了一拜,却被卓应儿拦住说:“阳师兄,别急啊。拜师可不是这样随便的。要拜的话,你可得挑个吉日良辰,弄些奇珍异宝来表表诚意才行。你说呢?”

    “吉日良辰,奇珍异宝?对,对对,师妹说的很有道理啊。那今日就先行过磕头礼,改天再举行个仪式,备齐礼物,正式拜师吧。”阳斩星不知卓应儿此话是计,忙说。

    卓不群忙说:“好啦,斩星,你起来。从今以后你便是我卓不群的徒弟了。至于卓应儿所说,你大可以当做没听见。别跟她小丫头一般见识。哈哈。”

    王落辰也从旁拉过卓应儿说:“应儿啊,我真是服了你了。你是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获得礼物的机会啊。怎么着,你这是想趁着阳师兄拜师,狠狠敲他一笔吗?”

    “师兄,你怎么胳膊肘向外拐?阳师兄的爷爷是教主,肯定很有钱。我趁这个机会跟他要点礼物,对他来说还不是九牛一毛?再说了,我要了礼物,还不是省你的钱了。你还给我说破了。哼,真是笨啊。”卓应儿笑着在王落辰胳膊上打了一下,埋怨说。

    阳斩星此时已经听出卓应儿刚才所言是跟自己开玩笑了,忙起身到了卓应儿身边说:“师妹,如今我已经拜在师父门下。以后咱们就是亲兄妹了。大哥的还不就是你的吗?你放心,只要你想要,我搜罗的一些好玩儿的金贵的东西,就全都送给你好了。”

    “真的?果然是亲师兄,就是不一样。不过,你也不用怕。我是不会把你的财宝都搜刮干净的。总会留那么一点给你的。哈哈。”卓应儿见他这样大方,心里很是高兴,言语间便也同他这个刚入门的师兄亲近了几分。

    他们几人的说笑,令大帐内的气氛变得十分活跃。

    因而,在随后王落辰向大家征求关于训练有什么意见时,他们的发言都很踊跃。

    王落辰很仔细地听取了每一个人的发言,并将一些有见地的建议当场编进了训练大纲中。

    当大家发表完自己的意见,他说:“感谢大家对此次训练工作的热情支持。这次训练关乎到血族军队战力的提高,也关乎到咱们今后战争的胜利与否,相当重要。所以,我希望大家能够切实地将咱们大纲规定的东西落实下去。把训练搞好,争取在有限的时间内将士兵们的战力提高一大截。好,要说的便是这些了。下面,咱们到士兵们中间去实地看一看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