瞧着他激动不已的样子,宇宙种子笑着说:“激动什么啊?你虽然有了生命密码,但要做到像我一样改造身体,还有很漫长的路要走呢。(书^屋*小}说+网)因为,就你目前所拥有的这点能力,简直连做到这一点所需能力的百万分之一也不到。需要努力的时日还多着呢。”

    “哦,差这么多吗?照你这么说,我现在和你的能力差了简直足有十万八千里了?啧啧,真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强。”王落辰听了他这话,激动的心情立马就冷却了下来。

    “话不是这样说的。我能做到这一点,是因为我本身就拥有这样的能力,属于遗传问题。就好像你们地球人常说的,没办法,谁叫咱生的好呢。哈哈。所以,并非我能力真就比你强多少的。就比如说今天帮你改造身体吧,其实只这么一下,我就已经累得有些虚脱了呢。所以呢,现在我最好是回去休息一下。不然,说不定会影响我的稳定性呢。”宇宙种子摇了摇头,否认了自己的能力真的比王落辰强那么多。

    王落辰一听他这话,赶忙说:“真不好意思,累着你了。不如这样吧,我这里还有一丝星云和星烁,先给你稍微补充一点能量,缓解一下疲劳吧。”

    说着,王落辰便将自己仅存的一点点星云和星烁,全都用神识送到了宇宙种子的面前。

    “这太好了。你可不知道,星云和星烁对我来说,是多么大补的东西。只要有了它们,我的成长速度便会加快许多。谢谢你了。”说完,宇宙种子猛地一吸,又将星云和星烁都吸入了体内。

    “你看,你又何必客气呢。咱们两个相逢即是有缘,互相帮助一下是应该的嘛。”王落辰很大方地说。

    “对对对,互相帮助。你这话说的太对了。以后啊,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尽管叫我来就是。我一定倾尽全力帮助你的。”宇宙种子欣然说道。

    “行,若有困难需要你来,我定然不会客气。现在,既然你累了,不如先去休息吧。希望你早些长成真正的宇宙,我也好跟着你沾光。哈哈。”王落辰跟他玩笑着,要他回去休息。

    “好啊。我若成功,我便将你带到我的世界去,让你做那里的王。哈哈。”宇宙种子给了王落辰一个承诺,便在光芒一闪之后,消失了。

    送他离开,王落辰便盘膝坐下,继续凝练星石。

    这一回,他每一次都能够成功。

    只是,凝练了半天后,他发现这样还是太慢了。因为,若是照这样的速度,凝练出五十艘飞船所需的星石,只怕没有了一年半载的是不可能的。他可没有那么多时间耗费在这件事上。

    王落辰是个不满足的人。发现自己凝练星石的速度太慢后,他又开始想辙。

    他细细分析了一下凝练星石的功法,很快将这功法的原理给弄清楚了。

    据他分析,所谓凝练星石,无非就是以武者自身为转换器,将星耀塔中稀薄的能量凝聚在一起,变成一个如电池一般的能量体,为需要能量的武器和工具提供能量而已。

    根据这一原理,他想到自己丹田中的小宇宙可以吸收能量,五彩轮盘可以存储能量,它们运行的过程,其实跟凝练星石差不多。只是五彩轮盘无法将能量给压缩成能量块儿罢了。

    不过,他若是先以小宇宙在星耀塔中大量地吸收能量,然后利用五彩轮盘将能量存储起来,最后自己再由五彩轮盘中大量地汲取能量,凝聚成星石,岂不是要比现在快捷的多?

    只是,这样做有一个瓶颈,便是通向他双手的经脉通行的速度。

    所以,他若想更快的凝练星石,首先应该将这些经脉给拓宽一些,或者再增加几条通行能量的通道。

    “这主意不错,既然双手可以凝练星石,那么我的双脚是否也可以呢?既然要将能量引导到双手上去,那么除了现有的几条经脉外,其他的经脉可不可以也承担这样的任务呢?嗯,或许能行,不如我变通一下功法,试试是否可行。”

    王落辰心中如此计较了一番,便开始提高凝练星石速度的工作。

    为了保险,他先因循守旧,按照原来功法运行的路径,拓宽由自己丹田通往双手的那些经脉。

    拓宽经脉,说起来好像很简单,似乎只要以元力通一通就行了。但实际上,这一点确实十分难以做到。

    人的经脉都是天生而成,即便武者在修炼功法的过程中,由于元力的进出将这些经脉冲击地比普通人粗大了许多,但也并没有多出多少。

    而像王落辰这样有意识地拓宽经脉,实属逆天行径。

    凡是违反天道的事,做起来必定都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首先,拓宽经脉的过程中,因为经脉被生生地由元力冲击的粗大几分,痛苦是在所难免的。经脉连着神经,这种痛便会痛彻心扉,让人难以忍受。若没有非凡的意志,是绝不敢轻易尝试的。

    其次,经脉被拓宽的过程中,构成经脉的组织必然会被拉扯。这是很危险的。一个不小心的话,经脉极有可能被撕裂或弄断。若是那样,经脉就被损伤了。武者的修为便会大为降低。甚至,还很有可能因此而战力尽失。

    有此两条,一般的人是不敢做这样疯狂的事情的。

    王落辰也明白这一点,但他自持自己身体坚韧于常人,偏要做常人所不敢做之事。

    心中拿定主意,他便暂停凝练星石,将元力从五彩轮盘中调集出来,以神识引导着,向由丹田通向手臂的一条经脉猛地灌注了进去。

    一条河道,平时流淌的是涓涓细流。现在,突然有一股如猛兽一般的洪流涌进来,肯定是要受到冲击的。

    冲击的后果,无非两种。不是大水漫过大堤造成决口,便是河床被水流侵蚀,形成通过量更大的河道。

    王落辰体内,凶猛的元力大量涌入经脉和这情形有些类似。

    要么那些经脉在元力的冲击下,变得更为宽阔粗大。要么就被元力给撑得出现裂口,将元力倾泻到经脉之外去。

    这样看来,王落辰这样简单粗暴地拓宽通道,还真是有些冒失了。

    不过,他这样做也不是全无道理的。

    因为,他有自己的自信。他相信凭自己身体的韧性,一定是可以承受元力这样猛烈地冲击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