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完,她便将眼睛闭了起来,做出一副等着王落辰放毒蜂来蛰她的样子。

    不想,她眼睛闭上了好一会儿,也没等到毒王蜂尾后针,反倒等来了王落辰的嘴巴。

    就听王落辰“嗞”地亲了她的脸一下,说道:“师妹,闭起眼睛来是让我亲你一下吗?好啦,现在亲过了。你可以睁开眼了。”

    “师兄,你干嘛啊?这时候你不是该用毒王蜂来蛰我吗?怎么趁机占起人家便宜来了。不过,人家不介意的。只要师兄喜欢。呵呵。”卓应儿摸了自己被王落辰亲过的地方,一脸幸福地说道。

    “应儿,你少发花痴啦。你没听出来嘛,师兄并没有用毒王蜂蛰你的打算。亏你还傻傻地闭上眼睛,等着毒蜂来蛰。哈哈。”劳思雅见她这样,忍不住取笑她说。

    “思雅说得对,我真没有用毒王蜂蛰你的打算。因为,我根本就没有毒王蜂啊。”王落辰也笑着说。

    “没有毒王蜂?那你刚才还提它干嘛?不是说废话吗?寻开心是不?哼!”听了王落辰的话,卓应儿有些不悦地问道。

    王落辰见她又撅起小嘴儿生气,忙微微一笑,说道:“师妹别急,听我把话说完嘛。我虽然没有毒王蜂,但我却有办法模拟出被毒王蜂蛰到的效果啊。”

    “模拟被毒王蜂蛰到的效果?怎么模拟?该不会是打耳光吧?那可不行。”听他这样说,卓应儿想到了一种可能。忙用手将脸给捂住了。

    她一这样儿,劳思雅也有样儿学样儿的把脸捂起来了。

    “哈哈,你们误会了。不需要那样的。只需要利用功法,将全身的气血向面部集中就行。你们看,就像这样。”

    王落辰边向她们解释着,边用手在面部自上而下慢慢地抹了一下。

    卓应儿和劳思雅看到,随着他的手从脸上抹过,他的整个脸庞竟然如充了气一样,变得肿大起来。这样一弄,他的五官便一下子移了位,若不是她们知道面前这个人就是自己的师兄,根本就认不出来他是谁了。

    “师兄,你是怎么做到的?这也太神奇了吧?秒变猪头。哈哈。”卓应儿摸着他圆鼓鼓的脸颊,玩笑道。

    “不要笑我,你还不是一样要变猪头。来吧,让师兄帮你变成猪夫人。哈哈。”听她取笑自己,王落辰伸出手去,也在她脸上抹了起来。

    随着他的手掌落在脸颊上,卓应儿只觉的他的手掌上透出一股强大的吸力,将她全身的气血都吸引得不断向脸颊上流动。不过片刻,她就觉得自己的脸颊慢慢长大了。

    她忙伸出手去摸自己的脸,果然,自己的脸已经比原来大了足有一倍。

    而随着她的脸颊变化,劳思雅的笑声也在旁边响了起来。

    “哼,笑什么啊?你不是也一样要变丑?来,师兄,快把她变丑,省得她笑话咱们。”见她指着自己的脸笑话自己,卓应儿忙一下子跳过去,将劳思雅给抓住,要王落辰为她变脸。

    王落辰笑了笑,便伸出手去在劳思雅的脸颊上抹了一下。

    这之后,卓应儿的笑声便响了起来。她指着劳思雅的脸说:“你看看,你看看,你也变猪头了。这下不笑我了吧?”

    “这,人家真变了啊?肯定很丑吧。哎呀,这让人家怎么见人呢?”劳思雅摸着自己肿胀变形的脸颊,烦恼不已地说。

    见她烦恼,王落辰忙说:“思雅,不要担心。我没打算就让你这样出去见人的。你想啊,咱们的脸变得这么奇怪,若是就这样出去,不是明摆着要吸引大家的目光吗?那样的话,咱们就是想低调行事,只怕也是不行了。而被人给关注了,对咱们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情。毕竟,五极门中还是有很多高明的人物的。若是他们从咱们的脸上看出破绽,少不得会惹出麻烦来。所以,咱们这脸只是用来糊弄师门贡献处值守的弟子的,在来回的路上,还是不要露出来的好。”

    “师兄说的是,咱们的确不应该就这样招摇过市的。不如这样好了,我们都用斗篷把脸给遮起来,也省得别人瞧见咱们的模样。”

    劳思雅巴不得自己的丑样子不为人所见呢,听王落辰这样说,忙出了个可以将脸遮住的办法。

    “这主意好。正好我这里还有去影界时所携带的斗篷呢。咱们就穿戴起来吧。”

    说着,王落辰由音灵石中取出了三个斗篷。

    随后,在递给她们两人一人一个之后,自己也穿戴起来。

    待她们也穿戴好,王落辰便说:“咱们走吧,院服等咱们出去再想办法。”

    卓应儿她们点了点头,就和他一起离开了寓所。

    寓所距离其他五极学院弟子的住处并不远,为了弄到院服,他们三个从寓所出来后,就向他们的住处而去。

    到了住处外面,王落辰以神识探查了一下,很容易地就找到了几个在家的学院弟子。

    他们便悄悄潜入进去,将他们给打昏,把院服给弄到了手。

    “师兄,打昏的弟子怎么办?”换上院服后,卓应儿问。

    “先绑起来,堵上嘴。然后把门给反锁。要他们无法出去向巡查的弟子报告情况。”王落辰说着,就动手绑人。

    他一动手,卓应儿和劳思雅也行动起来。很快,就将被打昏的弟子给绑了个结结实实。

    “好啦,都绑好了。咱们走吧。”

    人已绑好,王落辰便欲离开。

    劳思雅见他要走,忙有些担心地问:“师兄,这些人被咱们给绑了起来,便失去了行动的能力。这样的话,时间长了,他们会不会被饿死?”

    “傻丫头,你担心什么?这里是什么地方?是学院学生的宿舍区啊。这些学生之间,彼此都有来往的。成天价不是你来找我玩耍,就是我喊你去闲逛。所以,这几个人虽然被咱们绑在这里,却绝对不用担心会没人知道的。怎么样,这下你不担心了吧?”王落辰就劳思雅的善良笑了笑,说道。

    “思雅,你这人就是喜欢乱发善心。他们是谁?他们都是咱们的敌人啊。你还替他们担心。哼,若不是怕生出事端来,说不定我刚才出手的时候就把他们给结果了。也省得将来他们助纣为虐,帮长老跟咱们打仗。”卓应儿见她爱心泛滥,故意装出一副恶狠狠地样子,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