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思雅听后,笑了笑说:“师兄也学会客气了。你要修建传送阵,在族里的时候尽管跟我父亲说便是。先前不说,如今却又通过我去说。多麻烦啊。不过呢,对于你要求之事,小妹自然不会推托了。你请放心,饭后我就和父亲通话,让他派人带齐材料来帮你修传送阵。”

    “哈哈,那就有劳师妹了。这件事呢,我在星族时也是想说的,可当时不是刚从劳师叔那里要了点好处吗?如果接着再提出要他帮我修传送阵,我实在有些张不开嘴啊。”王落辰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

    “思雅,听到没有,师兄的意思是他的脸皮突然薄了起来,就没好意思对劳师叔说。嘿嘿。”听了他这话,卓应儿从旁玩笑道。

    “应儿,我怎么听着你这话不像句好话啊?”王落辰假装没听明白她话里的意思,装模作样地问道。

    “哈哈……”

    原先大家还没有因为卓应儿的话发笑,如今听他一问,反倒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们都笑什么啊?难道你们也觉得我脸皮厚吗?”大家的笑声中,王落辰故意揪着自己的腮帮子,做出一副滑稽的样子,一本正经地问道。

    “哈哈……”

    他的样子和问话,将大家又给逗笑了。

    “你们,你们别笑了,再笑的话。我就要脸红了。”王落辰做出一副娇羞状。

    “哈哈,求你,求你别再逗我了。我已经笑得肚子疼了。”妮蒂亚忍着笑意,按着自己肚子恳求说。

    “是啊,吃饭的时候不宜发笑的。辰,你就别再逗我们了。”罗凝玉将一只手帕捂住自己的嘴巴,强令自己不要再笑了,也对他说。

    “哈哈,师兄最坏了。害得人家脸都笑疼了。”卓应儿笑得脸上肌肉疼,指着王落辰埋怨说。

    而宁木晴子,则是将头靠在他肩上,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说:“我的王,你还是人家认识的那个大英雄吗?”

    唯有劳思雅,大概是因为笑点很高,并没有大笑,只是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一个浅浅地微笑,默默看着大家。

    王落辰怕大家笑岔气了,忙说:“那个什么,大家不要笑了啊。下面咱们说正事儿。饭后呢,思雅便去向族中要人。妮蒂亚的呢,就留在宫中安心养胎。其余的人呢,就随我去会同卓师伯已经其他师兄弟,到军营中视察操练血族士兵的事。不知这个安排,大家有没有意见?”

    对此,大家并无意见,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

    随后,他们吃过饭,就按照事先说好的,各做各的事去了。

    王落辰带着卓应儿她们三个离开血皇宫,去往位于血都外的军营,同卓不群、冷凌风和阳斩星等人会面。

    自从上次发生了莫罗亲王反叛的事情后,血族的百万大军便常驻在血都城外,以备不时之需。

    这些军队,除了一部分驻扎在城外的小镇和乡村外,其中大部分都是露营。因而,他们那连绵不绝的营帐便成了城外一道新的风景线。

    王落辰飞行在空中,看着脚下这好似没有穷尽的营帐群,不由地为其壮美所折服。

    他指着这些营帐对身边的三女说道:“大家快看,咱们这边是不是也可以称得上兵强马壮了?”

    卓应儿马上摇了摇头说:“师兄,人多可不一定强大。您别忘了,血族虽然人多且有飞翼可以飞行,但人家狂霸星人却拥有先进的科技啊。所以,总体上来讲,咱们这边的实力比起他们来还是弱上一些的。”

    王落辰听了,点点头,说道:“是啊,的确如此。要不然的话,我也不会专门从圣境带一万多师兄弟过来了。其目的,便是要提高血族战士的战力,从而提高血族军队的整体实力啊。说到这儿,应儿,你比我来得早。可知师伯他们这几日训练士兵的工作进展的如何了?”

    “师兄,你这大盟主安排的工作,我爹他们岂敢怠慢?他们到了血域之后,先是和妮蒂亚以及血族的王公大臣们开了个会,将你的意思向他们说了。你是他们的摄政王,妮蒂亚姐姐又支持,血族的人自然是无人反对了。他们都对你的举措表示支持。因而,他们就同我爹爹和师兄他们共同商议出来了一个训练纲要。在我爹他们到了第二天,便开始了对血族战士的训练。不过呢,具体怎么训练的以及这几人效果如何,我不关心,所以就没去看。你若想了解的话,还是等会去问我爹他们吧。”

    卓应儿简单地介绍了一下训练血战战士的事,便伸手指着下面一处体型巨大的营帐,告诉王落辰那里就是卓不群他们住的地方,要他去向他们了解详细情况。

    王落辰听后,笑了笑,便招呼着她们一起向着那营帐落下。

    降落了一半,大营中就飞出了一队担任警戒的血族战士。

    他们手持血神红芒,见到王落辰后便问口令。卓应儿便将手中的一块腰牌朝他们晃了晃说:“摄政王殿下前来视察,还不赶快前面带路?”

    那腰牌刻有血族王室的印记,士兵们见了,便知道来了大人物。又听她说出来人是摄政王,他们赶紧向前见礼,请王落辰原谅他们有眼不识泰山,惊扰王驾之罪。

    王落辰笑着冲他们摆了摆手,说:“不必惶恐,也不必多礼,不知者不怪罪。都请起身,前面带路吧。”

    士兵们忙依命带路,王落辰他们四人就在这一队人的护卫下降落到了那顶大帐前。

    他们才一落地,便马上另有负责警卫的士兵上来查看情况。见到王落辰后,了解了他的身份和来意,忙去大帐中通传。

    王落辰自然不会真等着别人出帐来迎接自己,便跟在他们身后向着大帐而去。

    才走到门口,就听见卓不群的笑声响起。接着,他便带着冷凌风和阳斩星以及天道盟与血族军队两方的将军们,由帐内迎了出来。

    一见他亲自来迎接自己,王落辰忙向前行礼,向他说道:“师伯,您何须客气,我自己进去也就是了。”

    “哈哈,咱们身在军营,便要公事公办。你是天道盟的盟主,又是血族的摄政王,我们现在统统都是你的下属,前来迎接当然是十分应该的了。”

    “哈哈,师伯说笑了。咱们师徒之间还讲这个?还有师兄和各位将军们,咱们快别客气了。一起进帐内说话吧。”王落辰和大家见过面,爽朗一笑,说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