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尖刺冒出,石球的体积也猛地胀大了数倍。随后,光芒一闪,它又恢复了原状。

    “你瞧见了吧?我就是这样将箱子给撑破的。”宇宙种子在做完演示之后,不无得意地对王落辰说道。

    由他刚才的演示,王落辰早已看出他将箱子撑破的门道。便笑着说:“想不到你这样聪明,可以想出这样的法子。只是,我不太明白,你所居住的不是颗石球吗?它怎么还能随意变形呢?”

    听他这样问,宇宙种子轻笑着回答:“呵呵,我有说过这个球就是石头做的吗?我跟你说,能量的高级形态便是类物态。换句话说便是,能量精纯到一定的程度,便呈现出如实物一样的形态。但两者只是形态类似,本质却有不同的。我看你现在已经能够使用能量拟态武器攻击了,这个道理你应该懂的。对不对?所以,我所居住的这个球呢,便是一种以类物态形态存在的能量体,并非是什么石头构成的球。既然它是这样的东西,那它自然就可以任意变形了。这下,你明白了吧?”

    “你这样说我就明白了。只不过,既然你拥有这样一个由能量构成的寓所,怎么不充分利用它呢?比如说,当别人要把你关进箱子里的时候,你直接变出两只翅膀来飞走,他们不就关不了你了吗?”王落辰可以理解他的话,但却不明白他为何有能量而不使用。

    “这个嘛,唉,我上次不是跟你说了?我是卵生的,这个球其实就相当于一个卵。而我,则是这个卵中还在孵化过程中的胚胎。也就是说,我现在还没有真正成形,离发育成熟更是早得很呢。因此,我便没有使用这些能量的能力。除非,以星烁和星云为引子来调动它,否则,我是根本就无法借由它去做任何事的。”宇宙种子有些无奈地跟他解释说。

    “哦,原来如此。那不知你何时才能发育成形呢?”王落辰又问。

    “很漫长,如果这一过程中没有足够的星云和星烁供给的话。不过,如今不同了。谁叫我运气好,遇到了你呢。有你的帮助,我相信我一定可以在你们所在的这个宇宙灭亡前,由这个卵中孕育出来的。那样的话,等到你们这个宇宙湮灭时,我就可以替代它了。而你呢,完全可以搬到我所形成的新宇宙中去住,也不愁到时候会随着旧宇宙一起死去了。所以,你可一定要努力吸收星云和星烁啊。”宇宙种子略带几分庆幸地说。

    “这,你不要这样说。你这样说我会感觉压力好大的。再说,你也说了,你要孕育成熟,需要很长的时间。你觉得我可以活到那个时候吗?不过呢,尽管我可能并不能从你这里得到什么好处。但我还是尽我所能帮你的。这个你尽管放心好了。就当我为自己的子孙和全人类的子孙留下一份希望吧。”王落辰听他又给自己画大饼,忙说道。

    “你不要这样说嘛。我跟你说,这便是我要跟你说的重点了。你若是在我孕育这件事上帮我,我绝对是不会让你白付出的。我可以想办法让你获得比别人更长的寿命,以便你能够等来新宇宙的诞生。怎么样?你觉得我这个酬劳还能令你满意吗?”大概是怕王落辰不肯帮自己,宇宙种子将他可以给予他好处给说了出来。

    “比别人更长的寿命?这个嘛,的确是非常丰厚的酬劳。哈哈,好吧。我就信你的话,比以往更加卖力地吸收星云和星烁供你使用好了。”

    王落辰并不怎么相信他的话,觉得所谓延长寿命之事,只怕是他给自己画的另外一张大饼,并笑着随口应了一句。

    说完,他便要将石球给收进音灵石中去。

    “你别不信,我是很认真的跟你说的。我真的可以为你延长寿命的。而且,你也必须得延长寿命才行。因为,我知道,你跟这个星球上的外星人之间应该会有连绵不断的战争。并且,你们的战争有很大的几率会扩展到这颗星球之外去的。对于星际旅行,你大概还不了解吧。在星际间旅行,动辄就要穿越数万光年。在这一过程中,人的生命长度会随着飞行速度的变化而发生变化。若是没有极长的寿命,你根本就无法进行这种旅行的。为了你可以进行这样的旅行,我也是会将你生命给延长的。我可不想你在飞行过程中突然就死去。所以说,我刚才所说的话绝不是哄骗你的。你一定要相信我的诚意啊。”

    宇宙种子大概是察觉出了他语气的随意和不相信,便忙又讲出了一个自己必定会为王落辰延长寿命的理由。

    王落辰初听他这话,觉得有些不可理解,因此便觉得有些可笑。但他仔细想了想之后,觉得他这话十分的有道理。

    狂霸星人来自宇宙的另一端,是一股极为庞大的势力。地球对于他们来说,不过是其占领的所有星球中极不起眼的一颗。若是地球人反抗,他们或许会因为不屑为这个小星球战斗而放弃占领。那样的话,地球应该能够轻易地得到解放。

    但若是,他们并不肯放弃地球呢?那他们在受到地球势力的驱逐和打击后,会不会从其它星球上调集援兵前来救援呢?

    所以,如果将这个因素也考虑进来的话,地球解放这项事业,只怕是没那么容易完成呢。

    换句话说便是,地球若想得到完全的解放,必须要阻断狂霸星人来自宇宙中其它星球的援兵。惟其如此,才可能取得地球保卫战的最终胜利,获得永久的和平。

    照此推断,必然就要如宇宙种子所说的那样,在星际间和狂霸星人进行较量,展开战争。而进行星际战争,的确是需要很多条件的。但无论怎样,参与这种战争的地球人寿命必须加以延长是肯定的。不然,怎么应付长时间的星际飞行呢?

    想清楚了这一点,王落辰对宇宙种子说:“你的话我认真考虑了一下,的确是很有道理。只是,我想你也应该能想到,一场战争可不仅仅只是由一个人来完成的。所以,若是你只是将我一个人的寿命延长了,恐怕也是没什么用的。必须要有一大批人的寿命都得到延长才行。你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