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无涯在卓应儿的示意下,将身子直了起来。卓应儿就在他耳边小声说道:“我要你做的事情很简单,就是待会儿你从这里跟我们出去,到戒律院把秦俊彦给我们引出来。不知你可愿意?”

    “去戒律院?这个嘛。我心里有些害怕啊。”曲无涯听了她的要求后,有些为难地说。

    “听说死人不会害怕,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你要不要试试?”见他答应的不痛快,卓应儿威胁说。

    曲无涯听了,浑身打了个哆嗦说:“师妹,你什么都别说了。我答应你还不行吗?”

    “这才对嘛。好了,你起来吧。”卓应儿在他肩膀上拍了拍,示意他起来。

    他们两人的话,王落辰早已通过神识感知到了。他也同意卓应儿的这个安排。见曲无涯起来,便走过来将一道法阵打入曲无涯的脑袋里,低声说道:“我已经在你的身上布置了一点防止你说错话做错事的小手段。所以,待会儿到了戒律院之后,说话办事的时候可得要小心着点啊。可别见到了什么人都觉得跟遇到救星似的,向人家求救啊。你可要记得,乱说乱动可是会丢了性命的。明白吗?”

    曲无涯的战力比王落辰差了太多,根本就感觉不到他在自己体内动了怎样的手脚。尽管如此,他却是亲眼看到王落辰的手在自己面前晃动了一下,定然是对自己做了些什么的。但无论做了什么,肯定是对对方有利而对自己不利的。

    所以,在听了王落辰的话之后,他便确信了自己体内真的被他给布置了什么厉害的手段,以防止他向别人告发他们。因此,他忙对王落辰说:“王师弟放心,我不会傻到不知轻重的。待会儿去了戒律院,只会交待你和卓师妹要我做的事,绝不会做些不该做的事的。”

    “那便好。现在,我们走吧。”

    王落辰赞许地点了点头,便招呼着他和卓应儿劳思雅一同离开。

    他们四人走了两步,王落辰转过头对陈不居说:“陈师伯,我们走了。此间发生的事,你尽管去报告吧。反正,等你报告完毕,我们也早已离开五极门了。”

    说完,他也不等陈不居回答,便带着其余三人快步离去。

    他离去之时的话是何意,陈不居自然听得出来。他当然想得到,若是王落辰真想要他去告发,就不必在临行之前说出这样一番话来了。

    他既然说了这样的话,便是不希望自己去告发。最起码,是不希望他立刻就去告发。免得他离去的时候遭到别人追捕。

    对他的这个意思,他不敢拂逆。因为,王落辰的战力太高了。他唯恐自己不按照他的意思办,他会在将来的某一天,悄无声息地取了自己的性命。

    因此,他在王落辰他们走后,先是假模假样地呵斥了一下大厅里看热闹的弟子们,磨蹭了一会儿才从大厅出去,做出要去告发王落辰等人的样子。

    可实际上,到了外面之后,他也并没有马上去告发他们,而是又东游西逛地磨蹭了近一个时辰才去戒律院,汇报他来过这一情况。

    且不说陈不居怎样消磨时间,费尽心思表演一场告发王落辰的戏。单说王落辰他们离开了师门贡献处后,便离开旭日峰直奔化极峰去了。

    到了距离化极峰近旁,王落辰便让曲无涯独自前去戒律院,他自己则是和卓应儿劳思雅一起在一处山谷中隐蔽了起来。

    曲无涯独上化极峰,到了戒律院门口,心中踌躇了半天,才走了进去。

    戒律院是五极门极为重要的一处机构,防卫还是很严密的。因而,他刚到了戒律院的外院,便有人过来询问他所来何事。

    听人询问,说实在的,他真想把自己见到王落辰并被他个胁持的事儿告诉人家。但他一想起自己身上被王落辰给动了手脚的事儿,赶忙将这想法给压制下去。忙对那人谎称,自己和秦俊彦有交情,要和他见上一面,请他通融一下。

    那人便告诉他,鉴于戒律院乃是门中重地,他的级别又有限,不可以进戒律院见秦俊彦,只能由别人去通传。而他,则只能是在这里等一下了。

    他没有办法,只好等在了外院。

    或许通传的人进去时秦俊彦正在忙,也或许通传的人不怎么把他的事儿放在心上。他等了好大一会儿,秦俊彦才从内院出来见他。

    秦俊彦也曾和他有数面之缘。因而,在见到他之后,对他还算客气。他并没有因为曲无涯贸然来访就责怪他,尽管以他现在在戒律院中的身份,完全有这个资格。他只是同他寒暄了几句,问他有什么事要找自己。

    曲无涯便按照王落辰跟他说的,说是他在化极峰外见到了墨可。他有事要见秦俊彦,但不方便亲自前来。恰巧碰见了,便托了他曲无涯,要他来请他出去一见。

    之所以要说成是墨可托曲无涯和他见面,是因为墨可和秦俊彦之间共同生活了十几年,彼此感情深厚,毫无间隙。秦俊彦比较容易接受。

    另外,墨可这人交友广泛,和谁都说得上话,曲无涯能够受他所托替他做事一点都不奇怪。秦俊彦对此不会心生怀疑。也因此便没有不出来一见的理由。

    果然,事情正如王落辰所料。秦俊彦听说是墨可要见自己之后,话不多说,立刻就跟着曲无涯离开了戒律院,前来赴约。

    两人骑乘飞行兽,一路闲谈,很快就到了化极峰旁的小山谷上空。

    “秦师弟,墨师兄就在山谷中,你随我下去相见吧。”到了地方,曲无涯向秦俊彦一笑,指着山谷说道。

    “师兄真会选地方。这小山谷十分隐蔽,别人一般不太留意此处。在这里相见,自然是十分安全的了。好,咱们便下去吧。”

    秦俊彦查看了一下山谷的位置,称赞了一句,便催动飞行兽跟在曲无涯后面一起向山谷落下。

    两人灵活地控制着飞行兽,躲避这山谷中的乱流,十分轻松地落到了山谷之中。

    山谷里除了一条小溪,其余全无树林覆盖,他们在树木间落下,并没有一眼就看到王落辰他们。

    没有见到人,环顾了一下四周的密林,秦俊彦正欲向曲无涯询问自己的师兄在何处。却只听周围响起细微的脚步声,过了一小会儿,一男两女三个十分熟悉地身影,便走出树丛,来到了他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