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见王落辰就在自己眼前,陈不居和曲无涯同时露出惊喜之色。s`h`u`0`5.c`o`m`更`新`快

    惊的是,王落辰居然有这样的本事,可以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隐身。只怕他人虽就在眼前,却不大好对付。

    喜的是,王落辰果然也在这里。他可是长老们指名要抓的人,若是他们能够将他给抓住,自然是大功一件啊。到时候,加官进爵,金钱美女,还不是想要什么有什么?

    他们两人的神情逃不过王落辰神识的感知,见他们这副样子,他忍不住心中冷笑一声,暗道:“你们两个不要想太多,只怕你们今日要空欢喜一场了。”

    心中如此想着,他对陈不居说道:“陈师伯,你看,你抓了我师妹,而我抓了你的徒弟。咱们两人手中也算是各有人质了吧?如此一来,谁也威胁不到谁的。所以手里扣着人也就没多大意思了。莫不如这样,我喊一二三,咱们两人同时将人给放了。你觉得怎样?”

    谁知,陈不居却不接受他的提议。只听他说道:“想得美。想要我放人,是不可能的。卓应儿和你,你们两个都是门中通缉的要犯。我若放了,被长老们知道了,岂不是要处罚我?至于我徒弟曲无涯,他虽被你抓住,我却不信你真会敢将他怎样。再说了,即便是你不顾卓应儿的安危,将他给怎样了。他那也是为教捐躯,死得其所。也不枉做了一回五极门弟子的。相信,师门定然会记住他的功劳的。”

    “哈哈,曲师兄,你听到了吧。陈师伯不要你了,准备让你当烈士,名流千古了。不知你听了他的这种安排,心中滋味儿如何啊?”王落辰将曲无涯放下,用手捏了捏他被自己抓住的脖子,笑着问道。

    “这,这,师父,我不想死啊。你可别说这样的话啊。你不知道,王师弟这人可狠着呢。你没听说吗?木长老的影卫被他给杀了两个,抓了一个。五极门前去望月山贺喜的弟子,在回来的路上被人给修理地至今还在床上躺着呢。还有,还有,我还听说他在尘世杀了咱们门中数十名弟子。您老人家听听,他可不是心慈手软之辈啊。你这样说,他真有可能把弟子给杀了的。所以啊,师父你可千万要替弟子想想,好好跟王师弟谈谈啊。”

    命是自己的,名声是给别人传说的。曲无涯可不是一个对名声看重到可以不要性命的人。

    因此,当他听到自己的师父竟然准备要自己捐躯后,马上眼含热泪对着他苦苦哀求了起来。

    陈不居听了他的话,摇了摇头,怒斥道:“闭嘴。你瞧瞧你那点儿出息。不过被人家给吓了一吓,就怂成这样。我跟你说,你别怕,卓应儿在我手里,他不敢把你怎么样的。我所说你为五极门捐躯之类的话,不过是说最坏也不过那样。要他不要以你的死威胁师父放人而已。你这笨蛋,怎么就听不出来呢?”

    “可是师父,若是王师弟他真不顾念卓应儿的安危,把我给杀了呢?所以,师父,咱们最好还是别冒险了。不如您就先用卓应儿把弟子换过去吧。反正,在咱们的地盘上,也不必担心他们能逃出去的。您说呢?”

    事关生死,陈不居的话自然是无法令曲无涯安心的。因此,他赶忙再向师父哀求,要他用卓应儿来交换自己。

    “住口,你不必再说了。我是不会同意交换的。你自己也说了,连木长老的影卫都不是这小子的对手。师父若是将卓应儿放了,即便是在咱们的地盘上,你以为就凭咱们两个,有把握能将他给抓住吗?所以,卓应儿就是抓住他的关键。是万万不能放的。你明白吗?”

    陈不居毕竟比曲无涯狡猾。因此,此时此地的情形,他便比曲无涯看得透彻。他早已想到卓应儿对他们师徒的重要性。心中已经拿定主意,绝不用卓应儿来同王落辰交换自己的徒弟。

    听了他这话,曲无涯自然是不肯甘心,他还想再劝劝自己的师父。却被王落辰给抢去了话头。

    只听王落辰说:“陈不居,你果然是条老狐狸。将厉害关系看得十分透彻。好,既然你都把话说到这份儿上了,我想我再说什么也没用了。所以,不如还是由你划出道来吧。你说吧,这事儿咱们要怎么解决?你要怎样才肯放了我师妹?”

    陈不居听了王落辰的这番话,马上洋洋得意地说:“哈哈,我就知道你是在乎这小丫头的。不然,此次回五极门你是不会将她带在身边的。果然让我猜中了吧。好,既然这样,事情就好办了。要我放了他也行,只需用你自己来换她就好。我保证,只要你乖乖地让我将你给抓住,我马上就放了她。你若不信,我可以对天发誓。”

    “你发誓有用吗?若是你自己觉得有用,你就发一个吧。”王落辰撇了撇嘴,不真不假地说。

    陈不居听了,知道他这是说不信任自己。为了取得他的信任,早一点将他给控制在自己手里,他不计较王落辰话语里的挖苦之意,说道:“发誓当然有用了。头上三尺有神明。我可是十分敬奉他们的。所以,我便对天发誓好了。”

    “哦,你既然这样说,那便发个好了。怎么说也是算一个保证嘛。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谁让我心爱之人在你手里呢。”王落辰一脸无奈地说。

    陈不居便竖起左手中间三指,对天盟誓道:“苍天在上,五极门历代祖师作证,五极门弟子陈不居对天盟誓,今日若是王落辰自愿被我抓住后,我不将卓应儿放掉,便遭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听他发了个誓后,王落辰便将曲无涯放开,慢慢向陈不居走了过去。

    卓应儿见他放了曲无涯,真要以自己换她,心中焦急,大声喊道:“师兄,你可不要糊涂。这老家伙的话你怎么能信?你千万不要犯傻啊。还是别管我,赶快走吧。你走了,或许还能救我出去。若是你也被抓了,我们就都逃不掉了。”

    “不行啊师妹,我怕我一走,他会对你动手的。我可不能让你受一点委屈。所以,若是今日注定我们要有此劫,不如让咱们两个共同承受吧。”王落辰情真意切地说。

    还别说,他这话说的还真挺像那么回事儿,让现场的人听着都挺感动的。他们纷纷情不自禁地替这对苦命鸳鸯唏嘘不已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