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人一听,忙连连摆手说:“不行不行,你从来都没有凝练过星石,便要去塔中能量最强的地方去,那不是要出事的嘛。(书=-屋*0小-}说-+网)”

    “师兄请放心,你尽管带我去,我绝对不会有事的。”王落辰坚持说。

    “族长您看……”那人有些为难,不禁征求劳心的意见。

    劳心便对王落辰说:“落辰啊,非得去那里吗?咱们先在这儿炼行不行?”

    王落辰笑了笑,讲出了自己非要去那里的理由:“师叔,我要去那里是有原因的。您也知道,血域那边急需这批飞船,若是我不能尽快将星石给炼出来,只怕会耽误大事。而想要尽快凝练出星石,自然要去星耀塔中能量最强的地方了。”

    “这,唉,你既然如此说了,那便依你吧。只是,你去是去,到了那里,倘若有什么不适,可一定要及时退出来啊。”劳心拗不过他,只好由着他。

    那负责塔内事务的一听,连族长都拦不住王落辰,自己肯定再说什么也是白搭了。便只好对王落辰说:“好吧,既然盟主非要坚持,那便随我来吧。”

    说完,他就在前面带路,将王落辰向星耀塔的上层引领。

    接下来,他们在昏暗的塔内走了很久,直到前面没有路了,才停了下来。依照王落辰的估算,这地方应该比他上次进入宇宙的地方还要高上一两层。

    “这里便是星耀塔能量最强的地方吗?”停下脚步后,王落辰向他们两人问道。

    “还不是,盟主您看,由这里望去,那处透着光亮的地方才是星耀塔中能量最为集中最为强烈之处。只是,越靠近那里,能量就越浓郁。在下抵抗力有限,到了这里便已经不敢再向前走了。因此,接下来这段路,您只有独自走过去了。”那名负责人指着前面一处散发出极为微弱光芒的地方,对他说道。

    他之后,劳心也略带几分歉意地说:“我虽然还能勉强再向前走几步,但不免要为这一路上越来越强的能量所上伤。所以,我也不便再向前了。落辰,你呢?你感觉到前面强烈的能量波动了吗?你估计,还能再向前吗?若是感觉不妥的话,还是不要再前行了。”

    “师叔,这位师兄,既然能量最集中之处就在前面,你们又不便前行,那便请回去吧。我自己前去就好。至于说我能不能禁受住前面那些能量的冲击,请两位放心,我会仔细应对的。若是感觉不妙,及时退回来就是。”

    说完,王落辰便一步一步地向那透露着微光之处而去。

    他的身后,劳心和那名负责人,不免为他的坚持而摇了摇头。相视一眼,露出一丝无奈的神色。

    师兄不理会两人的神情,王落辰以神识感知着前面能量的浓郁程度,坚定地朝前走着。

    随着他越来越靠近那发光之处,他感觉身体周围的能量越来越浓稠。

    这浓稠的能量使得它们所在的空气都被挤压在了一起,从而产生了比其他地方更强的大气压。让王落辰呼吸之间有些透不过气来。

    他忙将双手十指连连弹动,布置出一个星阵,将自己的身体给包裹起来。

    星阵可以隔绝能量,减轻他身体的负担。让他能够比较轻快地走到他想要去的地方。

    他便借助星阵的护佑,又向前走了数十步。终于到了那处发光的地方。

    到了近前,他才看清,这里的空间竟然是扭曲的。而那些微光,正是空间被能量扭曲时所发出的。

    “这里果然是能量极为集中,非常充沛的所在。好,就在这里凝练星石吧。”

    心里这样想着,他就在扭曲的空间之前坐了下来。

    盘膝坐好,他调整了一下呼吸,便将眼睛闭上,静气凝神,运行其凝练星石的功法。

    他依照功法的要求,将自己体内的几条经脉在身体表面的端口张开,便试着吸收这里的能量进入自己的丹田。在那里压缩后,那些能量再通过双手上的经脉释放出来,形成一个能量块儿。

    这一过程中,于丹田中压缩能量,在双手上形成能量块儿都是关键所在。

    因而,在能量被导入丹田之后,他变得小心翼翼起来。

    他以神识控制着自己的元力,在丹田中把那些由经脉中送进来的能量,慢慢地驱赶到一处,使得它们结束混乱的状态,建立起秩序。

    等到这能量间的秩序建立起来,他便以神识控制着元力,将它们由丹田中推入几条特定的经脉。

    这些经脉都是通向他的双手的。因此,那些能量在经脉中通行一段距离后,便都集中到他的两掌之上。

    到了此时,他离成功就不远了。

    只要他将那些能量从双掌上透出,并被神识和元力控制着凝聚在他两掌掌心之间而不消散。随后以元力强行将它们压缩成块儿,便形成了一种特有的能量体,星石。

    这一过程说起来并不复杂,繁琐程度远不及他所练习功法处置能量的方法。

    这也是王落辰以为自己一定可以将星石给凝聚出来的原因。

    然而,世界上的事情往往就是这样,一些你看起来极为简单的事情,无论你怎么努力去做,却就是成功不了。

    王落辰在凝练星石的过程中,便遇到了这种情形。

    当他非常轻易地就将星耀塔中的能量导入丹田,在其中使得其变为极有秩序的能量团。接着,又十分轻松地将它们给引到自己手掌间后,问题便出现了。

    那些能量,无论他使用自己的元力如何挤压它们,如何使得它们变成最为方正的块状。当他将它从自己的掌心里放置到地面时,它们总会“啵儿”的一声,好像肥皂泡般破裂,重新变成能量回到那片扭曲的空间里去。

    想想自己自信满满地对劳心他们夸下的海口,在经历了数十次失败后,他心里不免焦急了起来。

    他不由地暗自琢磨:“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说劳心族长所传授的功法是假的,或者有瑕疵,令我无法真正将星石给凝练出来?不过这根本就不可能啊。以我和他的交情,他不至于这样做的。”

    “既然不是功法的事儿,那么一定便是体质的原因了。劳心曾经说过,星石只有他们星族这种体质的人才能够凝练出来。别人是无法做到的。可能他这话是真的,别人的确是根本无法凝练星石。可问题是,这是为什么呢?为什么即使别人依照他们的功法去凝练,也成功不了呢?”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