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卓应儿把王落辰夸得地上没有天上难找的,而把他给说的好像脚下的泥土似的,秦俊彦心里是一万个不服气啊。他撇了撇嘴对卓应儿说:“你是不是眼睛有问题啊?你看看他,论容貌长相,论才学气质,哪一点比得上我?还说我平庸。你这说法未免也太没道理了吧?”

    秦俊彦所说倒是也没错,就长相来说,他比一些美女还要出众。自然是王落辰这长相普通的人所无法比的。

    论起才学,由于跟着吴绮梦生活,家庭条件优越,自小就受到了正规的教育,更是比体育锻炼多过课堂学习的王落辰要强出许多。当然,假如王落辰不曾拥有天一生水的话。

    至于说气质,人长得帅,又经过了比较严格的礼仪教育,还比较善于控制自己的情绪,举手投足之间也很有范儿。比起大大咧咧的王落辰来,自然是更显得气质脱俗了。

    所以,他这样说,卓应儿倒是没有什么可说的了。不过,吵架的人从来就是不讲道理的。吵架的女人更是不会按常理出牌的。

    就在她听了秦俊彦的话之后,卓应儿也撇了撇嘴说:“啧啧,你这是老王卖瓜自卖自夸。就你自己夸自己这一点来说,你这人至少人品这方面就比不上我师兄。你看看我师兄有那么多优点,什么时候自夸过?他的好,都是由大家评价的。所谓,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才是真的有魅力。至于你,虽然人长得有那么点儿好看。可你瞧瞧,周围的人除了一个傻兮兮的思雅觉得你这人有吸引力外,其余的,谁对你产生一点爱意来着?就说我雪姐姐吧,和你在一块儿生活了十几年,还不是照样看不出你哪里好?照样没有对你倾心?反而最后还跟了我师兄?呵呵。”

    “卓应儿,你,你,你真是可恶。我警告你,以后你少用梦雪的事来刺激我。否则我真的会跟你翻脸的。还有,你怎么就知道梦雪对我没有爱意呢?只不过,她的爱意在王落辰出现之后,就转移了罢了。”卓应儿的话让秦俊彦的脸上挂不住了,怒火情不自禁地就由心底喷发了出来。他对卓应儿是越发的不客气了。

    眼见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将吵架升级了。王落辰忙说:“应儿,别和秦师兄吵架啊。听话,我还有正事儿要和师兄说,你先陪着思雅和曲师兄去一边儿平复一下情绪去吧。”

    “师兄,有些话不说是不行的。不过,应儿最听你的话了。既然你不让我继续跟他吵了,那我就不吵了。”

    论吵架,卓应儿可是不输于任何人的。因而,秦俊彦要和她吵,她可以一直奉陪下去。但,既然王落辰说不让她跟秦俊彦吵了,一向听师兄话的她,自然也就不再和他吵下去了。

    她冲秦俊彦哼了一声,便拉着还想跟秦俊彦说话的劳思雅,向别处走去。而曲无涯,也十分知趣地跟在她们身后,一同走开了。

    他们三人走了之后,秦俊彦就向王落辰问道:“你有什么话就说吧。”

    “师兄,你别跟应儿一般见识。你也知道,她说话向来是不怎靠谱的。”王落辰代卓应儿向他陪了个不是。

    “我知道,毕竟我们大家在一起经历过很多事情,彼此的性格脾气都了解的。所以,我不会真跟她生气的。好啦,这些话就不必再说了。你还是将今天来找我的真正目的说一下吧。”秦俊彦假装无所谓地摆了摆手,原谅了卓应儿。然后,便问起他今天来的目的。

    听他这样说,王落辰便不再就刚才的事多说什么,而是直接说起自己来此的目的。只听他说:“好,师兄,那我就直说了吧。我此次前来,目的有两个。一个便是就我和梦雪成亲一事向你致歉。我们成亲的事,因为现如今的情势,事先也没有跟你说一声。结婚请柬也没有发一个,喜酒更是没有请你喝上一杯,真的是有些过意不去。所以,今日特地来解释一下。”

    “成亲是你们自己的私事,跟我说不说的也无所谓。至于说请帖和喜酒,路途遥远,咱们之间现如今又分属不同阵营,我也不便前往。我也不会怪罪你们什么的。所以,你说对此心怀歉意,我看倒是不必了。”秦俊彦态度有些冷淡地回应道。

    对他这种态度,王落辰早有预料。毕竟,新娘嫁人了,新郎不是我。自己跟他说成亲的事,他能高兴得了才怪。

    因此,他对此并不以为意。接着说道:“谢师兄理解。这事儿说过了,就此打住,不再说了。接下来我想跟师兄说说我来找你的第二个目的。这个目的,我想即便我不说,你也是能够想到的。我来这里,不为别的,还是希望师兄你能够念在咱们的情分上,跟我一起离开五极门。不知师兄意下如何?”

    “我是不会跟你离开的。因为,有些事情你不懂的。五极门教给了我很多东西。而且,这里有值得我留下来的人和事。所以,我可以很明确地告诉你,我是不会跟你一样背叛师门的。”秦俊彦十分明确地回答。

    “可是,师兄,他们教你东西是另有目的的啊。你在这里会很危险的。”王落辰听他不肯离去,忙焦急地劝说道。

    他这话原本是想提醒秦俊彦他身处危险,要他心生畏惧,随自己离开的。可谁知,秦俊彦听后却说:“你说的是献祭的事儿吧。这事儿木长老已经跟我讲明白了。他说他并不会用我来献祭的。所以,你看,我留在五极门并没有你想的那样危险的。”

    秦俊彦所说的情况大大出乎王落辰的预料,他怎么也没想到,木长老竟然会亲口向秦俊彦说出,被他们几大长老视为至高机密的事情来。更没有想到木长老还会向他许下这样一个承诺。

    这真是令他有些想不明白了。木长老为什么会那么做?他目的何在呢?

    他心中疑惑了片刻,对此想不出原因来,便向秦俊彦说:“师兄,你怎么可以轻信他的承诺?难道你不觉得,他将这样机密的事情说给你听,这本身就有些奇怪吗?既然他这样做如此地不合理,你怎么还就相信了他呢?师兄,你一向可是十分睿智的人啊。这回,怎么就犯糊涂了呢?”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