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卓应儿的样子给吓到了,劳思雅忙说:“应儿,你好可怕啊。怎么动不动就想着杀人呢?好啦好啦,我不说了还不成吗?只求你别杀了他们就好。”

    王落辰见她当真,便笑着对她说:“思雅,你还真当真了?你看不出应儿地逗你的?好啦,放心,他们不会有事的。咱们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

    说着,他便整了整五极学院的院服,从房间里走了出去。

    他的身后,卓应儿也挽起劳思雅的胳膊,同她一起追了上来。

    三人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由这处住所离开,便向着师门贡献处走去。

    一路之上,遇到别人跟他们打招呼,他们也会积极回应。若是对方不理睬他们,他们也不主动跟对方说话。总之,他们尽量表现的十分自然,不让人看出有什么异常来。

    去师门贡献处的道路他们十分熟悉,一路之上又没有遇到什么麻烦,他们很快就到了那座模样有点丑的圆形建筑前。

    到了门口,自然是要受到值守弟子的盘查的。他们便将腰牌出示给了对方。

    那人看了看腰牌,没瞧出什么问题,便指了指他们的斗篷说道:“为什么戴着这个?拿下来,让我看看你们的脸。”

    听他这样说,王落辰忙说道:“师兄,你还是别看了吧。我们前日去妖精森林采药,不小心被毒王蜂给蛰到了。脸肿的跟什么似的,很吓人的。”

    “没事儿,我胆子大,不怕吓。你就把脸露出来给我瞧瞧吧。这是例行公事,还请配合。”值守的这名弟子工作挺认真,非要看看王落辰的脸。

    见他坚持,王落辰便冲劳思雅和卓应儿两人做了个手势,将自己的斗篷给摘了下来。

    “哇!这也太恐怖了吧?你们还是赶快把脸给藏起来吧。”

    三人一起将遮挡物除去,露出了他们惊世骇俗的脸,顿时把这个盘查的弟子给吓了一跳。他赶忙捂着胸口,按住自己狂跳的心脏,要他们把脸给“收”起来。

    见他被自己给吓到,王落辰咧着大嘴笑着,边将斗篷给戴好边说:“你看,我就说会吓到你吧。怎么样?真被吓到了吧。哈哈。”

    “谁曾想你们这脸这么严重啊。好啦,既然已经验看了,便不必多说什么了。你们三个就进去吧。”

    值守的弟子心存余悸,唯恐自己再看到三人的恐怖的脸。忙催促他们三个赶快进去。

    这正是王落辰他们巴不得的事儿,见他同意了,不待他多说什么,便大摇大摆地从门口走进了师门贡献处的大厅。

    这里面仍旧和以前一样昏暗。昏暗到若是不把两只眼睛瞪圆了都看不清里面的通道和摆设。

    “师兄,咱们已经进来了。可就这光线,该如何寻找我那宝贝呢?”以目光扫视了一眼,两眼一抹黑的卓应儿,忍不住向王落辰问。

    “师妹不用担心,我已经以神识锁定了那石球的位置。只是,以这个位置来看,它应该是在这大厅后的府库里。那里应该也有人把守,怕是不好进去呢。所以,我打算隐身进去。至于你们两个,就暂时留在这里好了。记住,不要惹事,免得暴露了自己的身份。”

    王落辰向她们两个低声交待了一番,就找了个僻静角落,将隐身衣给穿上了。

    见他隐身,卓应儿和劳思雅两个人就混进了前来领任务的人群里,假装排队领任务。

    王落辰看她们混进人群,料想应该没什么麻烦会找到她们头上,就贴着大厅的墙壁,慢慢向府库走去。

    但就在他即将到达府库之时,他猛然发现在府库前面的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坐着一个干巴老头儿。

    这老头他认的,不是别人,正是他初到圣境后,就得罪了的那位陈不居。

    见到是他,想起这老小子当初分派他高难度任务的事,心中不禁暗暗骂了一句:“这老家伙怎么还没死?当真是好人不长命,坏人活千年啊。”

    心里这样骂着,他仗着自己穿了隐身衣,且又匿立方隐匿了神识,便不理会他的存在,仍旧贴着墙壁向前走去。

    但才走两步,就听那陈不居幽幽地问了一句:“谁在那里?还不给我出来?”

    “怎么?被这老家伙给发现了吗?不能啊。我隐藏的可是很严实的。曾经多少次在高战力武者的面前都没有被发现过。以他的战力来讲,应该不能够发现我才是啊。”

    他的问话,让王落辰心里一阵纳闷儿。

    不过,他却并不因此惊慌。因为,以他现如今的实力,陈不居并非他的对手,即使真被他发现了,动起手来,他也有十足地把握可以将其击败并取走石球的。

    当然,能不动手还是尽量不动手的好。所以,虽然心中打定了主意,他并没有采取任何的行动。只是呆在原地,等着陈不居做出进一步的举动。

    可谁知,他等了一会儿,那老家伙却并没有动。

    随后,他听见这陈不居轻声“咦”了一声,自言自语地嘟囔道:“明明有异常的空气流动的,怎么会没有人呢?”

    听了他的这句话,王落辰心中忍不住又暗骂:“靠,这老东西,真是狡诈啊。原来他刚才那一声质问,不过是诈人的。并非是因为他真的发现了什么啊?呸,害我白紧张了半天。”

    弄明白他并没有发现自己,王落辰便不再迟疑。他将身体的动作尽量放缓,使得空气不至因自己的行动发生大的流动。再次向府库的大门前进。

    他很快便绕过了陈不居,到了府库大门之前。

    这里也有弟子值守。不过,这些人对他来说,就是摆设,根本就无法阻挡他进入府库。

    他很轻易地就通过了府库的大门,便按照神识的指引,穿过一条长廊,向它所在的位置而去。

    大概是因为所存储的东西实在太多吧,府库之内对所有的物品进行了分类。这些分好类的物品都存放在不同的分仓库中。宇宙种子所居住的那个石球,便被分到了一个标着“异类”的分仓库中。

    王落辰找到了这里,发现门是上锁的。

    “靠,府库里面弄分库,分库还要装上门安上锁,这种事儿恐怕只有陈不居这种家伙才能干得出来。不过,就这破锁,又能挡得住谁呢?呵呵。”

    心里暗自嘲笑着陈不居,王落辰便以复仇法阵将锁给开了,走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