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众人的唏嘘声中,王落辰缓步走向陈不居。不一会儿,便到了他的面前。

    陈不居见他来了,一手拿住卓应儿,另一只手便伸过来将王落辰的脖子给捏住了。

    “好啦,我已拿住你了,你不要乱动了。若是敢稍作反抗,我手指一用力,你的脖子登时就会断掉。那样的话,你的小命就没了。听明白了吗?”控制着王落辰后,陈不居得意洋洋地威胁道。

    “好吧,我不动。你现在可以放了应儿了吧?”王落辰用因被他的手给捏住而略显沙哑的嗓音问道。

    “放了她,当然可以了。我刚才发过誓了嘛。抓住你之后,就会放了她的。呵呵。”陈不居点了点头,嘴上答应着,却用眼睛示意曲无涯过来。

    多年的师徒,彼此间熟悉的很,曲无涯自然看得出他的眼色。见他叫自己过去,便忙凑到他近前问道:“师父,您有什么吩咐?”

    “你把这小丫头帮师父给绑起来。一定要绑结实点儿,不要让她跑了。”陈不居向曲无涯吩咐道。

    卓应儿一听他这话,急了。她忍不住向陈不居骂道:“呸,你好不要脸啊。你刚才明明发誓说要将我放了的,怎么我师兄按照你的意思做了,你却又说话不算数了?”

    “小丫头,我哪里说话不算数了?你看,我这不是把你放了?只是,我放了之后,我徒弟觉得不能放走要犯,又将你给抓住了。只不过,你来说说看,他抓你又关我何事?又不是我亲自抓的。就算是老天,也不能因此怪罪我吧?”

    陈不居脸上露出奸笑,一把将卓应儿给推到曲无涯面前。曲无涯便将自己长袍上的腰带取下来,将卓应儿给绑了。

    双手被绑,卓应儿向王落辰说:“师兄,都怪你,偏要信这老鬼的话。你看,这下咱们两个都脱不了身了吧?”

    此时,劳思雅也在一旁说:“你们师徒两个好不要脸,所发的毒誓都可以违背。你们就不怕老天会报应你们?”

    “哈哈,小丫头,你给我闭嘴。要不是老夫腾不出手来,此刻你也已经被我给拿下了。不过,抓住了王落辰和卓应儿这两条大鱼,你这只小虾米抓不抓的也无所谓了。所以,识相的你就赶快逃吧。不然,一会儿连你一块儿抓。”

    被劳思雅给骂了,陈不居心中自然十分生气。但现在他和曲无涯他们师徒俩手里,一人控制了一个,实在无暇顾及她。便只好将她给置之不理了。

    卓应儿也赶忙对劳思雅说:“你别管我们。赶快回去给我爹和师伯他们报信,要他们想办法救我们。”

    “不行,我不走。我怎么能够在这时候自己逃走呢?我要留下来和你还有王师兄同甘共苦。”不想,劳思雅却是有些死心眼儿,根本就不听卓应儿的话,偏要留下。

    “这一个原来是个傻子?呵呵。能逃都不逃。好啊,不逃的话,就一起留下吧。无涯,你押着卓应儿出去召集人手,将他们一起拿住,交给戒律院发落吧。”陈不居讥笑了劳思雅一句,便吩咐曲无涯出去叫人。

    但就在他正得意之时,突然觉得自己的手上传来了一股吸力,将他体内的元力和生命力快速地向外抽取起来。

    他顿时一惊,手哆嗦了一下,就从王落辰的脖子上甩了下来。

    就在他手离开王落辰的脖子之际,王落辰的手一下子就如一条敏捷的蛇一样,飞快地缠了上来。

    待王落辰的手掌缠上他的手腕,他暗道声不好,便要将手抽回来。却不想对方的手掌中一股跟刚才一样的吸力爆发出来,将他的整手臂给紧紧吸住了,让他一下就动弹不得了。

    “呵呵,你刚才发的什么毒誓来着?哦,你好像说,若是食言便叫天打雷劈。是不是啊?可惜啊,这里没有天雷。不过,你也知道,我现如今是天道盟的盟主这事儿吧?既然身为天道盟的盟主,那我今日就替天行道,取了你的老命好了。”王落辰将他的誓言重复了一下,将血神心法高速运转,大力抽取其体内的生命力和元力起来。

    在他的大力抽取下,陈不居只觉得自己身体迅速变得虚弱起来。一种极为不详的预感就在心头升起。

    他觉得自己真会被王落辰杀死,若是在他的生命力和元力被抽干之前,没有自救的措施的话。因而,他忙对曲无涯说:“无涯,快用你手里的卓应儿跟王落辰交换师父,不然师父今日就要命丧于此了。”

    “师父?你真到了如此地步了吗?能轻易将你制住,可见这王落辰战力是多么可怕了。师父,你觉得他这样的人我还敢惹吗?所以,别说什么交换不交换的了。我看我还是拿卓应儿当挡箭牌,从这里逃出去再说吧。至于您,就像您刚才所说的,只能是光荣地为五极门捐躯了。”

    曲无涯见到自己的师父轻易就被王落辰制住了,一下对王落辰的战力有了一个明确地认识。知道今时今日,自己已经在他面前已经变成不堪一击地存在了。所以,他心中便产生了与其在这里冒险和他交涉,不如干脆趁早逃命的想法。

    因而,他一边同陈不居说着话,一边就要押着卓应儿退出大厅去。

    但他到底还是低估了王落辰的战力。王落辰刚才之所以不出手,是因为卓应儿在陈不居的手里。陈不居怎么说也是和卓不群一辈儿的老弟子,战力不弱。他没有十足的把握从他的手里将卓应儿安然无恙地救出来,自然是不敢贸然出手。所以,才想出了用自己将卓应儿从陈不居手中换出来再动手的想法。

    现如今,他的计谋已经得逞,并且还反手制住了陈不居,已然是不需在忌惮什么了。

    至于说曲无涯,就他那点微末战力,现如今在他王落辰眼里,还算是事儿吗?

    正是有此信心,他就在曲无涯刚刚准备逃走之时,用力在陈不居胸口拍了一掌。旋即,他便借着这一掌的反震之力飞身而起,以迅疾无比地速度,一下插在了曲无涯和卓应儿两人之间的间隙中。

    不待曲无涯反应过来,王落辰打出一道星阵就将卓应儿给保护了起来。保证了她的安全,他飞起一脚,就将曲无涯踢飞了出去。

    他这一系列动作,干脆利落,准确到位,一下就让他和卓应儿脱离了对方的控制,可谓潇洒极了。顿时便引来了旁观者一阵喝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