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这名负责人心中疑问生出之时,那些脚步声的主人已经来到了他的近前。

    他们纷纷向他汇报,自己凝练星石之处也没有能量可吸收了。问他他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怎么办?怎么办?我哪儿知道该怎么办啊?这种情况以前又从来都没有发生过。这回的事情大发了,我看不如还是请族长和长老们来处理吧。”负责人感觉这事儿自己是绝无能力处理的,便赶紧差人去请族长劳心和长老们。

    星石关乎着星族在圣境中的地位,也决定着他们对于五极门和天道盟等势力的价值。若是没有了星石出产,只怕他们这只力量弱小的种族,在圣境中的处境便会更加不妙。

    更为重要的是,他们都清楚,星耀塔中的能量来自于他们老祖当年布置下的宇阵。千百年来,这宇阵一直都会有能量散逸到这塔中来。如今突然就没有了,是不是说明宇阵出了问题了。

    宇阵关乎着整个圣境的安危,可马虎不得。因此,出了这样的事,大家都不敢等闲视之,马上便有人按照负责人的命令,火急火燎地去请族长等人去了。

    大概因为这是头等大事,族长劳心他们也是不敢等闲视之。因此,在请他们的人去了没有多久之后,他们便火速赶到了。

    大家见面,劳心向大家详细地了解了一下情况,并也亲自以功法试了一回,确认了大家所说非虚,也慌了。

    他眉头紧皱,一脑门儿冷汗地说道:“这是要出大事吗?星耀塔关乎咱们星族的命运,宇阵关乎整个圣境的存亡,可千万不能有事的啊。可现如今,却偏偏就出了事了。这可如何是好呢?”

    见他如此焦急,与他同来的一名长老忙说道:“族长,您别光顾着焦急啊。依我看,星耀塔中突然没有了能量,只怕是仍与宇阵有关。不如还是从宇阵着手解决问题吧。现如今,那位天道盟的盟主王落辰不是就在咱们族中吗?上两次宇阵出现状况都是由他给解决的。正好这次他就在这里,不用专门去请了。我看不如还是赶快请他出手解决吧。”

    “对啊,您老人家这话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你看我这脑子,遇事怎么就糊涂起来了?放着王盟主这位能人不去请,却在这里着急上火。哎呀,不好,王盟主。走,大家快随我去找他。”

    听那位长老提起王落辰,劳心心中顿时安定了许多。可一想到他如今也在星耀塔中,且还在塔中能量最为浓稠狂暴之处,他刚刚放下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儿了。他赶忙招呼众人随他一起前去王落辰凝练星石的地方,查看他的情况。

    见他这样,大家便知王落辰现在的处境只怕不好,便不敢多问,安静地跟在劳心的身后前去王落辰所在之地。

    这一路上,因为担心,劳心情不自禁地嘟囔:“列祖列宗保佑,可千万别让王盟主出事啊。若是他出了事,只怕咱们这支星族便要遭殃了。”

    这样碎碎念着,他带领众人一路小跑到了王落辰凝练星石的地方。

    但到了那里之后,他们全被眼前的景象给惊呆了。

    只见,在昏暗的星耀塔内,出现了一处光彩流转的所在。而那些光彩的光源,却是一堆一人多高的星石。

    只不过,星石虽然就堆放在那里,却不见王落辰的踪影。

    这下,劳心彻底慌了,赶忙大声喊道:“落辰,你在哪里?你没事吧?”

    如此叫了几声,却不见有人回答。他更加着急了。忙对大家说:“大家别愣着啊,快给我找人。”

    听了他这话,随同他前来的人马上便散开,边扯着嗓子喊王落辰的名字,边找寻他的下落。

    当大家杂乱的叫喊声响起之时,他们突然瞧见那一大堆星石中间的位置有了动静。

    只见星石纷纷滚落,一个人头从星石堆里冒了出来。

    这人头一从星石中钻出,便向大家说道:“唉,没想到已经凝练了这么多星石了。居然把我自己都给埋起来了。真是好笑。哎呀,不好,我被星石给压住了,大家快过来把我给扒出来啊。哈哈。”

    “是王盟主的声音。大家快过去帮忙。”劳心认得王落辰的声音,听到他如此说,忙叫大家过去把他给弄出来。

    大家一听,忙围了过去,七手八脚地将星石给弄到了一旁,将王落辰从星石堆中扒了出来。

    待王落辰从星石中出来之后,劳心过来问道:“落辰,你可把我给吓死了。这是怎么回事儿啊?你怎么到了这星石堆里了?哦,对了,这里哪来这么多星石,莫不是都是你凝练的?”

    “哈哈,劳师叔,你说的不错,这些星石正是我凝练的。至于我为何会被埋在了其中。说来好笑,当我发觉凝练星石这事儿十分容易之后,为了早日把所需的星石给凝练出来,便卯足了劲儿拼了命地凝练。不知不觉竟然进入了一种忘我的境界,结果就连星石已经多到把自己给埋了都没有发觉。你说好笑不好笑。”王落辰笑着对他解释说。

    听了他这番话,那些星耀塔中凝练星石的弟子顿时炸开锅了。

    他们议论纷纷起来。

    一个人说:“一个人凝练出这么多星石?而且还是在忘我的境界下凝练出来的。这简直太神奇了。这位王盟主是怎么做到的啊。”

    “是啊,是啊。我们凝练一颗星石要耗费好大的力气,还要耗损寿命才能成功,何时像他这么轻松过?”

    “我倒觉得这事儿一点都不奇怪。你们可别忘了,他是什么人啊?他可是曾经维护了两次宇阵的人哪。先祖遗留的那么精妙的大阵他都能够维护。何况是凝练星石这种咱们普通人都能做到的事儿呢?”

    这些议论全都传到了劳心的耳朵里,他不禁更加佩服王落辰能耐。忙对他说:“落辰啊,你真是了不起。你看看你凝练出的这一大堆星石,简直比我们所有弟子一个月凝练的都要多。啧啧,若不是亲眼所见,就是打死我,我也不信啊。”

    “呵呵,劳师叔过奖了。我这也是误打误撞之下,找到了一点小窍门才凝练出这么多的。不然的话,我也不可能凝练出这么多的。”受了他的夸奖,王落辰忙谦虚了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