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这话极有杀伤力。一下子便将看热闹的那些人的情绪给再次煽动了起来。

    他们纷纷朝着曲无涯指指点点,谴责他不该为难人家两个女孩子。

    见舆论再次倒向了自己这边,卓应儿胆气顿时又大了几分。她猛地一把将挡在自己面前的曲无涯给推开说:“光天化日之下,这里又是公共场合,你这家伙别想耍流氓。给我滚开。”

    曲无涯没想到她敢和自己动手,一时不察,竟然被她给推到了一旁。

    身前没有了人阻拦,卓应儿瞅着这个机会,拉起劳思雅便要向大门那里闯。

    可就在她脚步才刚刚一动,一个瘦削的身影如鬼魅一般挡在了他们面前,将她们的去路给封死了。

    “事情没搞清楚,哪里也不准去。”

    那人拦住她俩之后,极有威严地说了一句。

    “我倒是谁?原来是流氓的师父来了。你来得正好,你徒弟道德败坏,竟然在这里对我们两个非礼。你还是赶快管管他吧。”

    卓应儿被来人挡住后,立时就认出他不是别人,正是曲无涯的师父陈不居。便马上先向他告了他徒弟一状。

    “呵呵,小丫头,想不到你离开了五极门之后,还是这样的顽皮。竟然连诬告师兄这种事也学会了。只是,师叔别的本事没有,依照别人的气息识别人的本事却是有的。所以,小丫头,在我面前,你就不必再演戏了。还是乖乖地束手就擒,让我把你交到戒律院,由他们发落吧。”陈不居微微一笑,伸手便抓住了卓应儿的胳膊,要将她给抓起来。

    他战力要比卓应儿高出许多,卓应儿自然是躲不开的手掌了,便被她给抓了个正着。但,她并没有因此惊慌。

    被他瘦的像鸡爪子一样的手给紧紧抓住后,她眼睛一闭,流下两颗硕大的泪珠儿说道:“大家快看哪,果然是有什么的师父就有什么样的徒弟啊。徒弟是流氓,师父跟他一样也是流氓。一上来,话不说一句,就抓人家女孩子的手,真是不要脸啊。大家都看到了吧,若是戒律院的人来了,你们可得给我作证啊。”

    “够啦,小丫头,你再给我耍赖皮我就不客气了。你不要忘了,这里是什么地方。我是这里的负责人,所有的弟子可都是听我指挥的。你再这样,我便让他们将你绑起来。只怕到时候,他们下手没个轻重,你少不得要受皮肉之苦了。所以,我奉劝你,还是老实些的好。”被她给乱说一通,陈不居有些恼了,手上一用力,便发起狠来。

    “唉哟,我的手。好啊,你敢伤我。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唉哟,师兄,师兄,快来救我啊。”卓应儿的手被他给抓疼了,顾不得许多,忍不住就叫起自己的救星来。

    “师兄?怎么,王落辰也来了?好啊,来得正好。把你们两个一块儿抓了,想必长老们会重赏我们师徒的。”曲无涯听到她喊师兄,马上想到王落辰应该是和她一块儿来了。想到门内对王落辰的悬赏,他立马兴奋起来。

    “不错,王落辰胆敢背叛五极门,成立什么天道盟。长老们正欲将他除之而后快呢。他若是自投罗网,当真是再好不过了。无涯,你快去调集人马,咱们今天就利用这个小丫头,将那小子引来。给他来个瓮中捉鳖。哈哈。”陈不居听了这个消息,也是为之一振,极少发出笑声的他居然都因此大笑了起来。

    只是他这笑声,实在难听。现场之人听了,很多都受不了,不得不将自己的耳朵给捂了起来。

    见自己笑声如此不受大家待见,陈不居忙识趣地将笑声听了下来。

    就在他笑声止住之时,耳边听到有人说道:“笑由心生,你这笑声充满了奸邪,恰恰证明了你这人心中之阴暗和邪恶。适时收住,的确是明智的。不然,待会儿大家就都对你这人的为人全然了解了。”

    “谁?是谁?竟然敢如此辱骂老夫,找死啊?”

    这人句句诛心,令陈不居听后心中是十分的不爽,忙寻找那人,以便出手教训。但让他心中吃了一惊的是,他虽努力寻找,却根本辨识不出那人的位置。

    他心中不禁暗自揣测,或许这大厅之中藏有高手。因此,忙对曲无涯说:“你这蠢货,傻站着干嘛?还不快去调兵?”

    曲无涯在听到那人对师父的羞辱后,正欲向自己师父献媚,痛骂那人几句。不想却被师父给骂了。心中暗自恼火,也十分不解,师父为何不去找那人算账,却拿自己出气。

    不过,这家伙在正经事儿上虽然没什么智商,于动歪脑筋上却是有些小聪明的。他被陈不居骂了之后,脑筋一转,便觉察出师父骂自己或许是有道理的。

    而这道理便是他师父意识到了危险,要他赶紧去找帮手。

    这样一想,他立时心中便豁然开朗了。赶忙拔腿就跑,想去叫人。

    然而,就在他身形才动,却觉得自己脖子一紧,脚下一空,人就不由自主地悬到了空中,失去了自由。

    “谁?是谁抓我。快把我放开。”被人悄无声息地制住,曲无涯心中惊恐,赶忙挣扎着问道。

    “嘘!闭嘴!我嫌吵得慌。而且,我这个人有个毛病,就是别人一吵得我烦了,脾气就特别容易变差,喜欢打人毁物。若是那样的话,只怕曲师兄你就要倒霉了。哈哈。”那人大笑着,向曲无涯发出了威胁。

    曲无涯听后,立马就老实了。

    他任由那只看不见的手将自己悬在空中,再也不敢乱动了。嘴巴里磕磕巴巴地问道:“你、你、你不要发脾气了,我不动了还不行了吗?只是,你到底是谁啊。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哈哈,这就对了嘛。你问我是谁?怎么,曲师兄的识人能力不是很强的嘛?人家脸肿成那样儿的女孩子,你都能够看出她是谁来。我跟你说了这么多话,你还不能够由我的声音听出我是谁吗?”那声音调侃道。

    “你,你是王师弟?对不对,你是王师弟。我就说嘛,你的声音这么耳熟呢。”曲无涯被他给奚落,努力想了一下,终究还是听出了抓住自己这人是王落辰。

    “不错,正是我,王落辰。想不到曲师兄这狗耳朵还真是灵光的很,好久不见依旧能够听出我是声音。可见,你对我可真是没少费了心思。”

    王落辰听他认出自己,便不再隐身。

    他直接将隐身衣脱去现出身形,满脸讥笑地对着他,又挖苦了一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