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种子听后,以意念同他说道:“当然,这个道理我是明白的。所以,到时候我会按照你的意愿,将你的亲人和战友的寿命都给延长的。你务必要相信我可以做到这一点,你别忘了,我可是未来的宇宙啊。这件事情对我来说,简直就是小事一桩啦。”

    “那就好。有你这句话,我自然是会更加努力帮你的。好啦,这事儿咱们就这样谈妥了。接下来,就让我带你出去吧。”

    得到了他进一步地许诺,王落辰便终止了和他的意念交流,将石球装进了音灵石中。然后,他便小心翼翼地从仓库中退了出来。当然,在离开的过程中,他也顺便拿走了几件看起来还不错的物品,当做送给卓应儿和劳思雅的礼物。

    按原路返回,他很快便来到了师门贡献处的大厅里。

    才刚进大厅,就听见了由大厅中排队领任务的地方传来的吵闹声。

    他神识极为敏锐,听声辨人的能力也极强。所以,吵闹声才刚入耳,他便听出那声音是来自于卓应儿她们两个以及另外两个男人。

    “不好,有麻烦了。”

    心中暗道一声不好,王落辰忙向吵闹的地方走去。

    待到了近处,他没有立刻脱去隐身衣,现身出来。而是,先站到一旁听他们吵些什么,以便采取对策。

    只听卓应儿说:“你们讲不讲理?人家女孩子的脸弄成这样,本来就够心烦,够倒霉的了。你们还偏偏说人家的脸不是毒王蜂蛰的,是用什么方法假扮的。这不是胡说八道吗?让大家说说看,谁家姑娘不爱美,会把自己的脸弄成这个丑样子来吓人啊?大家说是不是这个道理啊?”

    她这样一煽动,周围的学院弟子们立刻便跟着起哄,都说她说的有道理,质疑他们的那两人是无理取闹,没事儿找事儿。

    那被大家给说了的男人,狠狠地瞪了大家一眼说:“都别吵吵,我这么说是有道理的。你们这些蠢货,战力低微,阅历有限,自然是看不破她们的假面具的。不过,我已经叫人去请我师父了。他老人家战力超绝,修为精深,自然是有办法破除她们施展在脸上的伪装的。不信,咱们走着瞧。等我师父来了,她们肯定马上原形毕露”

    “你放屁!我们脸上有什么伪装?你别说请了你师父来,就是请了五大长老来查验,我们的脸也是毒王蜂的毒给弄的,所以……”

    虽然心里明知对方说的是事实,但卓应儿岂肯承认?因此,那人话音刚落,她就假装无辜地对他进行了反驳。

    但,话才说了一半。识海里却突然收到了一条来自王落辰的意念,这意念对她说:“东西已经到手,不必跟这家伙纠缠,赶快就此离去。”

    得到这条意念之后,卓应儿马上话锋一转,说道:“所以,我们根本就是不怕的。只是,因为被你气了这么一气,血气流动加快,体内的毒性发作的更加凶猛了。此刻脸上痒痛难忍,需得回去做面膜儿去。就不跟你一般见识了。师妹,咱们走。别理这神经病了。”

    嘴里说着,她便拉起劳思雅,意图从这里离开。

    那人一看她们要走,哪里肯善罢甘休?他一个箭步蹿到卓应儿和劳思雅前面,伸开双臂将她们挡住说:“怎么?怕了?想走?呵呵,还说你们两个的脸没有问题?若真没问题,心虚什么?”

    “呸,曲无涯,你属狗的啊,见人就咬?你还有完没完了?你赶快给我让开,否则别怪姑奶奶不客气了。”

    被他给拦住,脱不了身,卓应儿一下急了。气急败坏地就指着他的鼻子骂上了。

    只是,她只顾骂得痛快,却忘记了一般的五极学院的弟子,可是没有胆量骂他眼前的这个叫曲无涯的男人的。

    因为,这家伙可不是普通人。他的师父,正是这师门贡献处的负责人。掌管着弟子们师门贡献任务的难易程度。他这样的人,谁敢轻易得罪啊?更别说指着鼻子破口大骂了。

    曲无涯也是被她给骂了一个愣儿。因为,自从王落辰他们这帮人不在五极学院了之后,这么长的一段时间里,可很少有人同他这样讲话的。

    他愣了一下,脑筋飞快地旋转着,想要弄明白眼前这名脸肿的跟猪头一样的女弟子,为什么会有这样大的胆子来骂自己。

    脑筋转了几圈儿,他认真看了看卓应儿的体形神态,心中突然冒出来一个和她极为相似的身影。

    那个身影也属于一个少女。那少女的爹,论地位在五极门中并不怎么高,但却因为战力在他师父陈不居那一辈中十分了得,拥有着极大的声望。

    那少女也因此被很多人宠着。结果使得她脾气有些不好,举止也略显粗鲁,动不动地还时常骂人。

    想到这里,那少女的名字就被他给想了起来。

    “卓应儿?真的是你吗?哈哈。想不到,你居然这么大胆子,敢跑回五极门来?好啊好啊,来的好啊。这下我想不发达都不行了。”

    想到卓应儿的名字,他马上就向卓应儿大笑着,说出一番十分得意的话来。

    “神经病?你说什么?你说谁是卓应儿?我才不是呢。”被他一语道破身份,卓应儿不免有些惊慌失措,语气和表情都有些不大自然起来。

    “你不必抵赖。当初因为和你们几人有间隙,我没少暗中观察你们。对于你们几人的身形,神态,举止等等,我都十分熟悉。所以,即便是今天你把脸给弄成这副鬼样子,我也是可以认出你的。卓应儿,你就是卓应儿。若不是,我宁愿把自己脑袋割下来给你当球踢。”

    曲无涯自从和王落辰他们闹了矛盾之后,真就是天天跟踪监视他们。就是想着从他们身上找出点儿错来报告给戒律院,也好借戒律院的执法者之手,好好教训他们一顿。出出他心中的一口恶气。

    因此,对于卓应儿的身形,他当真是十分熟悉的。所以,才能够在卓应儿的脸面目全非的情况下,把她给认了出来。

    卓应儿这下真是有些慌了。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回答他了。劳思雅便在此时说道:“大家听听,这位师兄没事儿专门偷看人家女孩子,能是什么好东西?大家想想,像他这种人的话,可信得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