妮蒂亚被他追问了,大概是不想回答吧,一下把身子转过去,说:“还能有什么原因?就是这两个而已。”

    “行啦,你不要骗我了。我知道,你嘴上虽然不说,但你的心里对于影族人其实还是十分憎恨的。毕竟,你的母后和弟弟妹妹都是因他们而离世的。可是,妮蒂亚,你也应该很清楚,制造那次爆炸的不是宁木晴子他们这些人。而是他们之中的害群之马。现在,那些人已经被推翻并受到了惩罚。血族和影族也已经达成了友好条约。晴子又带了那么多人过来帮咱们。无论如何,你是不应该再对他们心怀芥蒂的。”王落辰见她不肯说,便直接将她不喜欢宁木晴子的真正原因给说了出来。

    “你,你为什么要这么聪明呢?怎么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你?就连人家心里怎么想的你都知道。不错,我不喜欢她,除了她分享了你的爱,最根本的原因还是他们这一族对我家人的伤害。说真的,虽然签订了条约,我也明白要与他们友好相处,可我还是无法对过去之事真正释怀的。所以,在面对宁木晴子时,总不免要流露出一些内心的情绪出来。而且,有时候,还会因为她的到来,对你也产生一丝怨恨。怨你不该跟她好。辰,你说我这是怎么了?是不是说明我这人心理素质很差啊?”

    被王落辰揭穿了心中的真正想法,当着自己最亲的人的面,妮蒂亚忍不住将心里最真实的一面呈现了出来。

    听她对自己吐露心声,王落辰一把将她抱住说:“我知道,妮蒂亚,我知道。你亲人的离世对你心灵的伤害很严重。这是正常的。是人都会产生这样的反应。其实,他们的离去时,我也是十分伤心的。要不然,当时我也不会发狠说要将影族族灭。可是,当我到了影族,见到影族人的那些老幼妇孺,那些鲜活的生命,让我又狠不下心真将他们全部杀死了。”

    “恰在此时,宁木晴子闯入了我的人生轨迹里。我当初遇到她时,她正被人追杀。一个柔弱女子,为了全族人能够过上和平安生的日子,不惜押上自己的性命做赌注,从机关重重的地方偷出对影族意义重大的影神珠。以向血族大军表达诚意,换取和平。这需要多大的勇气?因而,她出现在我面前时,便是给我留下了极深刻的印象。”

    “这样一个女子,令我更加看到了影族人善良和渴望和平的一面。也更加软化了我对他们全族的杀心。之后,她带着我回到影族,和我一起出生入死。让我看到了她身上所具有的其他优点。说实在的,我心里对她真就有点喜爱了。只是,我心中一直不曾忘记影族对你家人所做的一切,并不敢接受她的爱。后来,我怕自己忍不住会接受她,便想着早点离开。谁知,阴差阳错的,却和她发生了关系。这样一来,我就不好再拒绝她了。”

    听王落辰讲述着他跟宁木晴子之间的事,妮蒂亚明白了王落辰即便是在接受宁木晴子的过程中,也是没有完全忘记自己的。心中不禁十分感动。

    她用手掌挡在王落辰的嘴巴上,说:“行了,你别说了。我已经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你说得对,影族之中也并非全是十恶不赦的坏人。我不应该因为他们之中某些坏人所做的坏事,就否定了他们整族人的。更不应该因此就对晴子妹妹心生厌恶,冷淡对待。你放心,从今日起,我一定会善待她的。”

    “这就对了嘛。好啦,你们两人之间的芥蒂我算是替你们化解了。这事儿呢,也就算是过去了。现在,还是让我看看咱们的宝贝儿子在你肚子里老实不老实吧。哈哈。”

    听到妮蒂亚这样说,王落辰心中当然是很高兴了。而且,他也相信妮蒂亚既然这样说了,以后一定不会再像从前那样对宁木晴子了。于是,便不再纠缠这个话题,而是将手放在妮蒂亚的小腹上,说起他们两人孩子的事来。

    “他啊,可不老实呢。一天总要动上许多次的。不信,你摸摸看,他现在就在动呢。”说起腹中胎儿,妮蒂亚脸上充满了娇羞和柔情,把手按在他的手上,引导着他感受那小家伙的胎动。

    “他的确在动。我感觉到了。不过,光用手这样摸一下,感觉并不真切。妮蒂亚,你想不想看看孩子现在的模样,瞧瞧他在你腹中的情形?”王落辰感应了一下胎动后,笑着向妮蒂亚问道。

    “想是想。可是,辰,这里并没有透视的设备啊。我们要怎样才能看到他呢?”妮蒂亚有些不解地问。

    王落辰便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说:“你忘了,我的神识可是很强大的。通过它,我是可以感知到你腹中的情形的。”

    “我知道你能感知到啊。可是,你能感知到又如何?那也只有你自己知道他的情形啊。跟我又有什么关系,我又没有这样的能力。”不懂他为什么要这样说,妮蒂亚歪着头,有些遗憾地说道。

    “你没有这样的能力没关系的。我可以将我所感知到的情形变成意念传递到你识海中的。那样,你便也可以知道咱们的宝宝在你腹中的情形了。”王落辰笑着对她解释说。

    “真的?那还等什么,赶快用你的方法帮我看看宝宝吧。”妮蒂亚听说他居然有这样的本事,高兴坏了,立刻便要他透视自己腹中的情况。

    瞧着她高兴的样子,王落辰笑了笑,要她躺好,便将手轻轻按在她的小腹上,以神识感知起她腹中的情形来。

    待神识到达了她的腹中并传回了其中的信息,他便将这信息变成意念,投送进妮蒂亚的识海中。

    这些意念在妮蒂亚的识海中马上就转化成可以为她所接收的信息,她便如同亲眼所见一般,看到了腹中胎儿的情形。

    “这就是咱们的孩子吗?怎么这么丑?你看,就像个小老头儿似的。”妮蒂亚见到眼睛紧闭,好像睡着了一般的胎儿,发出了一声惊叹。

    “他还没有完全发育成形,当然是有些奇怪啦。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他的确是个男孩儿。是你特别想要的儿子。哈哈。”

    王落辰笑着向她解释了一下胎儿现在为什么看起来有些丑,并告诉了一个令她更加惊喜的消息。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