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的喝彩声中,王落辰挥手将卓应儿手腕上的腰带斩断,然后对卓应儿和劳思雅两人说:“咱们走!”

    劳思雅听了,赶忙跑到他身边,准备和他一起离去。但卓应儿却揉着自己的手腕,看着陈不居师徒说:“师兄,这就走吗?曲无涯和陈不居这师徒两个就这么放过了?不行,我得去教训他们一顿。”

    “师妹,何必跟他们一般见识?咱们此时身处五极门中,处境不怎么安全,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还是赶快离开的好。”王落辰劝说道。

    “可是,他们真的很欠揍啊。师兄,要不你还是先替我揍他们一顿再走吧。不然,我心里会很不舒服的。好不好嘛?”卓应儿扯住他的衣袖,撒娇道。

    “好吧好吧,真受不了你啊。就按你说的,惩戒他们一下吧。”不忍拒绝她,王落辰只好答应了她的请求。

    只见,他在答应了卓应儿之后,便释放出光翼,一下瞬移到陈不居身前。

    陈不居被他重重地打了一掌,血气浮动,胸口剧痛,此时正捂着胸口活血。不想只觉眼前光芒一闪,王落辰便又到了他身前。

    他心中警兆顿生,赶忙将捂着胸口的手掌向外平推,想要趁王落辰立足未稳之际给他一击。

    不曾想,他反应够快,王落辰有备而来却比他更快。他手掌向外推,胳膊还没有伸直呢,王落辰的右手的两根手指却已经到了他的面前。

    接着,只听“嗤嗤”几声,数道元力就由王落辰的指尖释放出来,在他额头上划出了几道口子。

    他只觉额头吃痛,接着一股热流就流了下来。他也顾不得进攻王落辰了,赶忙将手收回捂在额头上,免得血流不止。

    王落辰推开一步,笑着说:“本来想多写几个字的,但师伯的脸皮实在太厚,元力之刃划起来费劲,害得我时间不够,只好暂时不写了。哈哈。”

    “什么?你,你居然在我脸上写字?你写了什么?这也太过分了吧?”

    王落辰快如闪电的出手,让陈不居对他的实力有了更加深入的了解,因而在听说他在自己脸上写字之后,他心中虽然气得不轻,却并没有敢说什么重话。只是问他写了什么。

    听他这样问,王落辰哈哈一笑说:“写了什么,大家都看到了啊。曲师兄应该也看到了,不如就让他告诉你吧。”

    陈不居便将目光转向曲无涯,曲无涯便忙说道:“师父,弟子看得不大清楚,好像是‘不要’两个字,就是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啊。”

    他刚说完,旁边立刻有人说道:“曲师兄看得不错,这位王师兄所写的正是‘不要’两个字。”

    “不要?不要什么啊?王落辰,你为什么要在我脸上写这两个字?”陈不居大家说出自己脸上的字后,向王落辰问道。

    “哈哈,不要什么?这还要我来说吗?你自己应该能够想得到啊。”王落辰故意不说,要他自己去猜。

    不想,不等他自己猜出来,卓应儿却在一旁忍不住说破了。只听她说:“你真笨,枉你活了这么多年,这点悟性都没有。哈哈,不要什么?当然是不要脸了。师兄分明是说你刚才发了誓又不作数,十分的不要脸。你自己做都做了,却居然想不明白。可见你这人脑子里全是浆糊。”

    “应儿,我看他并非是不明白。只是,平时他已经习惯了不要脸了。根本就不把它当回事儿。所以,才想不到不要后面是什么的。哈哈。”劳思雅也从旁讥笑道。

    “你,你们,士可杀不可辱,你们如此羞辱我,我跟你们拼了。”

    陈不居脸皮再厚,被他们几个这样给羞辱了,也是受不了的。所以,他听完他们的话之后,就咬牙切齿地向王落辰冲了过来,要和他拼命。

    “你就省省吧。难道说你真想让我劈了你才死心吗?”

    见他过来,王落辰将璀璨星域给释放了出来。万千星球在他周围散布开来,只待他心念一动,便化作流星炮对着陈不居来一通暴击。

    见此阵势,陈不居吓得赶紧回头逃跑。边跑还边说:“这不公平,你已经超凡入圣,我的战力和你根本就不在一个层级上。无论如何是没法儿跟你打的。”

    “那你还逞强?切,真是不自量力,可笑至极。”见他这副怂样儿,王落辰顿时没有了再教训他的兴趣。他转身对卓应儿说,“看到了吧,就他这种人,愚蠢且猥琐,根本不值得咱们与他计较的。咱们还是走吧。”

    “还有曲无涯呢?你不教训一下他了吗?”卓应儿大概是觉得不过瘾,又将目标指向了曲无涯。

    她才刚这样一说,曲无涯立刻浑身打起了哆嗦。随即,他“扑通”一下,就跪了下来,向卓应儿和王落辰哀求到:“王师弟,卓师妹,念在咱们也有些老交情的份儿上,你们就饶了我吧。师兄我战力低微,经不起师弟一掌的。所以,跟我这种不堪一击的小人物打,怕是要辱没了师弟天道盟盟主的名声的。”

    “呸!谁跟你有交情?我们之间从始至终有的好像都只是过节吧?你好好想想,对不对?所以,新仇旧恨加在一起,要想我们放过你,可事没门儿的。”卓应儿走向前去,一脚踏在他的后背上,气呼呼地说。

    “是是是,师妹说的是。咱们之间是一直都有些小误会。不过,师兄如今已经知道错了。师妹大人不计小人过,就宽恕了我吧。”曲无涯被她一脚踏住,吓得顿时三魂七魄都不全了。他忙不住磕头,请卓应儿原谅。

    “想要我宽恕你?凭什么?除非,你能帮我做点事。否则,休想。”卓应儿脚掌在他后背使劲踩了踩,道。

    “师妹只要能宽恕我,要我做什么都可以。真的,不骗你,若是骗你,我便遭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听话听音儿,曲无涯听卓应儿如此说,便知道她已经不会杀死自己了,忙发誓赌咒地说自己会替她做事。

    “呵呵,真是有什么样的师父,就有什么样的徒弟。你听听,连发誓都是一样的。好啦,别跟我废话了。耳朵伸过来,我将要你做的事告诉你。你听了之后,只管告诉我做得到做不到就行了。”

    说着,卓应儿便将脚掌挪开,以便曲无涯能够直起身来听自己向他耳语。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