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心一听,忙说:“落辰,你太谦虚了。我们星族这套功法已经创立了几千年了,使用过它的人可谓是数也数不清了。可这其中却没有一个人能像你这样发现什么小窍门儿,以这样的速度凝练出如此多的星石来的。所以说,落辰你今日真是又创造了奇迹了。真是令人不得不由衷地佩服你啊。”

    “呵呵。师叔,不瞒您说,我自己也没有想到我只是将功法稍微改造了一下,竟然会产生了这样的后果。”

    过度的谦虚便是虚伪了。王落辰不想给人以这样的印象,便不再说谦虚话。因此,就将自己改造功法的事给说了出来。

    听他说能够如此迅速凝练星石的原因,竟然是因为改造了原来的功法。劳心眼睛一亮,激动地说道:“改造功法?这是只有像劳九归和元化极祖师他们那样的大宗师,才能够做到的事啊。想不到落辰你竟然做到了。啧啧,这就更令人惊叹了。来,你快跟师叔说说,你是如何改造功法的。也好让师叔将这套功法在族人中推而广之,提高他们凝练星石的速度。”

    对于他这个要求,王落辰并没有吝啬,忙将自己改造后的功法,原原本本地传授给了他。只是,在传授的时候,他只是并未提及自己拥有小宇宙和五彩轮盘的事,更未提及自己在增加了运行的经脉之外还对所有的经脉进行了拓宽的事。

    在听他讲完改进后的功法后,劳心试着运行了一下,发现被王落辰改造过的功法竟然真的可行。忙说:“落辰,你真是太厉害了。倘若今后大家都按照你的功法去凝练星石,那速度肯定是提高了许多的。”

    其他人也试了试,也验证了功法的可行性,体验了它凝练星石的速度。

    在见识了这功法的神奇之后,他们纷纷兴奋地发出了惊呼。

    就在此时,有人向劳心说出了心中的疑问:“族长,不知你发现了没有,在这里,以王盟主的功法居然是可以凝练出星石的。也就是说,这里跟我们凝练星石的地方不同,是有能量的。您说,这是怎么回事儿啊?”

    对他们的这种疑问,劳心也不知该如何回答。

    倒是一旁的王落辰,在听了那人的疑问后,了解了一下情况,说道:“听这位师兄所说,好像刚才的时候他们所在之处都没有能量了。对此,我有个想法。也不知对不对,要不我说给大家听听,您看如何?”

    劳心等人听了,忙示意大家安静下来,听他给大家说说他的看法。

    等到大家安静下来,王落辰笑着说道:“劳师叔,各位长老各位师兄们,请听我说。关于星耀塔中突然有好多地方没有了能量,大概是这么回事。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咱们现在所处的地方,应该是宇阵中的能量向星耀塔溢流的入口吧?也就是说,就像流入水库的入水口一样,若是有人以某种方法将涌入星耀塔中的能量全部给截留,那么星耀塔中便会没有新的能量注入了。对吗?”

    “落辰,你的意思是不是说,是你刚才疯狂地凝练星石,导致了溢流到星耀塔中的能量全被你截留了,所以才造成了星耀塔中很多地方能量消失了的,是不是?”他的话令劳心马上想到了他要说什么。

    王落辰点点头,说道:“不错,我正是这个意思。要不然,为什么大家所在的地方都没有能量,唯独我这里有呢?不过,我想现在大家那里应该很快便会有能量了。因为,我感受到此处的能量已经再次变得浓郁起来了。待这里能量多的盛不下之后,它们便会向其他流动的。”

    听他说完,大家感受了一下此地的能量。很快就发现他所言没错,这里的能量的确已经浓郁了起来。

    他们之中便有人对劳心说:“族长,事情应该就是王盟主所说的那样。是他快速凝练星石导致了能量被截留,使得其他各处能量变得稀薄,不足以凝练星石了。现在,这里的能量已经重新浓郁起来,其他各处理应很快便会再次充满能量了。既然如此,大家战力低微,待在这里身体会受到过于浓郁的能量的伤害。不如就此散去,各自去凝练星石吧。”

    “言之有理,大家就此散去吧。”那人所言极为有理,劳心就依他所言,让大家各自散去。

    族长下令,大家自然要听。于是,他们便离开了这里。很快,此地只剩下劳心和几位星族的长老。

    劳心便于此时对王落辰说道:“落辰,你一下子凝练出这么多星石,肯定累坏了吧?不如先歇息一下,回头再来凝练。”

    “不行啊,师叔。血域那边情势不妙,战争随时可能爆发,我必须争分夺秒地将星石给凝练出来,好赶紧赶过去备战啊。所以,您的好意我领了。我不用休息的,还是继续在此凝练吧。只是,我这肚子还真是有些饿了。能不能请师叔派人给我送点食物来啊?”王落辰谢过了劳心的好意,提出来一个小小的要求。

    “食物的事好说,我这便让人去办。只是,落辰,师叔还是要提醒你一句。。虽说赶时间,你也要多注意一下身体啊。”劳心嘱咐他说。

    “师叔放心,我心里有数。若是感觉身体吃不消的话,我自会停下来休息的。”王落辰向劳心施礼致谢后,说道。

    听他如此说了,劳心也不好再说什么了,便带着众位长老离去了。

    他们走后,王落辰马上又坐了下来,继续凝练星石。

    这一次,他没有像原来那样疯狂。他刻意压制着自己凝练星石的速度,以使得宇阵溢流出的能量不被自己给完全截留。

    他也不是铁打的,过度运行功法对身体难免会产生一些伤害。时间久了,也是会吃不消的。

    因此,他将速度降下来,便既可以轻松地凝练星石,又可以保证自己的健康了。同时,也能够让星族的那些人的工作不至于受影响。是对人对己都十分有利的事。

    他这样凝练了一会儿,饭菜便送到了。

    饭菜的香气勾起了他的食欲,他便停止凝练星石,大快朵颐起来。

    他吃饭向来是很快的,更何况现如今又正在饿头上呢?因此,那些饭菜很快便被他给吃了个一干二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