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三个悄然在原来的寓所前落下,毫不费力的就把门给撬开,溜了进去。

    到了里面,进了屋,卓应儿一看,有些气愤地对王落辰说:“师兄,屋子里的东西呢?咱们的东西怎么全都不见了?”

    “师妹啊,这很奇怪吗?人走茶凉,咱们都不在这儿了,人家还能把那些东西给咱们留着?当然是要搬走了呀。”王落辰笑着拍了拍她的脑袋,问。

    “话是这样说,可是看到眼前的场景还是很生气。尤其是,他们还拿走了我的宝贝石球,更是让我心里非常生气。师兄,我的宝贝不再这儿了,你说咱们怎么办吧?”卓应儿噘着嘴,气呼呼地说。

    见她生气不已,王落辰忙对她说:“师妹别生气,也别着急。你这个宝贝我有办法找到。”

    “师兄?真的?你不是骗我的吧?”卓应儿听了,脸上露出惊喜之色,忙向他问是不是真能找到。

    “我骗谁也不能骗你啊。哈哈。你且耐心等一下,待师兄为你找一下石球的位置。”

    说完,王落辰便将双目闭上,将神识释放出来,寻找宇宙种子的位置。

    他的神识由打他们的寓所出去,在旭日峰上细细搜索。因为熟悉石球能量波动的频率,约莫两三分钟的时间,便让他找到了它的所在。

    那个位置,他在头脑中结合着旭日峰的地貌推断了一下,不是别处,正是由陈不居所掌管的师门贡献处。

    确认了石球所在的位置,王落辰便将神识收回本体。接着,他睁开眼睛,对卓应儿说道:“师妹,找到了。它此刻正在师门贡献处。”

    “怎么会在陈老头儿那里?难不成是他将我的宝贝据为己有了?”卓应儿有些不解地问。

    “依我看,石球倒不一定是被陈不居给据为己有了。应该是有人将咱们这里的物品给收走后,便放在了他那儿。你不要忘了,他那儿原本就是个大仓库嘛。”王落辰想了想,说道。

    劳思雅此时也从旁说道:“对啊,师门贡献处是用来存储弟子们为师门所上缴的贡献的。由于弟子贡献极多,它便被修的极大。咱们的物品也不少,别处或许放不下,就放到那里去了吧。”

    “好吧,管它是怎么到那儿去的呢。既然知道了它在那儿,那咱们就去那里把它给拿回来好了。师兄,你说呢?”卓应儿是个爱财如命的家伙,自己的宝贝自然不舍得不要了。便决心去师门贡献处把它给弄出来。

    王落辰比她更清楚石球的价值,他自然是更想将它给弄出来,然后带出五极门了。为达此目的,他这次暂时不去见秦俊彦都可以。

    因此,他便用力点了点头,说:“师妹说得对,咱们得去把它给弄出来。可不能便宜了陈不居那老家伙。”

    “既然大家都同意了,那咱们还等什么?不如这就出发吧?”卓应儿一听王落辰同意了,马上就要前往师门贡献处取石球去。

    “师妹,别慌啊。师门贡献处既然是存储弟子们的贡献之处,那么为防止物品流失,肯定会有许多防护措施的。咱们贸然进去,只怕是石球拿不到不说,还会惊动里面的人。若是那样的话,咱们的行踪不就暴露了吗?所以,在去之前,咱们还得想过稳妥的办法才行。你说呢?”王落辰一把将她拉住,笑着说道。

    劳思雅也说:“是啊应儿,咱们现在已经不是五极门的人了。你当咱们还能随便在五极门内走动啊?不想个稳妥的办法,一出门怕是就被人家给认出来了。那样的话,咱们这一趟不就白跑了?

    “你们说的很有道理。可咱们有什么办法可想呢?咱们现在已经不是五极门弟子了,总不能让咱们再变回去吧?”卓应儿被两人一说,顿时有些发愁了。

    王落辰听了她这话,却是猛然脑中灵光一闪,有了主意。他一下将卓应儿双肩按住,晃了晃,高兴地说:“应儿,你太有才了。你这想法好啊,咱们完全可以再变回五极门弟子嘛。哈哈。”

    “师兄?你的意思是……”一时之间,卓应儿被他的话给搞糊涂了,忙一脸迷茫地问。

    “我的意思是,咱们可以装扮成五极学院的学生,以领任务为名,混进师门贡献处去啊。这样一来,咱们不就是可以不暴露形迹,也可以取回石球了吗?”见她不明白自己的意思,王落辰忙向她解释了一下。

    “装扮成五极学院的学生?怎么装?咱们现在可是既无腰牌也无院服了啊。”卓应儿听后,觉得不妥。

    劳思雅也摇着头说:“就算咱们有腰牌和院服只怕也不成,因为咱们三人的脸改不了啊。我和应儿还好说,没多少人认的。师兄你可是三教大比的冠军,五极学院的名人啊。你就是拿了别人的腰牌进去,只怕也会马上被人给认出来吧?所以你这个办法肯定是不行的。”

    对于她们两人的顾虑,王落辰摆了摆手,不以为然地说:“你们说的这些,我自然也想到了。而且还顺便将克服这些困难的办法给想了出来。学院的院服和腰牌很好弄,只要我随便抓三个学院的学生,就能搞来。至于说咱们三人的脸嘛。不知两位师妹听没听过毒王蜂?”

    “毒王蜂?当然听说过。它本就是妖精森林里的一种毒蜂嘛。据我所知,被这种蜂给蛰到了,无论伤口在何处,其毒素在进入人体后,都能让被蛰到的人整面部肿起来,将整个人给搞得面目全非。若是没有解药,没个三五天,这症状根本就缓解不了。师兄,你提它干嘛?难不成你是要用毒王蜂来蛰我们,令我们容貌变形,使得别人看不出来?这,这也太残忍了吧?我才不要呢。”

    劳思雅自小在妖精森林长大,对其中的生物物种自然是十分熟悉了。听他提到毒王蜂,她立刻便将其对人的危害给说了出来。

    但说着说着,她似乎明白了王落辰的意思。想到自己要被毒王蜂给狠狠地蛰一下子,她马上吓得捂住脸,坚决不同意王落辰的那样做。

    谁知,卓应儿却说:“哎,思雅。你怕什么啊?不就是别毒王蜂给蛰一下嘛。又死不了。只要能够将我的宝贝给找回来,挨上这么一下,也没什么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