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秦俊彦说出这种绝情的话来,王落辰心中不禁一阵抽搐。

    想到自己一向敬重,当做亲人一样看待的师兄,竟然一下子变得如此陌生,他岂能不难过至极?

    以至于,他好久都没有说出话来。

    见他不说话,秦俊彦再次态度冷淡地说道:“师弟似乎没有别的话要讲了吧,那咱们就此告别吧。师弟这一路上走好,师兄便不送了。”

    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听他连连说出不怎么友善的话来,王落辰只好对其抱了抱拳说:“师兄,就如你所言,咱们就此别过吧。只是,在离去之前,我还是要提醒师兄一句。以后在这五极门之内,你便要独自一人面对一切了。还请师兄多加小心,时时在意。”

    “师弟多虑了。我在五极门中并不孤单,门中待我好的人多得是。至于说要小心什么的,更是大可不必。如今我在五极门中可是木长老的亲信,谁敢不给我几分面子?除非他活够了,否则,根本就没人敢招惹我。好啦,师弟,话尽于此,咱们就此别过吧。”

    大概心中已经有些不耐烦了。秦俊彦再次对王落辰一抱拳,不等他回应,便召唤来自己的飞行兽,飞身上去,快速离开了。

    见他就这么走了,此行的目的没有达到,王落辰不禁有些惆怅。他不禁望着秦俊彦渐渐远去的身影,深深地叹了口气。

    便在他叹气的时候,瞧见秦俊彦乘坐飞行兽离去的卓应儿他们,从一旁走了过来。

    卓应儿见王落辰一脸的落寞,走近他身旁,挽起他的胳膊说:“师兄,白费力气了吧?唉,我早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恐怕也只有师兄你,还对他抱有一点幻想。这不,连暗恋他好久的思雅,都已经死心了。”

    听到她这样说,王落辰看了看思雅。发现她两颊上分明有几道泪痕,看来是刚刚哭过了。心中便想到她和卓应儿两人,刚才一定是谈论起秦俊彦,为他伤心落泪了。

    他便走到劳思雅面前,轻轻拍了拍她的脑袋说:“好啦,不必难过了。他也许只是一时想岔了。等过些日子,见识到长老们的真面目后,或许还会回心转意的。到了那时,他依旧会回到咱们这边。咱们大家也一定会如从前一样,亲密无间,欢乐相处的。”

    “师兄,还会有那么一天吗?我怎么觉得秦师兄再也不会跟咱们在一起了呢?你听他刚才所说的那些话,根本就是心意已决了嘛。你说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是不是他被什么人给用什么功法迷惑住了呢?”劳思雅泪眼婆娑地向王落辰问道。

    心中已经对秦俊彦有些厌恶的卓应儿,听劳思雅这样问,不待王落辰回答,便抢过话头说:“迷惑个屁。你看他思维敏捷,言辞清晰,哪里像被迷惑了?你啊,就别对他心存幻想了。你瞧瞧刚才他那样儿,对你连正眼都不瞧一下。根本就是绝情的很嘛。你又何必在将心思放在他身上呢?”

    卓应儿如此一说,劳思雅的眼泪哗哗地就留下来了。

    见她如此伤心,王落辰瞪了一眼卓应儿说:“她都已经这样难过了,你也不说劝劝,还用这样的话来刺激她。真是不会说话啊。去,一边儿去,让我跟思雅说两句。”

    “说什么?再用什么秦俊彦会回心转意,最终会喜欢她之类的话来骗她吗?那样说根本就是让她在这段错误的感情中越陷越深嘛。对她有什么好处?还不如像我这样,把事情跟她分析清楚,要她早日断了那样的念想,重新寻找自己的爱人呢。师兄,你说我说的有没有道理?”卓应儿不肯听他的,且讲出了一番道理来。

    王落辰一听,觉得倒是有那么几分道理。只是,他见劳思雅哭的伤心,心里还是不落忍,便对她说:“思雅,应儿的话你也听见了。她这样说呢,也是为你好。只是,她说的不免过于偏激了。师兄这个人我了解,他有时候就是有些爱钻牛角尖的。不过呢,他一旦明悟过来,也是很善于纠正自己的想法的。所以呢应儿的话不全对的。你还是不要受她的影响,如此难过了。”

    “师兄,你不用劝我了。因为我自己心里清楚的很,应儿的话并没有什么毛病。秦师兄以前就不怎么接受我,如今他和咱们不在一个阵营了,就更不可能接受我了。所以,我对他的想法,真的只是一个错误。既然是个错误,那么就让我来纠正它好了。师兄,应儿,我跟你们说,以后我再也不会想他,再也不会在意他了。真的。”

    说着,劳思雅用衣袖将自己脸上的泪水给擦了个干干净净,并故意把脸抬起来,露出了一个故作轻松地笑容。

    见她如此,卓应儿便走过来抱住她说:“这样就对了嘛。我跟你说,天下的男人多的是,你真的不必非要喜欢他那种绝情之人的。照我说,你干脆也和我一样,喜欢咱们王师兄好了。哈哈。”

    “去你的吧。你还嫌你们不够热闹?还邀我加入。我才不跟着瞎起哄,凑热闹呢。”劳思雅听了她的话,忍不住在她肩膀上拍了两下,表示反对。

    王落辰也从旁说道:“应儿,你又瞎说。我待思雅一向可是如同妹妹的。你可别将我们的关系给弄复杂了。”

    听了他的话,卓应儿拍了他一巴掌说:“你紧张什么啊。你没听见人家思雅说,人家根本就不稀罕你的。哈哈。”

    三人说笑了一阵,心情变得好了起来。王落辰便带着她们两人离开。

    至于曲无涯,他帮助王落辰和秦俊彦见面,别管自愿与否,已是犯了门规的。王落辰料想他是不会去告发自己的。将他教训了一番之后,便放他离去了。

    三人离开山谷,就一路飞驰,向逍遥草原而去。

    一路上并没有五极门的人前来阻拦,他们很快就飞出化极峰地界。

    又飞了一段,在即将到达妖精森林时,王落辰将巡天兽给召唤了过来。

    巡天兽一到,他们三人便将月梭收起,坐到了巡天兽后背上。

    “走,咱们去逍遥草原。”

    王落辰拍了拍巡天兽,对它命令道。

    巡天兽得令,正要振翅高飞。突然,猛地就从下面的山林中飞出来一只飞行兽,拦住了他们的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