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见从林中出来的这三人,秦俊彦脸上露出了意外之色。忙问:“怎么是你们?墨师兄呢?哦,我明白了,墨师兄根本就没来是吗?”

    “不错,是我让曲师兄骗你说墨师兄要见你的。师兄,我这样做是怕你不来啊。毕竟,今时不同往日了。你我已经选择了不同的阵营,成了敌对之人了。我不得不耍点小聪明。还请师兄不要见怪。”王落辰听他猜到了事情的真相,忙对他解释说。

    “师弟说的是,若非你今日请了曲师兄替你说了一番谎话,我还真不会来赴约呢。咱们之间,见面真是不如不见的好。且不说你如今已然反出了五极门,单说你娶了梦雪这事儿,我便不能原谅你。你难道忘了吗?当初梦雪的父亲,你的师父可是留下了遗言的。他要你不得和梦雪走到一起。可如今呢,你却是违背了他的遗言。不是吗?你这叫什么?说难听点儿,这就是不孝啊。所以,师兄是不会原谅你的。”秦俊彦脸色一沉,数落他说。

    听到王落辰被数落,卓应儿不高兴了。她毫不客气地对秦俊彦说:“秦师兄,你这样说只怕是有些违心了吧。我师兄和雪姐姐的事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原本咱们大家在一起,感情好的时候,你对他们的事并不反对,怎么如今却反倒不悦了呢?哦,我明白了。原本他们两个好,并没有成亲,你还觉得自己有希望让雪姐姐转投你的怀抱,所以才装出一副亲善的面孔,徐徐图之是吧?但现如今两人结婚了,你见没了希望,就恼了。进而便说出这样的话来,是不是?”

    劳思雅听卓应儿说出秦俊彦喜欢吴梦雪之事,脸上露出痛苦之色。对他说道:“秦师兄,你真是这样想的吗?你喜欢的真是梦雪吗?可如今,她已经和我王师兄结婚了啊。事情已然这样,你就放开些,看开点儿,别跟王师兄闹别扭了吧。跟我们一道离开这里,好不好?”

    “你们两个懂什么?要我看开,放下。你们也不想想,我和梦雪可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呀。我们两个青梅竹马,原本就应该是顺理成章地走到一起的。当然,若没有王落辰突然闯进我们的生活,害得我们逃亡到这圣境里来的话。说实在的,对于此事,我心中一直都耿耿于怀,十分地难受。我就是想不明白,我秦俊彦哪一点比他王落辰差了,师妹怎么就偏偏会舍弃了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跟他相恋并成亲了呢?”被卓应儿说破心思,秦俊彦也不再掩饰,直截了当地将自己心中的怨气给讲了出来。

    卓应儿听了,便笑着说:“秦师兄,这样才对嘛。有话你就直说嘛。虽然,说了也没什么用。可总比藏在心里发酵成怨恨要好很多。你喜欢雪姐姐,这并没有错。但若你要因此就对我师兄心怀不满就不对了。毕竟,师兄和雪姐姐的事,一个巴掌拍不响。换句话说,雪姐姐明知道你喜欢她,但她还是选择了我师兄,是出于她的自愿,并非是我师兄强迫了他。所以,你怨不得他的。”

    “师兄,我和梦雪的事是情不自禁。所以我才连师父的遗言都不顾,和她走到了一起。而且,自我们走到一起以来,我们两人之间也是相亲相爱,十分融洽的。师兄你看,我是能够给她幸福的。因此,还请师兄祝福我们。”话已经说开,王落辰便也开诚布公地将自己心里所想告诉了秦俊彦。

    听了这话,秦俊彦冷笑了一声,道:“给她幸福?王师弟,你真的能够做到吗?你看看你现如今的处境吧。背叛了师门,被长老们通缉,时刻处于危机之中,你真能够给她幸福吗?退一万步讲,即便是你不受这件事的影响,可以不惧危机地活着吧。只怕你也做不到给她幸福。因为,你身边的女人太多了。”

    “我不信,一个男人只用自己心的几分之一去爱一个女人,能够真正地给对方幸福。也不相信,一个女人只得到了一个男人心的几分之一,内心会真的幸福。所以,王师弟,你别自欺欺人了,也别骗我了。你,根本就给不了梦雪幸福。你们两人的这段感情,到了最好,只能是带给她无尽的伤害。所以,不瞒你说,因为预料到梦雪会受到伤害,我心里怎么样都不肯原谅你的。”

    “我……”听了秦俊彦的长篇大论,王落辰正要反驳,却被卓应儿给打断了。

    她有些气愤地对秦俊彦说:“秦师兄,你看问题未免太过主观了吧?你又不是雪姐姐,你怎么知道她心中所想?又怎么知道她幸不幸福?爱一个人就一定要得到他的全部吗?我也爱着我王师兄,我就并没有这样的想法。我觉得,只要他能够稍稍爱我几分,我就很满足了。而且,我告诉你,这想法不是只有我一个人有。我的其他姐妹们,她们也是这样想的。要不然的话,你以为我们傻啊,一个个的都和师兄成亲?”

    “你这样说我真是为你感到羞愧。你说你,好好的一个女孩儿,怎么就那么,那么的犯傻呢?世上男人那么多,非要跟着他王落辰。有的时候,我真怀疑王师弟是不是真会什么邪术。否则,怎么解释他能将你们给迷得神魂颠倒的这回事?”

    听了卓应儿这番话,秦俊彦也生气了。若不是他极力克制,他便将卓应儿也爱上王落辰给说成犯贱了。不过,虽然和两个字没有出口,但他语气里对她已经是极为不客气了。

    卓应儿听出他语气里的不友好,心中的怒火也因此旺盛了几分,她冷哼了一声,对他说道:“秦俊彦,想不到你是这样看我们的。好,今天我就将话给你说个明白。我们之所以如此喜欢师兄,并不是我们犯傻或犯贱,也不是我师兄会什么邪术,而是因为他身上有着太多的闪光点值得我们崇拜和喜欢了。”

    “你见过一个人如此的聪明、睿智、机敏、善谋、坚定、善良、勤奋、正直吗?你见过有哪一个人无论在武功和人品方面比得过他吗?他是世间绝无仅有的,好比天上的太阳那样珍贵,我们岂能不仰望瞩目,对他心生好感?试问,世间这么多人都赞美太阳,大家彼此间都因为对方和自己喜爱的对象是一个,而心生嫉妒和愤恨了吗?算啦,跟你说你也不懂的。因为,你太过平庸了。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