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是怕他吃不饱,劳心让人送来的饭菜还是很丰盛的。但这颇为丰盛的饭菜,却被他只用了不大会儿的工夫就吃的干干净净。这让送饭来的人,不禁暗暗佩服他的饭量。

    他们的这佩服难免会在神情中流露出来。王落辰神识超绝,他们的表情自然逃不过他身上的感知。眼见他们在自己饭后脸上流露出这样的表情,他不禁不好意思起来。

    他对他们说道:“不好意思,让大家见笑了。我实在是饿极了,所以吃相难看了些。嘿嘿。”

    “王盟主说哪里话来?我们怎么会笑话您呢。您战力超绝,自然消耗就会迥异常人。饭量大些是应该的。我们都理解。”送饭的人中带头的那个,听了王落辰的话,忙笑着说道。

    “不笑话我就好。哈哈。谢谢各位师兄理解。饭已经吃完,辛苦各位了,请回吧。”听对方这样说,王落辰忙客气的地说。

    那人听了,便让大家收拾碗碟食盒等物品,并向王落辰问道:“王盟主,我们这就走了。在走之前,按照族长的吩咐,我想请问您,不知下次的饭菜您希望我们何时送来?”

    “对我来说,时间还是挺紧张的。因此,这一天之中,除了凝练星石之外,尽量不被其余的事情占用。其中,就包括吃饭。所以,这饭嘛,我每天只吃一顿便好。也就是说,请师兄明日仍旧在这个时间将饭菜送来就好。”

    “王盟主为了事业真可谓是废寝忘食啊。那好吧,我们便遵从您的意见,明日这时候再送饭菜来好了。”

    说完,那人便带着送饭之人离开了。

    他们一走,王落辰稍微活动了一下腿脚,便立刻再次盘坐于地上,凝练起星石来。

    王落辰这样废寝忘食地凝练星石,一共用了半个月的时间,才将足够五十艘飞船使用的星石给凝练出来。

    等到星石数量已经够了,王落辰便走出星耀塔,向劳心告辞。

    见他出塔,劳心忙问:“落辰,星石这么快就凝练出来了?哎呀,你这速度,可真是惊人啊。说实在的,若是你能长期留在我们这里,帮我们凝练星石多好啊。哈哈。”

    “师叔说笑了。我要能有这样清闲,便也不需如此赶时间了。唉,半个月过去了,也不知血域那边怎么样了。因此,我得马上赶过去了。至于星石,便只有劳烦师叔差人给我送过去了。”王落辰苦笑着对劳心说。

    “这个好说。你先过去,我随后便叫人将星石送过去就是。除此之外,不知你可还有其他需要我相助之处没有?有的话,尽管说,我定举全族之力,鼎力相助。”劳心十分爽快地问道。

    王落辰挠了挠头说:“不瞒师叔,我还真有。不过,却不需星族全族都为此帮忙的。我只需要几名飞船的技师即可。您也知道,飞船这东西若想发挥效能,后勤保障是必不可少的。所以……”

    不待他说完,劳心便笑着说:“这事儿不需你说的。我早已叫人着手准备了。不仅技师我给你备好了,就连飞船维修保养所需的零件和武器也为你备下了几十套。相信足够你们飞船所需的了。”

    “师叔,您真是考虑的周到。这真是叫我不知该说什么好了。”听到劳心如此用心帮自己,王落辰不禁十分感动。

    劳心便说道:“好啦,这些客气话就不要跟师叔讲了吧。哈哈。要说的话,你帮了我们星族这么多忙,我又该说什么呢?”

    “好,不说了。师叔,多保重,我走了。”王落辰知道自己无需跟他多客气,便不再多说什么了。只将双手一抱拳,向他告辞。

    “哎,落辰,一路保重。哦,对了,替我照顾好思雅啊。”劳心也向他一抱拳,说道。

    王落辰向他用力点了点头,说声放心,便走进了传送阵中。

    向大家招了招手,他便在传送阵亮起的光芒里,消失了。

    告别了星族众人,在经历过一段光彩斑斓地时空旅行之后,他到了血域这头的传送阵中。

    光芒消失,他的身影由传送阵中显露出来。守护传送阵的血族士兵顿时欢呼起来。

    “摄政王回来了。大家快向血皇报告消息啊。”

    随后,大家便齐刷刷跪倒在他面前,高呼:“参见摄政王,摄政王万岁。”

    “哈哈,大家无需多礼。你们守护传送阵辛苦了,都起来吧。”他向大家挥手,要大家起身。

    士兵听令,站起身来,呼啦一下围过来,同他握手。

    王落辰便和大家一一握了,然后告诉他们说,在自己之后还将有一些星族人以及物品要被传送过来,要他们到时好好接待。

    士兵们听了他的吩咐,忙表示,要他尽管放心,他们一定将客人接待好。

    嘱咐完大家这件事,他便和大家告别,离开了传送阵所在的宫殿,向新血皇宫飞去。

    才到半路,便遇见了听到消息后前来迎接自己的卓应儿等人。

    隔着远远地,卓应儿便向他喊道:“师兄,你怎么这么磨蹭?这么长时间才过来?”

    “没办法啊,我总得把所需的星石都给凝练出来才能来吧?怎么样,比我早来这些天,没惹什么事吧?”

    卓应儿说是在星族等他,但仅仅过了三天,便忍受不了星族那封闭的环境,拉着劳思雅先行一步传送到血域来了。

    王落辰担心她在这段时间内会惹是生非,所以一见面就忙问她有没有惹出事端来。

    “没有?我能有什么事呢?只不过,倒是你啊,人虽然没在,却是惹出了是非了。哈哈。”卓应儿到了他面前,没头没脑地说了句令王落辰听得十分疑惑的话。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师兄我不在这里,怎么还能惹出是非来?你快把话给我说清楚。”王落辰知道她既然这样说,必定是意有所指,忙问为何这样讲。

    “什么是非?还不就是你在影族那位的知己喽,她终于按捺不住寂寞,来血域找你来了。你想想,她一来,我妮蒂亚姐姐和罗凝玉姐姐,她们两个能高兴吗?尤其是我妮蒂亚姐姐,如今正处于孕期,脾气有些烦躁,难免跟我那位晴子姐姐有些不对付。你是不知道,这两天她们明里暗里的可是没少斗争了呢。哈哈。”

    卓应儿是藏不住话的主儿,王落辰一问,她便将所谓的是非对他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