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应儿一副窘迫的模样,刚才被她给说了的三人都笑了起来。这时,罗凝玉也从一旁走了过来。

    她到了王落辰面前,没有说话,只是把他给上上下下给看了一遍,便露出了安心的笑容。

    她这样儿,王落辰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他忙对她说:“罗罗,不好意思,又让你担心了。”

    “知道我担心就好。知道我,还有众位姐妹都担心你。你心中便有了牵挂。和五极门长老这样的高手过招时,便会多加几分小心。知道好好保护自己的安全。”罗凝玉柔声回应道。

    “嗯,你说的对。不为别的,就为了你们,我也必须要跟强敌斗智斗勇。打败他们。今日一战,我心中更是生出这样的感觉。放心吧,今后我会更加注意的。”王落辰忙应承着,以宽慰罗凝玉以及其他几人的心。

    果然,在他说出这番话之后,沙傲云等人脸上的笑容便更加轻松了。

    他们几人正在说话,冷千山向他们走来。

    到了近前,冷千山对王落辰说道:“落辰,五极门前来道贺的人全被我给控制起来了。现在,还请你决定要如何发落他们。”

    “师父,哦,不,岳父大人。关于这些人如何处置,我们已经和五极门的两个长老达成了协议。说好了不会为难他们,要将他们全都给放了的。所以,请您现在就他们离去吧。”

    听自己的岳父以请示的口吻请自己发落五极门的人,他忙将自己跟水木两位长老达成的协议告诉了他。

    “放了?他们五极门的人今日闯进冷月宫,把你们的婚礼搞得不像样子,就这么饶了他们?”听王落辰如此说,冷千山有些不解。

    王落辰便将他拉到一边,附在他耳畔,轻声说:“当然是不能就这么便宜了他们啊。岳父大人,我都想好了。这些人在放之前,先好好教训一番,让他们吃点苦头,也好出出咱们心中的恶气。只是,这事儿不要在冷月宫中做,而是在他们路过三家界时,由阳师兄他们扮成三家界的流寇去做。这样,咱们既能出气,还能不违反协议。还能让五极门的长老们知道,惹到咱们,总归是要付出一点代价的。”

    “哈哈,就知道你小子鬼精鬼精的,不会吃这个亏的。好,就按你说的办。我这就派人去知会你阳师兄他们去。”冷千山坏笑了一下,告辞而去。

    不一会儿,他便当众宣布,天道盟大人有大量,不与五极门一般见识。虽然他们今日前来冷月宫捣乱了,但他们还是不与他们的人为难,将其全部放回去。

    这个决定一公布,前来参加婚礼的宾客,顿时个个都竖起了大拇指,赞赏天道盟的大度。心中对天道盟的好感都增添了几分。

    而五极门使团的人也立时便轻松了许多。脸上露出了欣喜之色。

    这时,王落辰便走到毕世明近前说:“毕师兄,此事你并不知情,因此我也不为难你。你和大家一起走吧。”

    毕世明一听,很是感动。忙向王落辰称谢。他说:“王师弟,真是谢谢你了。你真是明察秋毫啊。我们这些人都是听命行事的。来的时候只知道自己是来道贺的。并不知道长老们还另有打算。所以,他们今日所作所为,真是与我们无干的。但话虽如此,我们毕竟也都是五极门的人。若是没有师弟你这位大盟主主持公道,恐怕我们就要被大家给乱棍打死了。所以,今日之事,我毕世明是一定要谢谢你的。而且,我把话撂在这儿了。我受了你的恩惠,今后一定会回报与你的。”

    “好啊,毕师兄有这份心便好。其实,我现在便有一件事相求。只是不知道毕师兄你可肯答应?”王落辰要得就是他这句话。因而,当他说知恩图报的承诺之后,他忙跟了一句。

    说实在的,毕世明这人原本就不是什么实诚人。他刚才所说,十分之中倒有七八分是虚情假意的。无非是形势所迫,不得不说而已。但没想到,王落辰还真就把他这话当真了,竟然马上提出要自己为他做事。他心中不由地一阵紧张。唯恐王落辰提出什么他难以做到的事情来让他为难。

    只是,心里这样想,他嘴上却是不敢这样讲的。相反,他还十分爽快地答应说:“什么求不求的?王师弟有事尽管吩咐,就像我刚才说的,只要你说出来,就是再难做到的事,我也会尽力去完成的。”

    “既然毕师兄这样爽快,那我便说了。我所求之事,其实也并不难做。我相信以毕师兄今时今日在五极门中的地位,将这件事给做到肯定没有什么难度。”王落辰满脸喜色地说道。

    “哦,既然这样,师弟请赶快说。我一定去你办到。”毕世明听说王落辰要他做的事并不难,答应的就更痛快了。

    王落辰便将身子向前凑了凑,低声对他说:“毕师兄,我要托你做的事情跟我的秦师兄有关。我要你打听一下他现在的情况。比如,他被关押在何处,受没受苦,那里防守严密不严密等等。不知你可愿意相助?”

    听他说出所托之事,毕世明脸上顿时露出轻松之色。

    他微微一笑,对王落辰说道:“呵呵,师弟啊。原来你是要我做这件事啊。我跟你说,这件事根本就不用专门去做了。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秦俊彦的情况。”

    “毕师兄这是何意?难道说你恰好知道我要你打听的这些情况?”王落辰没想到他会这样说,忙问明情况。

    毕世明点了点头,说:“嗯,的确。我全知道。因为,秦俊彦现在就跟我在一起当差。同为戒律院的人。而且,他现在混得比我还要好呢。也不知为什么,他非常受木长老赏识,什么事都对他另眼相看。给了他许多好处,着实让人嫉妒呢。”

    “毕师兄,你所说可都属实?”

    王落辰刚刚才从水长老他们那里见到秦俊彦受苦的情形,还以为他在五极门过得多凄惨呢。突然间就听毕世明说出了这样的话来,一时间不免有些不信他所说的是真的。

    听他不大相信自己。唯恐王落辰会找自己的麻烦,毕世明忙惶恐地说道:“我所说的句句属实。绝无半点虚假。王师弟如若不信,我可以对天发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