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他态度认真,不像说谎。王落辰便对他笑了笑说:“毕师兄不必发誓,我相信你所说的都是真的就是了。好啦,既然秦师兄的处境比我想象中的要好,那我就没什么可担心的。毕师兄,谢谢你将他的情况告诉我。你可以走了。”

    “王师弟,那我走了。不过,王师弟,你别怪师兄多嘴。师兄还是想问问你,在走之前秦师弟那里,你可还有什么话要带没有?”

    没想到王落辰听自己讲了秦俊彦的近况后并没有生气,毕世明心中不禁有些不解。这不解在让他憋得慌。临走之时,忍不住向王落辰问了一句。

    “毕师兄的真正意思,大概是想问我有没有什么指责秦师兄的话,要托你带过去吧?没有。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人生道路的权力,我又怎么会因为秦师兄的选择而指责他什么呢?所以,只好多谢毕师兄的好意了。”说完,王落辰向毕世明拱了拱手,并做了一个相请的动作。

    毕世明便冲他尴尬一笑,再道声谢,带着五极门使团的人,在众人注目和指点下,战战兢兢地离去了。

    他们走后,冷千山便宣布喜宴开始,招呼大家到殿内殿外的酒桌上就座。

    随后,大家纷纷谦让着,在相应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虽然经历了木长老和水长老两人捣乱这事儿,但喜宴一开,大家几杯酒下肚后,很快就将这事儿所带来的不愉快给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心中不快去除,大家的酒兴逐渐高涨。喜宴的气氛,便慢慢热闹了起来。

    见此情形,为使得来宾尽兴而归,作为今日当然的主角,王落辰便到各个桌上,向大家一一敬酒。

    盟主亲自敬酒,大家岂有不喝之理。因而,王落辰所到之处,顿时响起一片觥筹碰撞之声。

    大家个个开怀畅饮,这酒便喝得十分敞快,也十分尽兴。只是这时间上,便不免有些拖延。

    反正,等到酒宴结束,众人散去,已经是子夜时分了。

    王落辰陪着大家喝酒,自己也不免喝了不少。待酒宴结束,回去洞房之时,人已微醺,身形也是略显摇晃。

    等到在侍女扶持之下,回到了冷无痕为他成家立业备下的新住处。被三位新娘子迎进房内,免不了挨了她们一阵数落。

    她们数落的内容,大致相同,都是怪他不该多喝酒,弄得浑身上下一身酒气回来不说,还害她们等他到大半夜。

    听了她们的话,王落辰嘿嘿一笑,说道:“你们就别说我了。怕什么啊?这点酒对我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的。半点也不会影响到咱们洞房的。哈哈。”

    “什么洞房不洞房的?我们刚才可都商量好了,若是你喝醉回来,我们之中的哪一个都不会让你上床的。所以啊,你今晚就别在卧房里睡了。”沙傲云在他额头上戳了一下,以责备地口吻说道。

    “就是,自己心里也没个数,大喜的日子也不知道留着点儿量,竟然喝了那么多酒。我看啊,你心里根本就没有我们。亏得我们还等你这么晚。所以啊,今晚我们必须得罚你。不然,你以后就不长记性。哼。”吴梦雪也是一脸不悦。

    “师兄,你就委屈点儿吧。呵呵。客厅里的矮榻我都叫人给你准备好了。你现在就过去好了。天也不早了。我们三个,也要回去休息了。”说着,冷泠弦便笑着把他往矮榻上推。

    “师妹,师妹,别这样啊。哪有新婚之夜就让老公睡客厅的?我知道,三人之中,你最好说话了。不如这样,师妹,今晚你就行个方便,让我睡你房里去吧。”王落辰一把将冷泠弦抱住,央求说。

    如他所说,冷泠弦的确是她们三人之中,最好说话的。王落辰才一求她,她便心软了。只见她轻轻在他胸口拍了一下说:“师兄你要去也不是不行,只是你这满身酒气太熏人了。得去洗洗才行。”

    她这话才出口,沙傲云和吴梦雪顿时向她投来了鄙视的目光。吴梦雪更是直接说道:“弦儿,你这立场也太不坚定了吧?他不过才稍稍一求,你就心软了。这怎么行?”

    “哈哈,弦儿这么快答应。只怕是心里想他了吧。梦雪,你就别说她了。走,她愿意收留他,便让她收留去。累了一天了,咱们两个回去歇着去吧。”沙傲云就冷泠弦的表现玩笑了一句,便转身回房间去了。

    吴梦雪见她走了,她也朝吴梦雪笑了笑,快步回房了。

    见她们离去,冷泠弦忙说:“两位姐姐,我才不是你们说的那样儿呢。我,我只是看他可怜罢了。”

    她这样说,两人只是不理,各自回房,把门给关上了。

    见状,王落辰坏坏一笑,凑近冷泠弦说:“傻丫头,她们这是有心让你。怎么说,按照当初我跟冷宫主讲好的,在冷月宫举行的这个婚礼,你是当之无愧的主角。所以,这大婚之夜,她们自然是不肯跟你争了。”

    “什么啊?什么争不争的。说的就好像你是香饽饽似的。说实在的,谁稀罕你啊。呵呵。”被他给说破,冷泠弦脸红了红,推了他一下说道。

    “你不稀罕啊?那好啊,云姐刚生产过,身体不大方便。待会儿,我洗过澡之后,就先去梦雪房里好了。你觉得怎么样?”王落辰故意问道。

    “你,你去啊。去啊。哼。我说不稀罕就不稀罕的。算啦,不理你了。你既然不去我房里,我就不给你留门好了。”说完,冷泠弦快步跑回了自己的房里。

    王落辰也不去追赶,自去洗浴。

    待将全身酒气洗去之后,他仍旧进了冷泠弦的房间。

    房内床上,冷泠弦已经背对房门躺下了。王落辰便悄无声息地走了过去,一下扑了上去。

    “唉哟,你干什么啊?吓人家一跳。你不说不来了吗?干嘛又来吓人家?你这坏家伙还是赶紧走吧,省得你留在这里做坏事。”被他吓了一跳,冷泠弦就用手推他,要他离去。

    “谁说我要做坏事的?我要做的可是好事。嘻嘻。”王落辰说着,便行动起来。

    春宵一刻值千金,王落辰自然是不会让价值千金的光阴白白流逝的。

    许久之后,大约十消耗了上万金的春宵吧。王落辰和冷泠弦才双双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