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着,他便复刻了两道血神心法的意念分别传给了水长老和木长老。

    接收到他传递的意念后,水长老向王落辰问道:“你不会给我们假的吧?”

    “水长老太高看我王落辰了吧?两位长老于功法方面都是专家。功法的真伪,你们一看便知,我又岂敢骗你们呢?”王落辰笑了笑,表示。

    “哼!谅你也不敢。”水长老在脑海中将功法粗略地了解了一下,觉得这功法虽然所行经脉有些怪异,但并无不妥之处后,淡淡一笑,说道。

    同时,木长老也点了点头说:“算你小子老实。好啦,既然你已经履行了自己的承诺,那么我们也该履行我们的承诺了。今天这事儿,就这么算了。咱们就从此地分手,至于我们派出的人,他们对今日之事并不知情。还请你们不要为难他们。你觉得怎样?”

    “两国交战,不杀来使。长老放心,你们的人我们会让他们安全离开的。至于你们对我婚礼的搅扰,我可以明白地告诉两位,这笔账我先记下了。等日后有机会,我定会讨回来的。现在,两位请离开吧。”王落辰向他们做了个请的手势,冷冷说道。

    “日后?哼!日后。好啊。我们等着。哈哈。”

    木长老冷哼了一声,以十分不屑的口吻重复了一下王落辰话语里的两个字,大笑着和水长老离去了。

    他们走后,卓不群立刻向王落辰问道:“落辰,你真把功法给他们了?这样一来,岂不是等于咱们吃亏了?”

    “嗯,给了。不过,师伯请放心。这套功法虽然看起来没什么问题。但实际上,因为它是血族的功法,即便他们得到了,因为没有血族的基因。哦,说基因大家可能听不大懂。这么说吧,所谓基因就是没有血族的血脉传承。没有这个,他们得了功法也是练不成的。”王落辰向卓不群说出了自己所留的后手。

    卓不群听了,笑道:“我就知道你小子不会那么轻易送东西给他们的。好,既然是这样,那我这心里就不担心了。”

    “盟主,照你这么说,你送给他们的功法必须得有血族血脉才能够修炼的。那你是怎么就能修炼的呢?”

    阳天火快人快语,他听王落辰说的他送出的功法必须有血脉为先决条件才能修炼,心里有些奇怪,便向他问个究竟。

    这原本是王落辰的秘密,本不该告诉给他的。但考虑到他是跟自己并肩战斗的战友,王落辰便向他解释了一下。只是这个解释也是经过他加工的,内容不全是真的。

    他对他说,自己之所以能够修炼,乃是因为上次血族莫罗亲王反叛时他立下了大功,再加上他和妮蒂亚的亲密关系,血族王室便使用了秘术,为他改造了血脉。因此,他才得以修炼血族功法的。

    他这个解释就阳天火听来,仍然是过于离奇。但他都这样说了,他便不好意思在问下去了。便只当自己已经明白,不再追问什么了。

    见他不再追问,王落辰便向大家说:“各位前辈,此事就算这样结束了。咱们虽然没有取胜,但总体上来讲,也没吃什么大亏。所以,咱们就此回去吧。也省得家里人和盟中弟兄等得心焦。”

    “落辰所言极是,这一次我们正面与对方两名长老交手。见识了他们的真正实力。也不枉费力一战。好啦,婚礼还没有结束,咱们赶紧回去把它给继续下去吧。”

    今日是自己孙女出嫁的大日子,冷无痕自然是对此最为记挂了。听王落辰说要回去,她感觉催大家返程。

    被她给催促,阳天火大笑着说道:“这正是我要说的。婚礼虽被打断,但却没有结束。咱们自然要回去把它给进行下去。只有这样,我才能尽兴地喝几杯喜酒啊。哈哈。”

    “阳教主,不光是你有这份心思。我们也是这样想的。哈哈。”蔡不离也大笑着说道。

    “那还等什么?走吧!”

    阳天火性子最急,听了蔡不离这话,抢先一步便转身向冷月宫而去。

    大家相视一笑,跟了上去。他们一走,那些看热闹的也跟着他们返回了冷月宫。

    他们战力非凡,从啸天峰下的战场返回冷月宫,自然是用不了多久的。不大会儿工夫,便回到了冷月宫中为王落辰他们举行大婚的大殿中。

    见他们安然回来,大殿中响起一阵欢呼声。

    欢呼声中,他们一起拥了上来,向他们表示自己的关心。

    特别是三位新娘子,她们更是不顾大家在场,一下都扑倒王落辰胸前,抱着他流下了喜悦的泪水。

    王落辰见她们哭了,忙说:“云姐、弦儿、梦雪,快别这样儿。今天是咱们大喜的日子,可不能哭鼻子抹泪的。多不吉利啊。”

    听了他的话,沙傲云忙说:“切,你这人,还这么迷信?好,我不哭。两位妹妹,你们也别哭了。他安然无恙地回来了,咱们都该高兴才是,怎么就哭起来了呢?”

    她这样一劝,吴梦雪和冷泠弦便都不哭了。

    “这就对了嘛。咱们结婚,欢欢喜喜的多好啊。虽然有两只可恶的老苍蝇来捣乱,破坏了气氛。但现在他们不是被赶走了吗?所以,这事儿就算过去了。接下来,咱们还是该怎么欢乐就怎么欢乐。你们说呢?”王落辰边替她们擦去脸上的泪水,边说。

    “就是嘛。瞧你们三个,怎么还哭上了?难道你们对咱们的老公就那么没有信心吗?你看看我,从打他出去跟那两个老妖怪打斗开始,我就没担心过。”他们几个正说话呢,卓应儿由一旁过来,插言道。

    “你不担心?也不知刚才是谁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似的,一会儿说要出去帮忙,一会儿又说去放什么金声雷震子。好不容易被大家给拦住了呢,又说什么实在是这里呆不踏实,非要出去透透气。害得凝玉妹妹还得跟着你,盯着你。怕你做傻事。这会儿,你倒在我们面前吹嘘起自己心宽来了。哈哈。”沙傲云听她吹牛,忙毫不客气地揭穿她。

    “你,云姐。你可不可以不要当着师兄的面乱说?人家刚才哪有像你说的那样,那样心中凌乱?人家只不过是空有一身武艺没处使,有些技痒罢了。”谎话被揭穿,卓应儿忙有些支吾地辩解道。