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此处,金长老苦笑了一声,说道:“唉,说起此事,落辰啊。你也不要怪我们。其实这么多年以来,不知别人怎样,反正我是早已厌倦了活着了。可人有时候往往就是这样,很多事都是身不由己的。我和其他几位长老,我们看似都是人上人,拥有绝对的权力,好像应该也拥有绝对的自由的。可实际上并不是。在我们的生命延续的这些年里,我们每个人早已和世间的很多人和事物捆绑在了一起。我们的生死,也早已不仅仅是我们个人的事了。”

    “或许吧。可是,长老,不怕您生气,你们这样做,我以为终归还是有些违背天道吧?无论因为何种原因,也应该终止它的。”王落辰直言不讳地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是,有违天道。我们也知道。可落辰,你有没有想过,我们为什么还要这样做呢?难道我们这样做,就只是为了延续一下自己的生命吗?或者说,仅仅只是为了保住自己家族的利益而不愿放下手中的权力地位吗?你以为,我们的良心就不会不安吗?请记住,每个人做了错事,他心里都不会好过。何况,这种错事我们还做了不止一次。”金长老越说越有些激动,脸上的痛苦之色也是越来越浓重。

    听他这样讲,长老们使用献祭之术来延续生命,似乎还另有隐情。王落辰忙问:“听您的意思,似乎是说献祭续命这事儿你们也是不得已才为之。那么,长老,到底是什么样的原因,令你们非要这么做不可呢?”

    “这个嘛,由于事关一个极为重要的秘密,在没有得到其他长老的一致同意前,我是不能告诉你的。为此,我立下了重誓。还请你理解。而且,我觉得事到如今,我高不告诉你这个秘密也已经无关紧要了。照你说的情况来看,圣境应该很快就会受到狂霸星人的攻击了。他们那样强大,只怕圣境这次举全境之力也不一定能够打得过他们。到时候,只怕我们几个老不死的便要豁出性命来同他们斗上一斗。别人怎么想的我不知道,反正我是觉得,到了这种时候,已经没有必要再用什么献祭之术来续命了。因为,若是我们五人之中有一个死了,献祭之术对于剩下来的人而言,意义便没有从前那么重大了。又何必再使用它来多伤人命呢?”

    金长老这番话里面,隐含着信息量很大。王落辰一时间也想不明白,他这样说到底是什么何意。

    不过,他由这些话里,还是听出了金长老的意志好像有些消沉。于是,他便对他说道:“长老这话说的有些悲观了。狂霸星人虽然厉害,但他们终究是远离自己的母星作战,论天时地利人和都不如咱们的。我相信只要咱们圣境全体武者能够齐心协力,共同抗敌,最终还是能够击败他们的。然而,前提是,我们得团结才行。所以,我还是那句话,希望长老们能够做出让步,向圣境子民做出承诺,不再行献祭之术。以便咱们两方能够化干戈为玉帛,重新团结起来。”

    “这个嘛。你说的也有道理。不如这样,就让我找机会劝劝他们好了。而你呢,也做做肖不弃他们的工作,看大家能不能坐下来平心静气地谈谈,捐弃前嫌,重新合作。”金长老想了想,提议道。

    “如此甚好。若是您能说服他们,我师伯他们那边没什么问题的,我一说准成。那样的话,咱们两方就能结成联盟,形成合力了。到时候,我再让血族大军从血域出击,在地球上和狂霸星人打上一仗,相信他们腹背受敌之下,定会大败的。而在他们力量被削弱之际,咱们趁势进攻,说不定就能将他们彻底赶出地球去。咱们的危机便也就随之化解了。”

    王落辰听他肯去劝说其他长老,不由地对圣境中对立的两大势力能够握手言和生出了几分信心。同时,也对圣境与血域通力合作将狂霸星人赶出地球星域,充满了期待。

    “这当然是最好的结局了。只是,要想最终实现,只怕是困难重重啊。不过,所谓尽人事听天命,就算在怎么困难,总归还是要试上一试的。好啦,这件事便这么说定了。咱们分开后,便各自行动。你看可好?”金长老被他说的心中也是动容,便说道。

    “好,那就照长老所说,各自行动吧。”王落辰点点头,答应下来。

    见他答应了,金长老便站起身来说:“我们今日密谈之事,尽量不要让无关的人知道。其他长老,尤其是木长老和水长老好面子,若是还没有做通他们的工作,却反而给他们从别处听到我答应对你们做出让步的事,只怕他们会不高兴。那样的话,只怕他们便更听不得我的劝说了。”金长老嘱咐王落辰道。

    “长老放心,这件事除了我师伯他们几人外,绝不会告诉别人。即便是傲云她们,也一样。”王落辰回应说。

    “哈哈,这样最好。好啦,这事儿就这样吧。我出来好一会儿了,也该回去了。免得他们几人生疑。”

    事情已经说定了,金长老便要启程回去。

    王落辰忙向他行礼,说:“那就请长老多多费心了。此事若成了,圣境的子民都会感念您的恩德的。”

    “你小子,少跟我戴高帽了。好啦,我心中有数,不必多说了。另外,我今天特地让你岳父把青云兽送来了,待会儿你就把它带回去,交给云丫头。青云兽上面有我送给你和她的结婚贺礼,希望你们不要推辞。”

    说着,金长老手一划,便划出了一片扭曲的空间。

    他朝王落辰笑了笑,便走了进去。

    光影闪动,他便消失在王落辰和沙崭新的面前。

    他走之后,沙崭新面带喜色地对王落辰说:“这下好了,若是金长老说服了其他长老,咱们一家便可以团聚了。”

    “希望如此吧。只怕,事情不会那么顺利。所以,岳父大人还是不要高兴太早的好。”王落辰冲他笑了笑,提醒道。

    “我看应该没什么问题的。金长老是他们几人的师兄,在他们面前,他的话向来还是挺有分量的。”

    与王落辰不同,大概出于对自己家老祖的崇拜吧,沙崭新倒是对金长老能够说服其他人充满了信心。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