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王落辰说自己怀的是个男孩儿,妮蒂亚惊喜地问:“什么?男孩儿?真的吗?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当然是看这里了。你瞧瞧,他这里长成这样儿,不是男孩儿是什么?”王落辰将神识关注的焦点转移了一下,给妮蒂亚看了看证据。

    妮蒂亚看了胎儿身上的男性特征,高兴地一把抱住王落辰说:“果然是男孩儿。真是太好了。这下,我血皇的位置有人继承了。”

    “女孩儿不一样也可以继承吗?你不就是女孩儿?还不是一样继承了你父亲的位置?”王落辰见她竟然有重男轻女的意思,感到很奇怪,忙问。

    “就继承权上来说,男孩儿女孩儿当然一样了。可是我们血族人呢,十分崇拜力量。而女孩儿的力量相比起男孩儿来,天生就弱小一些。并不利于凝聚族人,实现王室统治的长治久安的。因此,现在若不是我父皇还健在,而且还有你这样一个强势的丈夫辅助,恐怕血族已经陷入内乱了。我这不是危言耸听,而是有历史根据的。这下你明白为什么我希望自己可以生下一个男孩儿了吧?”妮蒂亚对王落辰解释说。

    “对于血族你比我了解,既然你这样说,那必定就是有道理的了。这下好了,天遂人愿,你怀的是个男孩儿。高兴了吧。哈哈。”王落辰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笑着说。

    “高兴,当然高兴了。你不高兴吗?”妮蒂亚看他好像对自己所怀的是男是女并不特别在意,因而问起他的想法。

    王落辰在她的鼻子上轻轻捏了一下,说:“我当然也很高兴了。傲云已经为了生了个女儿,我正想要个儿子呢。现在你马上就要给我生一个出来。可谓是正合我意。哈哈。”

    “你喜欢就好。听你刚才那样讲,我还以为你只喜欢女儿,不喜欢儿子呢。既然你也喜欢儿子,那我就好好地安胎,也好顺顺当当地把咱们儿子给生下来。”妮蒂亚轻抚着自己隆起的腹部,一脸幸福地说道。

    王落辰用手理了理的秀发,将她抱在了怀里,也是一脸的幸福。

    两人正沉浸在幸福的氛围当中,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师兄,妮蒂亚姐姐好些了吗?我们特地过来看看她。”

    听声音,却原来是卓应儿在客厅等得不耐烦了,特意跑过来找他了。

    王落辰忙将妮蒂亚松开,从床上起来,对妮蒂亚小声儿说:“她们来看你,正是和解的好时候。你可不要忘了刚刚和我说的那些话啊。”

    “知道啦,你就放心吧。心里的心结一打开,我自然是不会再和晴子妹妹不对付了。”妮蒂亚从床上坐起来,笑着对他说道。

    见她同意了,王落辰便点点头。边向门走去,边对门外的卓应儿说道:“应儿,你妮蒂亚姐姐身体已经好了很多了。你们都进来吧。正好,她也正想见你们呢。”

    说着,他打开了门。卓应儿、罗凝玉和宁木晴子便从门外走了进来。

    经过门口时,卓应儿向王落辰投射过来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意在问他,妮蒂亚是否真的已经“好”了。

    王落辰会意,便冲她轻微点头,笑了笑。

    卓应儿便拉起宁木晴子的手,向妮蒂亚走去。

    到了她的大床边,卓应儿向正准备起身的妮蒂亚说:“妮蒂亚姐姐,你一说身子不好,我们几个就都担心坏了。尤其是晴子姐姐,更是着急的不得了。非要跑过来看望你不可。”

    说完,她扯了扯宁木晴子的衣袖,意思是要她表示一下关心。

    宁木晴子本不愿意说,但禁不住卓应儿撺掇,又见妮蒂亚见到自己时脸上的神情热情了许多,便走向前去,拉起她的手问道:“血皇是血族和影族两族共同的领袖,日夜为两族人民的福祉操心费力的,定然是十分辛劳的。不然也不会身体抱恙的。可为了天下苍生,您也不要过于操劳了。特别是现在又有了身孕,还请多注意休息啊。”

    听她说话的语气,完全是一副臣下对君王的样子。妮蒂亚知道她心里必定是已经疏远了自己,忙说:“妹妹何以如此见外?要以血皇相称?你同应儿她们一样,都是我的好妹妹。所以,以后切不可再这样说话了。不然,我会生气的。”

    “就是,晴子姐姐。你怎么还打起官腔了。哈哈。什么血皇不血皇的。咱们姐妹之间,一向都是不讲这样的话的。对吗?妮蒂亚姐姐?”卓应儿也假意纠正宁木晴子的说法。

    妮蒂亚更是进一步说道:“正是这样说的。我们都是辰的爱人,彼此间不分高下的。咱们之间的关系,更不受咱们身份的影响。妹妹以后可千万不要这样说话了。”

    宁木晴子听了,望了王落辰一眼说道:“姐姐的话我记下了。不过,说实在的,为了他,我并不在乎自己的身份如何的。只要能在他身边,即便为奴为婢,我也愿意的。”

    “傻话,大家都是一样的姐妹。哪里会有人要你为奴为婢了啊。就算我是血皇,你是影族的公主,我们在辰的身边也一样都是平等的。你啊,以后可千万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了。不然,人家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不好,要以权势压你一头呢。”听她这样讲,妮蒂亚唯恐王落辰误会自己,忙要宁木晴子以后不要这样说了。

    “不是,不是,姐姐。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宁木晴子怕她误会自己是在当着王落辰的面告她的状,忙出言解释。

    大概是怕她们两人越解释,越容易将事情给搞得复杂起来。从进门后一直没有说话的罗凝玉,向她们两个摆了摆手说:“两位,既然辰在这里,我看你们就不用多说什么了。他是咱们的主心骨,还是听听他怎么说吧。”

    “这个嘛”,听罗凝玉将球踢到了自己这里,王落辰不禁挠了挠头说,“说起来呢,这事儿终究还是怪我不好。当初我就该亲自将晴子带回血都,将话跟妮蒂亚讲清楚,同时让两人好好地结识一下,谈谈心什么的。那样的话,也就不会有今天的误会了。不过,我相信,即便是今天才把话说开,也并不会影响她们两人之间的关系的。因为,我知道,她们都是爱我的。因为这份爱,她们是不会真正将对方当成外人的。对吗?”

    王落辰的这番话仿佛说出了她们两人的心声。她们听了,连忙点头,表示他说得实在是太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