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只飞行兽王落辰认得,正是当初沙傲云接自己去见金长老时,所骑乘的那只青云兽。(书=-屋*0小-}说-+网)

    青云兽乃是金长老金光阁中所饲养,并没有随沙傲云一起前去望月山冷月宫。

    它今日出现在此处,王落辰料定,必定是与金长老有关系的人来了。因此,王落辰忙命巡天兽停住,暗自将元力运行起来,看来人突然拦路有何目的。

    只见青云兽在巡天兽前停住,一名身形富态的中年男子由其后背上站起,向王落辰招手道:“巡天兽上的可是落辰?沙崭新有话要同你讲。”

    “沙崭新?呵呵,那不是云姐的老爹,师兄的老丈人?师兄,他要和你说话,你可得好好听着。不然,得罪了老丈人,云姐那里你可不好交待啊。”听到那人说出的名字,卓应儿在王落辰耳边低声说道。

    王落辰一听,才想起这位自称沙崭新的人,是自己只闻其名却未曾亲自拜访过的老丈人。

    他忙于巡天兽上起身,一本正经地对他行礼说:“原来是岳父大人到了,晚辈失礼了。还请见谅。”

    “唉,你对我何止是失礼啊。你娶了我的云丫头,别说三媒六证去家里说了,就连言语也没有一声儿。完全是没有将我这岳父当回事啊。简直可以说对我是非常地不尊重啊。”沙崭新叹了口气,满腹怨气地说。

    “这个嘛。岳父大人,请听我解释。我和傲云我们两人这事儿……”听他语气之中似有责备之意,为免两人关系因此恶化,王落辰忙想跟他解释一下。但话才说一半,便被沙崭新摆摆手给打断了。

    他一脸无奈地说:“算啦算啦,你不用解释啦。你们的事情到底是如何,我又不是不清楚。只是,这样一来,你知道吗?你一下子便将云丫头给推到了我们沙家的对立面了。你是不知道,她现在已经是我们整个家族的仇敌了。很多人都说要去冷月宫杀她呢。所以,我今天来的第一个目的,便是向你示警,要你回去后要云丫头万事小心,千万不要被别人给伤害到。”

    “多谢岳父大人一片好意。我回去后,定叫盟中弟子加强对傲云母女的保护。哦,说到此处,我还要向岳父请罪。我和傲云日前已经生下一女,因为现在的形势,也没有向您报喜,请您喝喜酒,还请您原谅。”王落辰忙说道。

    沙崭新听后,并未生气,反而面露喜色,向王落辰说道:“怎么?云丫头已经和你有了小孩子了?真是太好了。快告诉我,我那外孙女叫什么名字,长得可爱吗?”

    见他并未生气,王落辰赶紧笑着说:“小丫头叫若曦,长得是急漂亮又乖巧,可爱极了。真的是十分讨人喜欢。希望岳父大人若有机会,就亲自前往冷月宫看一看她吧。”

    “好、好、好。我若有机会,定然去看一看我那外孙女。这真是太好了,想不到我沙崭新如今也做外公了。”沙崭新嘴里答应着,脸上开心地笑了起来。

    笑过之后,他又对王落辰说道:“好啦,咱们的家事暂且先不提了。我今天将你拦下了,乃是受人所托。如今,那人就在下面山峰之上,他有事要和你说,还请你跟我下去见上一面。”

    听他提出此等要求,卓应儿赶忙在一旁悄悄扯了扯王落辰的衣角说:“师兄,你这老丈人对你好像好得有点过分了吧?你把他女儿给拐跑了,他居然不仅不生你的气,还冲你笑呵呵的。所以,这件事有些可疑。他要你下去见什么人的事儿,你最好不要答应。”

    “云姐的父亲邀我前去,我若不去,只怕要损了他的面子,影响我和他的关系。所以,今日我无论如何我都是要去一下的。至于下面有没有什么危险,应儿不必担忧,我自有计较。待会儿,我下去了,你便和思雅先乘坐巡天兽离开。这里的事一结束,我自会与你们会和。”

    王落辰简单交代了两句,也不等卓应儿答应自己,便向沙崭新说:“既然岳父大人亲自前来找我过去,那对方自然是有要紧地话要对我说,我便跟您走一趟吧。”

    听他答应的这样痛快,沙崭新点了点头,赞许道:“果然够胆识,也够磊落。那好,我也对你明言,下面要见你之人,对你绝无恶意,你只管放心便是。现在,咱们下去吧。”

    说完,沙崭新冲他一笑,驾乘青云兽先行向下面的山峰飞去。

    他一动身,王落辰便对卓应儿点了点头,说:“放心吧,他既然这样说了,应该就是没什么问题的。你和思雅只管放心先走吧。”

    “好吧,我和应儿便在妖精森林、逍遥草原和化极峰山脉三界交界之地等你。若是三个时辰后你还没到,我们便去逍遥草原带兵前来向五极门要人。”

    卓应儿和他约定好了见面的地点,便和劳思雅催动巡天兽飞走了。

    她们一走,王落辰便利用光翼瞬移了一下,落在了已经在山峰上着陆的沙崭新身旁。

    身影稳住之后,他环顾了一下,见除了他和沙崭新之外并无别人,忙问道:“岳父大人,不知要见我的是哪一位啊?”

    “别急,我已发了讯息。他马上就来。”沙崭新指着前面一处略显扭曲的空间说。

    “空间穿行?难道要见我的是他老人家?”见那空间扭曲的情形,分明是高战力之人空间穿行所致,王落辰不由地想到了要见自己那人是谁。

    “不错,正是他老人家。你们三人一进入化极峰,便被他老人家给发现了。原本想在化极峰找个地方与你见面的。但他唯恐被其他长老发现,多生枝节,便将地点改在了这里。落辰啊,待会儿你好好和他老人家谈。他这人其实并非你想的那样的。别的不说,这次云丫头为了你叛逃,若不是他对我照拂有加,说不定我就已经被族人给治罪了。”或许是怕王落辰待会儿会对那人不敬,沙崭新赶紧交待了几句。

    “岳父大人毋庸担心,我和他老人家有过数面之缘,也得过他不少帮助,我也认为他和其他长老是不同的。所以,待会儿和他见面后,我定然会好好跟他谈话的。”王落辰表示。

    两人正说着话,那处扭曲的空间变得明亮起来。

    片刻之后,虚幻的光影中走出一人,正是他们所谈论的五极门长老之一,沙家的老祖,金长老。

    他一现身,王落辰便马上向前一步,毕恭毕敬地向他行礼,说道:“弟子王落辰,参见金长老。”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